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五十八章:有意隐瞒(加更)

第五十八章:有意隐瞒(加更)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短短十分钟于池玉来说像是度日如年,她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忍不住去用手指捏着下唇。

    看手表过去觉得那两人应该是走远了,她急忙从楼梯间闪身出去,在办公室寻着夏鹿的影子。

    谁知寻不着夏鹿,连她办公室的马艳和两个助理也不见了踪影。

    周函看她面色焦急,拦住她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池玉出声问他:“你看到夏鹿了吗?我有话同她讲。”

    周函回答道:“夏总监啊?她已经和孙总马经理他们几个提前走了,有什么事明天说来得及吗?”

    池玉心想等到明天夏鹿的清白可就不保了,冲他挥挥手随即跑到前台。

    前台的吕双双正在电脑上忙活着刚从打卡机拷贝出来的考勤表格,对着公司人员的请假条一一校对着。

    “双双,你这里有公司的花名册吗?帮我看下夏鹿的电话是多少。”

    吕双双看她慌里慌张的,怕是有什么急事,也没问事由连忙在电脑里打开了公司的花名册。

    “池玉姐,夏鹿入职也没在咱们这儿办手续,电话还没留在花名册呢。”吕双双一目十行的瞅着那页花名册,颦着眉说道。

    找不到夏鹿的联系方式,池玉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本想着给她打个电话知会一声,让她自己小心些别着了孙佳乐和马艳的道儿。

    但是现在怕是不跟过去就会出大事了,思及至此她转身就回到办公室去背包,准备往他们吃饭的地方走一趟。

    周函见状急忙拉住她的胳膊,“有什么事你这么着急,要不要我一起去给你搭把手?”

    池玉此刻稍微冷静下来,想到刚刚听及孙佳乐说的朱老板似乎是会带些手下的人一起去,凭自己一个人也不一定能将夏鹿带出来,有个男人帮衬着胜算还会大一些。

    池玉转过身冲他柔声道:“事由我一时半会不好跟你解释,但是如果你能帮忙跟我走一趟我自然是很感激的。”

    周函见她说的及其情真意切,婉儿笑了笑。“那我岂有不帮之理?”

    这边吕双双从前台追出来,想问问池玉到底怎么了,就看到周函和她进了电梯,正欲张口叫住她,终究还是没有出声。

    ---

    夏鹿正开着车跟在孙佳乐四人的车后去往风雅印象,出门的时候正巧赶在了下班堵车高峰之前,才20分钟几人就已经到了饭店。

    夏鹿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父亲发了个短信,“爸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

    等了半响对方如她所料也没回复,她勾了勾嘴角自嘲的笑了笑就和众人一起走进了二楼的包间。

    虽然顶这个富二代的名号,但她自小本就十分厌烦这类酒席上谈生意的场合。

    何况那个朱老板人近50,一副体格佝偻着形似枯槁,但一双吊梢三角眼却透露着漆黑的利气,厚厚的嘴唇里不时伸出一段舌尖舔着牙花子,从她们一进门就上下打量着几个人的身段,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孙佳乐和马艳这边带着两个助理卖弄着风情,给朱老板夹菜添酒,不在话下。

    几句恭维的客套话就把朱老板哄的高兴的咧着嘴,他一笑起来嗓子里像是破了洞的铜锣发出嘎嘎的声音,着实难听。

    夏鹿也免不了说几句场面话。

    她端起马艳刚刚帮自己倒的一盅白酒,起身向着朱老板欠了欠身,敬道:“多谢朱老板又大气度,能原谅我们几个小辈,我敬您一杯酒祝您日进斗金,生意红火。”

    朱老板眼睛在她饱满的胸部剜了一眼,没起身,举了举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此刻他已经是喝了不少酒,连眼白都露出些血色,满是不加掩饰的欲色。

    夏鹿压下心中一阵翻腾的恶心,把酒灌进嘴里,旋即落座。

    她平日里跟朋友们喝酒酒量一向很好,圈子里出了名的拼命三娘。

    可是这杯酒下了肚,却好像有些微醺了,她扶着太阳穴看了看表才七点钟,不直到何时才能饭毕,自己许是感冒了有些头重脚轻的。

    她拿出包里的手机给人去了短信,说自己不太舒服,让对方有空就来风雅印象接她一趟。

    ---

    池玉这边和周函一起打了车,就报出了风雅印象的地址让司机尽快开过去。

    无奈此时路上正是下班高峰期,立交桥上堵得水泄不通,区区十几公里的路竟然走了近两个小时。

    池玉在车上坐立不安,突然脑中一闪,掏出手机给马艳去了个电话。

    “喂!”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马艳不耐烦的声音,身后好像还有孙佳乐和别人碰杯的声音。

    池玉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还在吃饭。

    “马经理,请问你们在哪个包间啊?宋总让我过去给您送点东西。”

    旁边的周函听到她给马艳打电话,谎称要送什么东西,更是疑惑了,怎么此事还关系到马艳?是今天晚上的饭局有什么问题吗?

    马艳那边声音有些疑惑:“宋总?让你给我送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他要带什么东西给我?”

    池玉急忙说道:“是几瓶好酒几条好烟,宋总说是给朱老板的一点心意。”

    马艳那边顿了一声似乎是在和孙佳乐讨商量,顿了一会说道:“你不用来了,我们这边马上就要散了,东西就留在公司等下次再给朱老板专门送一趟就行了。”

    不由她分说的就挂断了电话。

    池玉知道她防着自己,只等车一靠边,就打开车门窜出去。

    她在大厅里没看到他们等人的身影,料到他们可能是在二楼的包间,随即溜了上去。

    正想一个个敲门打开,就见夏鹿从二楼尽头的包间里被马艳手下的一个小姑娘扶着出来走向中间的卫生间。

    池玉连忙招呼着身后的周函跟了上去。

    周函人站在女卫生间外面,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不知道池玉此番是要来做什么。

    池玉一进去就看到夏鹿软的像一滩泥一样抱着坐便马桶在吐,满头大汗面色潮红。

    小姑娘在一旁嫌弃的等着,一边撩着她的头发说道:“哎呀,你可别吐在外面,弄得脏死了,我可是还要扶你回去的,别蹭在我身上了。”

    池玉见状心中知道夏鹿八成已经被她们喂了什么药,咬咬牙走过去,面皮上挂着一张虚与委蛇的笑脸。

    小姑娘见她走过来先是一惊,随即皱起了眉头,转身挡在了夏鹿和她之间。

    “你怎么来了?”

    池玉此刻费力的转动着脑子,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谎话,现在脑仁都一阵阵发痛了。

    “我来替你的,家乐姐他们此刻已经下楼了,你的包也在他们手上,你再不走可是要自己打车了。”

    “再说了,看她还要吐上一阵,一会儿免不了替她擦拭,你要是愿意干这苦差事我就也先走了。”

    小姑娘见她回头欲走,自然不愿意干这苦差事,未来得及考虑怎么才几分钟大伙就散了,就信了池玉的话。

    马上拉住她的胳膊说道:“那你一会儿送她,我先走了。”

    说完噔噔瞪的就跑下楼去了。

    池玉松了一口气,想从地上捞起夏鹿,无奈她现在浑身无力像是有千斤重似的,池玉根本搬不动丝毫。

    她回了头去不见周函的人影,池玉赶忙跑到外面向躲在走廊一旁的周函求救。

    “周函你来啊,快帮我把她抬出去。”

    周函刚见部门的小丫头跑出去,侧过身一手挡着脸详装假装要往走廊的尽头走去,还好她没看到自己。

    这会儿听见池玉换她,进来将神志不清的夏鹿抗在身上。

    池玉招呼着他快速从饭店的后门溜了出去,随即打了辆出租车。

    她本想将夏鹿送回家去,夏鹿此刻药劲发了,浑身滚烫,她扯着胸前的衬衣纽扣竟是要一把扯开,嘴里还嘟囔着“好热”。

    依然是不能问出她家的地址了。

    池玉担忧的望了望窗外,怕小姑娘下楼不见孙佳乐的车不出几分钟自己把夏鹿带走的事情就暴露了。

    连忙向司机报了自己家的小区,心想先把她带回家安顿下来再说。

    池玉一边抓着她乱动的手,一边帮她忽闪着风,打着哈哈说道:“没想到她酒品竟是如此不好。”

    司机师傅已是见惯了酒鬼的各色模样,没吭声。

    但是周函从副驾驶的反光镜向后看去,夏鹿此刻神志不清,躺在池玉的腿上,还不停的磨蹭着。

    他咽了下口水,已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车到了地方周函帮着池玉将夏鹿抬进家门,池母最近带了一个下午八点的钢琴家教,正巧不在家。

    周函四处打量着池玉家里的布置,房子面积虽然不大,但是还算干净整洁。听说这一片的旧小区的房价最近已是翻了四五番。

    池玉将夏鹿扶进自己的房间,随即把门带上。

    见周函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十分不好意思的说:“周函今天真的谢谢你帮我,你看她醉得厉害,我也不留你喝水了,下次一定请你吃饭。”

    周函明白她在赶自己,也不恼,笑着问道:“池玉姐,你和夏鹿私下有交情的吧?”

    池玉不想着也许是因为自己这次闯去饭局的把夏鹿带回家的行为太古怪了,但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事讲给他听,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

    “没有的,我和她以前确实是不认识的,就是看在同事的份上…”

    周函笑着摇摇头摆明了不相信,只当她有意瞒着自己,也不追问转身跟她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