52小说网 > 帝少的天价新妻 > 第591章 有话对你说

第591章 有话对你说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91章 有话对你说

    “水啊。”白书静把水杯亮给他看,的确是一杯纯净水。

    白瀚义劈手夺下,让白书琪去找家庭医生,但白书琪却不动,反而皱起了眉头:“哥,你在怀疑什么?奶奶中风,一直是静姐在照顾,如果她想对奶奶不利,照顾得马马虎虎就行了,但她一直把奶奶照顾得很好,连医生都赞不绝口!”

    这段日子以来,白书琪把这个表姐的所做都看在眼里,实在是无可挑剔,现在是发自内心地尊敬她,十分不解为何哥哥要这样为难表姐。

    早猜到白瀚义不会相信自己,白书静眼底涌动了一丝委屈的泪光,安抚表妹:“书琪,你去叫医生来吧。”

    “表姐,你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他就只会惹下祸端,凭什么还有脸来质疑你。”白书琪不忿。

    “乖啦,表哥也是担心奶奶,咱们就谅解他的一片苦心吧。”白书静的掌心轻轻抚过她的头发,越是温柔,她就越觉得白瀚义过分。

    白瀚义冷眼看着白书静居然三言两语就劝服了白书琪,乖乖去找了家庭医生来。因为白奶奶的病随时可能复发,所以也把家庭医生留住在了白家附近,不过几分钟时间就来了。

    期间,白奶奶看着白瀚义手里的水却没得喝,急得额头山沁出了一层汗,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呜咽。

    “奶奶,你忍一忍,一会儿就能喝水了。”白书静拿了一块温湿的帕子,给白奶奶擦拭额头的汗,动作轻柔细致,真的让白奶奶安静了下来。

    “白书静,少在我面前装蒜!离我奶奶远一点!”白瀚义一掌挥下去,把她手中的帕子打飞。

    白书静也不恼,把帕子捡起来,乖乖地站到了床尾,从头至尾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满。

    很快,家庭医生来了,依旧是白家以前的那个,白瀚义稍微松了一口气,是他信得过的人。

    “你看一下这杯水,是不是有问题?”

    家庭医生应声,仔细检查了一遍,又倒出一些尝了尝,最后谨慎地下了结论:白先生,这杯水没问题。”

    “我奶奶中风了,也可以喝?”

    家庭医生显然对白奶奶的身体情况很熟悉,笑道:“这就是最普通的纯净水,白奶奶当然可以喝。”

    医生的话一锤定音,白书琪把那杯水抢回去,交还给了白书静,难得出声讽刺:“哥,你现在信了吗?静姐一颗心都掏出来,把奶奶照顾得那么好,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真让人心寒。”

    白瀚义紧皱了浓眉,揽住家庭医生的肩膀:“你跟我来。”

    把家庭医生带出了房间,来到走廊尽头开阔的平台上,白瀚义直截了当地问:“我奶奶的病到底怎么回事?”

    “老人家,年纪大了,再加上你们家最近遇到了这些麻烦事,所以她一时激动中风了。不过,好在送医及时,捡回了一条命,以后好生将养,别再刺激到老人家了。”

    白瀚义还是不放心:“听我表妹说,这些日子都是白书静在照顾我奶奶,她……会不会没照顾好我奶奶?”

    话到了嘴边,白瀚义还是选择了一种委婉的说法,可家庭医生立刻就听出来了,他是不信任白书静。他皱眉,老老实实讲:“在我看来,书静小姐一直很认真细致地照顾白奶奶,虽然会送老人家去医院定时检查,但平时在家都是让我照顾,反正我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大约是看出了白瀚义眼底的不赞同,他补充了一句:“如果白先生不相信,大可请其他医生来,我想,水平过硬的医生都会得出和我一样的答案。”

    白瀚义紧抿了唇,侧身看向远方,难道白书静真的没有问题?可心底总有一丝不安,他早知道白书静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甚至对白家也没多大感情,本家有难,她这么积极,实在反常。

    但眼前这位医生曾经受过白老爷子的恩惠,不容易倒戈,他的话应该可信。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不在的时间里,希望你好好照顾我奶奶,我不会亏待你的。”白瀚义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

    医生立刻反应过来,难道说,他还要离开白家?

    可他只是一个家庭医生而已,拿钱做事,没有立场去干涉白家的事,应了一声就撂开手去。

    送走了家庭医生,白瀚义回到奶奶房间,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白书静斜倚着楼梯扶手,笑吟吟地看着他。

    她生的眉目精致,如工笔画般充满了细致的甜美,一袭水红色的蕾丝连衣裙,衬得她身材姣好。

    然而看见她的笑容,白瀚义却忍不住竖起了戒备:“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的脾气乖张,语气很不好,但白书静似乎有备而来,一点也没显示出任何的紧张情绪,似笑非笑:“表哥,你不是正打算找我吗?”

    事实上,白瀚义的确想找她,但心里所想被对方算计到了,让他十分不爽。白瀚义用力拽住她的手腕,把她往旁边的客房拖。

    “表哥,你最好轻一点,表妹就在隔壁陪着奶奶,若是我疼得叫出声,惊动了她们,可就不好了,你说,是吧?”白书静甜甜一笑,声音轻柔,但话里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白瀚义微微一顿,手上的力气松了松,脚跟一钩,把门搭了上去。

    没给白书静反应的时间,把娇柔的女人往门背一甩,发出硬邦邦的声音,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白书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离我奶奶和妹妹远一点!”

    脊背狠狠地摔在门上,泛起一阵狠烈的痛,白书静心想,这么大力,背应该已经被摔青了。但她忍着疼,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变化:“表哥,那也是我的奶奶和妹妹,庶难从命。”

    “白书静,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没那么好的耐心!”

    “呀,好怕怕呢!”白书静轻轻拨开他的手,莞尔一笑:“表哥,其实我也有话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