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厄日军团

第五百一十六章 厄日军团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

    许久沉默后,罗进眉头紧锁,脸色苍白,几乎是从牙缝中吐出了这个字。

    “是!”

    “明白!”

    其余人齐齐点头。

    他们嘴上不敢多说,心中却暗松了一口气。

    那道鼠潮实在过于恐怖,尤其是那巨像丛生之状,简直如同无数恶鬼自地狱钻出,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若非万不得已,他们打死也不愿面对这样的对手。

    ……

    “那群人退了,”通讯频道中,赵潜的声音响起,“应该不是假装的,他们已经退得很远了。”

    胖子闻言,不由撇撇嘴:“哼,算他们识趣!”

    “你嚣张个什么劲?”池秀摇摇头,哭笑不得道,“不是寡头将他们惊走的么?你不过当了把看客……”

    “赶紧收割,以免夜长梦多。”老贺性子持重,立刻提议。

    却不料,赵潜的动作却是更快。

    喀!喀!喀!

    械鼠之潮旋绕,分流处无数股分支,如同巨大的黑色磨盘,一点点地剖解和切割朱厌,将之分割为无数器官。

    群鼠有序协作,其效率之高,足以令一些大型加工工厂汗颜!

    三人眼见此景,都是嗔目结舌。

    “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池秀迟疑许久,不由打趣道,“赵潜,前几天,你可是懒得管收割工作的。”

    “我在训练,”赵潜淡然一笑,“刚刚结束了一种训练,现在是第二种。”

    “训练?”池秀一头雾水,却也懒得多想。

    在她心中,早将赵潜当做“非人”存在,以常人智慧揣度“非人”,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

    众人深入丛林,继续狩猎。

    如池秀所料,寡头又恢复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一举一动都似恹恹无力,没精打采的。

    而这次,其变化则尤为怪异!

    寡头似乎化身喷泉,或者某种活火山,时而上端炸裂,迸发出无数巨大“鼠团”,四下纷飞,溅落一地。

    鼠团四下翻滚,此起彼落,偶尔甚至会落在几架狩人上,发出嘭嘭闷响。

    “这又是啥?”池秀纳闷。

    不过,三人也算见怪不怪了,虽然身上直冒鸡皮疙瘩,也是听之任之。

    ……

    咚!

    长长哀鸣声中,一头当扈自空中坠落,重重坠落地面,激起漫天尘土,生成巨大深坑。

    砰!砰!砰!

    深坑四周,四架夜猎合围而上,能量铳举起,在当扈头部补了几炮,将其狠狠斩杀。

    “赶紧的,收割猎物!”罗进语气冰冷,沉声道。

    不止是他,明明刚刚狩猎成功,整个飓风小队却一副死了亲妈的模样。

    亲眼得见寡头的凶威后,几人心中沉甸甸的,莫名地心烦意乱。

    一架夜猎跃下深坑,准备斩下当扈的脑袋。

    唳~~

    却在此时,当扈霍然睁眼,长喙猛啄,如同长长的凛冽弯刀,狠狠扎向夜猎胸口。

    “不好!”罗进救援不及,脸色大变。

    自见过寡头,众人都有些心神不宁,竟是疏忽大意,没有仔细确认当扈死亡就贸然靠近。

    唰!

    就在此时,一道赤芒飞掠袭来,如同破空流星,刹那出现在当扈的头侧,穿透其脑壳,将之深深钉入地面。

    当扈长声哀鸣,毙命当场。

    “哼!”不远处,一道冷哼传来,“小进,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罗进闻言,却是双眼一亮,声音欣喜道:“——哥!”

    来人,却是他的兄长罗瀚。

    沓!沓!沓!

    丛林深处,一架雄奇机甲走出,行走间龙行虎步,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霸道,气象卓绝。

    这架机甲是人形,通体却遍布斑驳虎纹,机体边沿雕刻着云箓之形,有一抹由内而外的通玄韵味,超凡出尘。

    而这架机甲,却是大名鼎鼎!

    羽林阶机甲,——虎箓。

    “发生了什么事?心不在焉的?”虎箓中,罗瀚脸色不好,沉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罗进想了想,也没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出前因后果。

    “械鼠聚成的机甲?”罗瀚听完,微微皱眉,狐疑道,“有录像么?”

    “这个,没有。”罗进摇摇头,讪讪道,“当时太吃惊,忘记了……”

    “吃惊?是害怕吧?”罗瀚轻哼一声,双眉横起,“一群械鼠罢了,居然将你们吓成这副模样?罗进,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哥,不是这样的……”罗进想要解释几句,却已经被对方阻止。

    “算了,我亲自去确认!”罗瀚冷冷道,“追踪术还没忘吧?给我指路!”

    ……

    河畔。

    虎牙小队这边,一场恶战刚落下帷幕。

    三架狩人的脚下,一头黑色鼍龙肚皮朝天,已是进气多出气少,随时都会暴毙。

    喀!喀!喀!

    寡头身形裂开,分为无数道细小鼠流,又是重组为一座屠宰工厂,井然有序地分割鼍龙,取出有用部位。

    其余三人则趁机休息。

    “今天就到这了。”池秀脑袋后仰,一脸疲惫之色,“虽然离天黑还有一个多钟头,但今天的战斗太密集,得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这样最好。”老贺点点头。

    “怕是,休息不了。”

    通讯频道中,赵潜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有几分凝重。

    “怎么了?”池秀一怔。

    “飓风小队又来了,还带了架新机甲!”赵潜声音急促,“那架机甲速度很快,恐怕是羽林机甲!还有,它就快到了!”

    “羽林机甲?莫非,是罗瀚?”池秀微微蹙眉,接着神情猛变,喝令道,“停止收割,剩下东西不要了,立刻撤退!”

    “想撤?有点晚了!”

    忽然,林间一道笑声响起,嚣张狂笑和引擎轰鸣交织,勾勒出一道长长轨迹,由远及近,以无法形容的速度迅速靠近!

    仅在须臾,一架白底黑纹的机甲已掠林而出。

    “罗瀚?究竟什么人?”赵潜询问着,手上则不停。

    哗!

    鼍龙身上,无数械蚁翻腾而起,凝为一尊黑色巨像,遥对虎箓,严阵以待。

    撕拉!

    罗瀚冷笑一声,虎箓双掌分掠,勾勒出无数道潋滟红线,如同一朵血色蔷薇于身前绽放,杀意壮丽而华美。

    撕拉!

    巨像碎裂,坍塌倒地。

    虎箓的武器,竟是一双刃锋血红的激光短刃!须知,一寸短一寸险,作为时常与巨兽搏杀的狩猎者,罗瀚选择短刃为武器,足见其艺高人胆大。

    不过,寡头也不是吃素了。

    哗!

    巨像尚未完全溃灭,虎箓的身后,又一道黑色身影浮起,其拳出如狂龙翻海,挟暴虐风啸,摧枯拉朽。

    “太慢了!”罗瀚冷冷一笑。

    说话间,虎箓身形一矮,避开拳锋后,双臂向外舒张,机体腰杆猛地发力,一道猩红龙卷散开,将那尊巨像消灭。

    但这只是开始!

    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虎箓的四面八方,一尊尊巨像拔地而起,招数变化似鬼出电入,如同敢死队一般,疯狂地围向中央的虎箓。

    一刹那,虎箓身陷重围。

    但虎箓迅似猛虎,一双血色短刃舞弄得密不透风,如同一头巨型蛛母,以血色线条在四周编织蛛网,层层叠叠,壁垒森严。

    一尊尊巨像纷涌袭来,往往迎头撞击在血色蛛网上,顷刻间就被撕成碎片。

    “娘的,这是啥玩意?”罗瀚手速疯长,表情僵硬,心头已震惊得无可附加。

    他算明白,罗进的恐惧是从何而来了。

    虎箓为羽林机甲,已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但面对鼠潮时,竟然有种窒息之感,似乎只要露出一线空隙,就会被啃食殆尽!

    罗瀚已使出浑身解数,却仅能堪堪维持不败。

    手工坊内,赵潜则面露微笑。

    “啧啧,羽林机甲果然不俗……”他唇角上扬,低语道,“看样子,一支特遣小队还不够,得一个武装军团才行!”

    赵潜表情一肃,手速猝然爆发。

    咔!咔!咔!

    一刹那,虎箓的四周,尊尊巨像崩溃,如高山倒塌,四散开来。

    “嗯?后继乏力了?”罗瀚心神一动,稍松了口气。

    视线掠过四周,他却一下瞪大了眼睛。

    “什么鬼玩意?”罗瀚惊呼出声。

    也怪不得他,眼前一幕,实在过于诡异,无法用言语表达!

    巨像溃散,地面上,却是多出无数尊小型巨像,密密麻麻,星罗棋布,一眼望不到边际。那小型巨像仅有普通人大小,数目却分外庞大,更是前后错落有矩,如同行军布阵一般。

    更为离奇的是,地上绝非仅有人形巨像,居然还有其他类型的“棋子”!

    尊尊巨像千奇百怪,有咆哮欲扑的猛兽,有横行无忌的攻城锤,甚至有鼠群堆垒而成的投石车,蓄势待发,准备抛出一个个巨大鼠团。

    这席卷大地的一尊尊巨像,分明是个序列分明的战斗军团!

    “愚蠢!”罗瀚惊诧一阵,却忽然面露冷笑。

    那一尊尊顶天巨像,他或许还畏惧几分,因鼠群聚成巨像,其力量层层汇聚,一拳一脚有开山摧城之势!但如此小型巨像,力量则要孱弱得多,甚至连破开虎箓的防御都很难。

    而这一点,赵潜哪里会不知道?

    坊内,他微微一笑,低语道:“接下来,就得靠罪恶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