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三十五章:翠然欲滴

第一百三十五章:翠然欲滴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行人扭动着腰肢往从电梯里出来,往401大包里走,为首的丽姐在门上轻扣了三声,得到里面人的同意后,推开了厚重的实木门。

    十个小姐施施然的走进去,排成一排,供两位少爷挑选,俗称点兵。

    可是这包间里除了两个男人之外,还坐着一个长发的女人,衣着跟她手下的这些姑娘差不了多少,超短裙开到了尽头。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上好的丝绸,泛着暖色的光芒。

    有个女人在?丽姐的略带鱼尾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身份和这两位是什么关系,要是其中一位的另一半可就不好收场了。

    一会儿争风吃醋的闹起来,两位爷可就难堪了,要是把自己手下姑娘的脸刮花了,可就更吃亏了。

    但是瞅着这气场,她也不可能再把带进来的小姐们再带出去,只能硬着头皮媚笑道:“两位点兵吧。”

    要说丽姐为什么能在凤凰台里的鸡头中,拔得头筹,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看着这十个她选出来的姑娘,就能看出她心思过人。

    都是美丽的肉.体,但是各有千秋,清纯可人的,妖艳媚.人的,肥脂丰腴的,高挑纤细的,几乎罗列了所有女人的各种类型,不怕这二位客户不满意。

    果然,金宸兴奋的向前探了一下身子,一张脸从沙发尽头的黑暗中露了出来,丹凤眼微挑,指着中间一个矮个子的短发姑娘对丽姐说:“这个好,我们李律师就喜欢这一类型的。”

    丽姐听闻他称呼另一外年长他一些的人为律师,心下有些了然,经常混迹这风月场所,她对手上的客户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律师、医生等一类的客户的选择,通常在工作场合都比较内敛,所以私下里虽然来放纵但都有些精神上的洁癖,又看到年轻一些这位指着白茶,她就明白,看来这位是喜欢清纯羞涩的。

    她连忙走到白茶后面,推了一把,让她站在灯光下面,一手搭着她的肩膀对着李青说道:“这位爷,白茶这丫头您一定要留下,这丫头是最近新来的,也不会巧言令色,生的很,最近还一次都没有接过客人呢。”

    话里头是贬,但是实则是捧。言下之意,还是个雏,味道不错又干净。

    “承蒙您能看得上,让她好好伺候伺候您,让她也学学规矩。”

    说着十指来到白茶的丰腴处摸了一把,又在白茶腰肢上掐了一把。

    被唤作白茶的姑娘马上红了脸,贝齿咬上了红唇,翠然欲滴似的。

    确实很青涩,是男人没法抗拒的那一种类型。

    本来丽姐脸上已经是十足的把握,但是李青隐在暗处突然冷哼了一声。

    冻得她脸上僵硬了一分。

    但之后李青冷冰冰的话,又马上让她眉开眼笑起来。

    “金总监还是年轻,等你再长几岁,就明白这女人啊,没什么类型可言,拿来就用便是。”

    “我瞅着这些个姑娘千姿百态,个个都是我喜欢的类型,不如都留下了。”

    说着李青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了过来,一只手像是玉雕般的,丽姐连忙双手伸过去接。

    “劳烦丽姐花心思了。”

    丽姐喜滋滋的接过卡片,一摆手让姑娘们活动起来,自己道了句“那我就不打扰两位爷了。”转身出了门。

    将门合上的一瞬间,她脑中一闪,突然皱起了眉,刚刚那位律师喊她丽姐,难道是一早就认识她的?可是她自认为并没有见过李青,这种俊朗面孔,如果有缘,她怎么会轻易忘记。

    包间里的姑娘们本来也有些忌惮包间尽头坐着的那个女人,但是一得令今晚都能留下来捞一笔后,也就将她抛到脑后去了,说不定一样是个来玩乐得客人也不一定,又或者是豪门弃妇一类的。

    男男女女哪有那么多界限和规矩。

    白茶本来听到丽姐不停地像李青推销自己,犹犹豫豫的想绕到李青身边去坐,可是旁边几个老辣的小姐早就抢先几步,还没等她动作已经将李青和金宸团团围住了,哪还有她可插足的地方呢。

    她轻轻呼了一口气,往靠近尽头的地方迈起了步子。

    坐下后她才从光束后看清了这女子的面容,一张下颚稍宽的圆脸,再配着上挑的眼尾和点绛唇,眼角锋利十足的猫像和野性。

    女人没注意到坐在她一旁的白茶,侧目直勾勾的盯着沙发另一头。

    白茶好奇的转过头,想看看她这是在瞅什么,才发现她看的人正是刚刚出声把他们都留下来的那位李律师。

    白茶看她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瞠目欲裂似的,心下有些酸楚,想来刚刚李律师说的“这女人啊,没什么类型可言,拿来就用便是。”可能就是专门说给这个姐姐听得。

    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情侣之间闹了矛盾,所以男人才故意将她带过来,让她在一旁看着赌气。不过这嫉妒和怄气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尤其是这女人还深爱着那人的时候。

    她突然想起自己老家山村里村长家的二儿子,自己当初喜欢他也是喜欢的呕血,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可是结果还是……

    联想起自己怎么流落到夜总会卖身的遭遇,她有些难过,小心翼翼的伸手倒了一杯洋酒,从身边的冰桶里夹出了三颗冰块放进去,递到女人的面前。

    丽姐之前教导过,这款洋酒不好入口,加了冰口感会更好。

    怯生生的说:“姐姐,您喝酒。”

    她的动作引起了女人的不耐烦,她慢慢转过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白茶虽然年纪小,个子也小,但是穿着一席肉色的纱裙,里面的黑色内衣裤将雪白的肉体若隐若现的包起来,山峦丘壑,身材倒是不错,十分肉感。

    末了女人盯上了她的眼睛,似乎被她眼中的怜悯激的很不快。

    一把将她手里的酒水打翻了,三颗冰块蹦蹦跳跳的滑到了她的裙子里,白茶惊呼了一声,马上站起来将冰从身上抖掉。

    不远处的金宸被这声惊呼吸引了注意力,嘴角噙着笑,冲着女人说道嚷道:“sandy,你对萌萌的小妹妹客气一点儿,怎么一言不合就泼酒呢?”

    白茶饶是岁数小,也听出来,这位顾客,听起来是在为她打抱不平,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训斥sandy的意思,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让她浑身发冷。

    她抓了几张纸巾将身上擦了擦,又坐下了,怯生生的跟sandy道歉:“sandy姐姐,对不起……”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对不起什么,酒是对方泼的,怒气也不是自己惹得,但是做这行除了让顾客撒气,舒服,也不能做什么反抗。

    Sandy戾笑了一声,突然贴过来,手上扯了一把她的纱裙,说道:“你这裙子挺好看的。”

    白茶因为她粗哑的嗓子楞了一下,随即扬起一个微笑,“谢谢sandy姐夸奖。”

    Sandy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随后从包里拿出了一根细细的女士香烟,白茶马上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帮她将火点着。

    猛吸了一口,sandy似乎很满意她的眼色和会来事儿,冲她猛吹了一股子呛人的烟雾,压低了本来就嘶哑的嗓音说道:“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故事的女主人公也是一个穿纱裙的姑娘。”

    “别说,乍一看你跟这姑娘还有点儿像呢。”

    ---

    秦念和池玉在凤凰台里面找到丽姐的时候,新老板早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所以当丽姐带着他们进了老板的办公室后,自然一无所获。

    老板不在,丽姐就想尽快将这两个不速之客赶出去,所以在秦念问到之前贺齐生案发当晚,从这儿出.台的那五个姑娘的时候,她十分敷衍的说:“那些小蹄子早都跑没影儿了。”

    “也不知道上次的客户是多么大的手笔,到底给了他们多少钱,我就只收了一点区区的出.台费而已!”

    当天被贺齐生给什么老板庆生的四个姑娘确实出事儿后,马上三三两两的辞职了,他们这一行只要如果不是被家人或着自己个儿的男人卖进来的,都是没有债务一说的。

    所以干得不好被开除的,自己不干了回家嫁人的,都不在少数。

    流动性很大。

    那四个姑娘全都辞职不干之后,丽姐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那四个小贱人摆了一道。他们肯定在那晚上的客户那里赚了不少钱,总之绝对不会是会所里给定的价格。

    按理说,如果在外面赚的费用高过了会所的定价,其余百分之三十,会所是要抽成的,所以提起他们,丽姐就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至于秦念说的为什么是五个姑娘,她也不想管,横竖沾上了命案就够扫兴的了,再有这么个刑警天天往来跑,他们不要做生意的呀?

    丽姐将他们带出了老板办公室,急忙跑到四楼的大厅按下了电梯,一手挡着电梯的开关门,扭过头来冲他们不耐烦的说:“我说秦警官和这位小姐,您别败我们的生意呀,我都说了她们辞职了,你们得去调查她们的家人啊什么的,在我这儿赖着不走是干嘛呢?”

    秦念似乎对她这不尊重的态度很生气,气哼哼的蹬了一脚电梯旁的垃圾桶,垃圾桶应声倒地,往一边儿滚了起来。

    “我还告诉你,老子就不信你的鬼话,今天还就不走了,你赶快痛痛快快把那五个女的叫出来,我带回去问话。”

    “不然,”秦念说着掏出背后的手铐,在她面前晃了一下,“你就跟我走,妈的,你这老鸨敢情还没人制得住了?”

    “组织非法卖.淫敢情不是犯罪?闹着玩儿呢你!”

    他脚下没轻没重,池玉赶忙把被他踢翻的垃圾桶扶正了,心里暗啐: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就靠逞凶斗狠毁坏别人的物件儿,这一阵叮叮咣咣才像闹着玩儿呢。

    丽姐自然不怕他的威胁,新老板上下都打点得当,就算她被这毛头小子带进去了,明天24小时一过,自然就得把她放出来,说不定还能在新老板面前一表忠心,再提拔提拔呢。

    可是她就有些担心刚刚401的两位公子哥儿,这种跟客户她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所以朝着后面探头探脑的另一个鸡头401使了个眼色,意思让她照顾周全。

    然后举着两个胳膊,冲着秦念撒泼嚷嚷:“行行行,你来,赶快把我带走,你丫今天要不把我带走,你他妈就不是个男人。”

    秦念面上一阵红一阵白,顿了几秒,挤出个贱兮兮的笑容说道:“这位大婶,你可别在警察面前用什么激将法了,这招儿啊,我都用烂了。”

    说着他回头指了指401和同方向的402,说道:“你刚刚看哪儿呢?402?”

    丽姐楞了一下,眼睛下意识的往左瞟了一下。

    秦念笑嘻嘻的说:“哦?401啊,你看你,早说把证人藏在401了,咱们也不用演这么一出了不是?”

    “不是不是,秦警官,我说的是真的,那四个姑娘真的辞职了!”

    后面的丽姐还在叫嚷着,这边儿秦念一脚就把401的门给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