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血色开膛者

第四百六十九章 血色开膛者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超脑上空幽光浮荡,投影中,一行行讯息滚滚而下,化为数据洪流,充斥眼球。

    “兵燹?”赵潜越看越惊,眼睛瞪得滚圆。

    “有点意思,”大衍械手也啧啧称奇,“这算是……解锁了新姿势?”

    这兵燹模式,并非特定模式,而是战斗技巧,是“狂躁”、“焦土”、“动荡”等专长结合,衍生而出杀戮手段,既粗放狂暴,又是妙至毫巅。

    兵燹模式强逾技击,但绝非技击,因为其千变万化,却并无定式,甚至有种“无招胜有招”的神秘韵味。

    “得记录下来。”赵潜道。

    对大衍的骚话,他早已习惯,只权当没听见。

    兵燹模式堪称“神通”,他自然不能放过,得录入战神图录。不过,兵燹模式类似野兽本能,完全为灾荒量身定做,只能用于参考,却不能即拿即用了。

    “聂双,最近究竟怎么回事?”趁着录用数据的空档,赵潜好奇问道,“最近,你们特殊反应小队也太忙了点,韵寒几乎是着不了家了……”

    “因为涨潮。”聂双也不隐瞒,诚实地答道。

    “涨潮?”赵潜闻言一愣。

    “嗯。”聂双点点头,“前些天就有气候异变,而最近这段时间,海平面突然上涨,许多海兽随涨潮上岸,甚至直接溯流而上,沿着江河来到内陆。江城是长江枢纽,自然也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段之一,令我们人手短缺。”

    他微微一顿,又乐观道:“队长说,咱们算是不错的了,魔都、金陵等沿海城市,受灾程度还要严重十倍不止!”

    “溯流而上?都是些什么凶兽?”赵潜了然点头,又问道。

    “大多是招司。”聂双答道。

    “招司?怪不得了……”赵潜似有所思。

    招司为海中兽王,平素潜匿于深海,性情暴虐,又实力强悍,自然不是普通警察所能对付的,需得特殊反应小组出手。

    “最近不太平呐,究竟怎么回事?”赵潜眉头微蹙,心生不安。

    在他的脑中,一个词汇如同水中气泡,莫名地浮了起来,——“净化日”。

    赵潜隐约感觉,近来的气候异变和涨潮,都和械族口中的“净化日”有着某种联系。

    他沉吟不已。

    “当初,那不知是半截日还是半截月的玩意,究竟是什么?”赵潜眼神闪烁,念头丛生,“那无线电波发射器,是用来操纵什么的?近来的异象,是否与此相关?”

    呜~~

    刺耳报警声响起,将赵潜自思索中扯回现实。

    “红色警报?”他脸色微变,沉声道,“大衍,赶紧看看,究竟什么情况?”

    “了解!”

    伴随着一声应和,无数投影悬空而起,竟都是一道道监控图影,在整张江城地图上有序排布,层次分明地构筑出一张完整监控网。

    “城北方向,对,就是这里,放大!”赵潜连续下达指令,自众多投影中选出其一,立刻放大。

    投影中,武曲、刑徒、魅魔等机甲正结阵厮杀,但其阵型前方,一头头似马非马的巨兽自江中涌出,竟是前赴后继,如同永无止境!

    此兽披挂龙鳞,形如巨马,却满口森白獠牙,正是招司。

    “这规模,都比得上兽潮了!”赵潜脸色大变。

    “等等,赵哥,”聂双呆了一阵,这才看出些端倪,“这些画面……都是警局的内部监控画面吧?你入侵了警方的安全系统?”

    “这不是重点!”赵潜面不改色,一摆手道,“我要前往帮忙,聂双,你就留在手工坊里,继续训练。”

    说罢,他几步钻入弑神,合上驾驶舱。

    “赵哥,你的弑神没有左手!”聂双忍不住提醒。

    “小问题!瞧瞧这个,——断筋!”赵潜淡然一笑,弑神抬起左手,缕缕电流激荡而出,竟凝为手掌之形,腾起龙吟般的尖啸。

    沓!

    弑神飞踏一步,轻灵地逾墙而出,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聂双怔了怔,又抬头看着那道道画面,呆呆道:“的确是警局的内部监控,这可是违法行为……”

    紧接着,才过去二十分钟上下,弑神的身影已在投影之中,如蛟龙腾转突杀,左冲右驰之下,帮忙稳住了阵线。

    “还好……”聂双松了口气,但接着,脸色又是一变。

    投影中,却又有一处出了乱子!

    是在江城东面,长江大桥附近。

    江畔,一头头招司冒出,依旧是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地呼啸奔腾,势如洪流!

    “哎呀!”聂双低呼一声,面露犹豫,“队长他们距离太远,肯定是鞭长莫及,但队长说了,现阶段我以训练为主,还不能独自上战场。”

    但这犹豫仅维持了一刹,他的眼神变得坚定,又道:“队长还说过,事急从权!”

    轰!

    引擎声大作,灾荒蓦地动了,其双瞳泛起血芒,周身烟雾蔚然弥漫,留下一个深黑脚印后,身形似掠空的银色彗星,一跃翻过围墙,以难以形容的速度消失无踪。

    ……

    长江大桥。

    南岸桥畔,一辆新闻采访车陷于泥坑,后轮已是满速,却无处借力,动弹不得。

    而前方,沉闷蹄声似滚滚惊雷,一头头招司成群奔腾,势如海啸爆发,竟有席卷八荒之威,所过之处,万物化为烂泥!

    “燕朗,你白痴么?”采访车中,摄影师荆元亮破口大骂,“开的什么车?都把我们带沟里了!”

    “都是道航指路,能怨我么?”司机燕朗同样恼怒,反唇相讥道,“我倒觉得,都得怪你!若不是你说江边有新闻,提议来这,我们会陷入这步田地?”

    “你们俩别吵了!”薛落雪止住二人,这位年轻貌美的主持人小脸煞白,眼神凄惶道,“咱们现在逃出车去,还来得及么?”

    两人苦笑,同时摇头。

    “咱们仨这小短腿,哪能跑得过机械兽?”燕朗摇头道,“躲在采访车里,多一层防护,反倒能多一重生机。”

    嘴上虽这样说,他心里却清楚,在招司的巨蹄下,采访车的外壳仅能提供心理慰藉,根本没有实际作用。

    说话间,三人眼前一黑!

    采访车的上方,一只黝黑巨蹄由小而大,正急速砸下来!

    “啊~~”

    不止薛落雪,另外两名大老爷们也发出绝望尖叫。

    嗡!

    尖啸炸响,一道潋滟血线扶摇而起!

    采访车的上方,那只巨蹄再未落下,而招司自眉心向下,那条笔直血线渗出鲜血,两截残躯分别向左右栽倒,激起重重闷响。

    “嗯?发生了什么?”车内,三人尚惊魂未定,又是目瞪口呆。

    堂堂一头深海兽王,竟在刹那间被一斩为二!

    接着,滚滚热流扑面而来,如同熏蒸,笼罩四周。

    “那是什么?”薛落雪颤声道。

    采访车的前方,一道磅礴巨影耸立,其遍体上下肆意喷涌着狂放热流,周身烟笼雾罩,一条长尾如蛟龙游窜在外,声势赫奕,狂暴气焰熏天!

    “兽皇么?它的周围,难道是高温领域?”荆元亮立刻瞧出,斩断招司的,正是那条长尾,“莫非,是机械兽在内讧?当心点,这头巨兽相当恐怖!”

    “你们别乱动,更不要离开采访车。”“巨兽”之中,聂双的声音沉稳响起,“放心,有我在这,你们不会有事。”

    “嗯?是一架机甲?”燕朗也是大惊,“不会吧!”

    “长尾巴的机甲?”荆元亮惊诧,“还有爪子……”

    采访车中,三人劫后余生,既喜且惊。

    聂双不再答话,灾荒稳稳站定,浑身暴虐热流涌动,裹挟着缕缕蒸汽风暴,正面迎向兽潮!

    刹那间,它化身杀神!

    撕拉!

    灾荒长尾横扫,将一头招司拦腰斩断,脏腑顺着半截残躯流淌,溅落一地。

    撕拉!

    灾荒巨爪探出,又将一头招司剜心,攫其心脏,生生捏为肉泥。

    撕拉!

    灾荒扑跃,将一头招司压倒,不止顺势拧断其脖子,更是直接拔下其头颅!

    瞬息间,它已是浑身浴血,杀气滔天!

    “这是什么机甲?太夸张了,太恐怖了!”荆元亮嗔目结舌。

    眼前这架机甲,其机体性能之可怕,甚至已逾越虎贲,达到一种暴虐无匹的强大!须知,腰斩,攫心、拔头等招式,都需要极为可怖的力量!

    而且,其战斗方式也同样凶残,野性十足,似凶兽附体!

    “等等,这不就是大新闻么?”薛落雪目眩神迷,似想到什么,当即两眼泛光,“亮哥,赶紧拍下来!”

    荆元亮如梦方醒,又为难道:“不过,我们连这架机甲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定主题?”

    “没名字,我们不能自己取么?就取个有噱头,吸引眼球的名字。”薛落雪眼珠一转,沉声道,“就叫——血色开膛者,怎么样?”

    “血色开膛者?”荆元亮眼睛一亮,“不错,不止响亮,而且贴切!燕朗,赶紧开天窗,我要拍摄!”

    恶战之中,聂双却不知道自己要出名了,反倒脸色微变。

    “怎么回事?好像有种‘失控’的感觉?”灾荒中,聂双神情狐疑,低声道,“看来,的速战速决!——燃血之刃!”

    嗡!

    随着他一声低喝,灾荒身躯剧震,浑身上下泛起缕缕赤芒,宛若无数血色月牙绽放!

    此技击,却是焦土所衍化,兵燹的手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