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五十章 丛林牧守

第四百五十章 丛林牧守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城,残阳似血。

    斜晖中,掮尸兽肆意横行,如山巨躯冲撞奔踏,时而凄声咆号,遍身无数张兽嘴齐齐张开,吼声隐约形成共鸣,激荡起无数音波涟漪,将方圆百米的玻璃尽数震碎!

    数架机甲被逼退,难撄其锋。

    其中一架身影模糊,通体深灰色,宛若流水般起伏不休,细看去,其上无数颗猩红眼珠闪烁慑人光芒,整架机甲竟是由滚滚鼠潮聚成!

    ——腹语者。

    “这玩意……也太难缠了!”腹语者中,耿御边面露头痛,狠狠道,“真想一炮轰碎了它,将它碾成肉酱!”

    当然,他也只能想想,无法付诸实施。

    眼下是在城中,高楼林立,人口密集,若是动用重型武器,极有可能会伤及无辜。

    也因此,现场机甲都近身肉搏,连机甲枪都少有使用。

    但面对如此庞然大物,即使离子战斧效果也有限,激光剑、刃能刀等武器,则跟挠痒痒差不多了。

    “——鬼步!”耿御边心念一动,怒哼一声。

    哗!

    鼠潮纷涌,腹语者疾走前行,而身形东倒西歪,踪迹诡谲无痕,竟真有几分“鬼步”神韵。

    它分明由鼠潮构成,动作间却浑然一体,深得“超个体”的真意。

    掮尸兽直行冲撞,仗着皮糙肉厚汹汹袭来,如同一台重装坦克,横行无忌,冲势霸道无匹!

    两者迎面相撞!

    出乎意料,并没有出现众人预料中的沉闷撞击声,两方相撞一刹,腹语者恍若奔流撞击于砥柱上,自其两侧奔涌而过。

    哗!

    错身后,数十米外,一头头械鼠回旋堆垒,再次凝为腹语者之相。

    沓!沓!沓!

    掮尸兽因惯性前冲,重心却是猝然大乱,身形向右前方倾倒,如同山体滑坡,重重坠地,激起烟尘无数。

    它狐疑地低头,却蓦地发现,其右前足上的血肉已消失无踪,仅剩下白森森的,遍布深深齿痕的白骨。

    而缺少了肌肉,仅靠骨头自然无法承受其体重,几步后,其右前足从中断裂。

    “愣着干什么?”耿御边面露不满,沉声呵斥道,“机不可失,赶紧都给我动手!”

    “是!”

    “是!”

    ……

    一架架机甲如梦方醒,手持着种种激光刃,划过无数斑斓迷离的轨迹,好似无数掠空而过的星轨,纷纷斩在掮尸兽身上!

    裂帛之声不绝,火星四溅,鲜血横飞!

    砰!砰!砰!

    忽然间,一串沉重闷响连绵响起,那一架架围攻的机甲都被撞飞,而撞飞它们的,却是一具具庞大兽尸!

    掮尸兽如同“自爆”,将体表的兽尸向着四面八方抛飞,重重撞在围攻的机甲身上,简直比炮弹更为势大力沉,立刻重创这些机甲,造成巨大伤害。

    砰!

    腹语者也被一具兽尸砸中,但它恍若无形,被砸中处立刻向四方弥散,胸口处浮现巨大凹坑,兽尸透体而过,它却并未负伤。

    此时,掮尸兽的身形小了一整圈,实力受损,但耿御边这方已是损失惨重!

    嚎~~

    屋漏偏逢连夜雨,磅礴兽吼自不远处响起,又一道巨影在血染般的余晖中走来。

    又一头掮尸兽!

    两头巨兽漫步,隐有汇合迹象!

    “怎么办?”

    腹语者中,耿御边脸色铁青,心头浮起一丝无能为力。

    ——撕拉!

    五缕潋滟白芒掠空,远处那头掮尸兽惨嚎一声,身上一具兽尸落下,又下坠途中断裂,裂为数截。

    正是——空域切割!

    “队长,我回来了!”

    长笑声中,弦歌连踏虚空,动作蹁跹恍若舞蹈,落在腹语者身畔,灵活飘逸。

    “还有我!”

    武曲大步横行,同样拦在腹语者的一侧。

    “哦?手工坊里没事了?”耿御边怔了怔,狐疑问道。

    “两头!”白鹤也不废话,简单介绍情况道,“还没等我赶到,就被赵潜和苏韵寒给一勺烩了!”

    “早说了,”苏韵寒耸耸肩,面露无奈,“是赵潜一个人的功劳,我的武曲根本都没出手……”

    “一个人?两头掮尸兽?”耿御边惊了,猜测道,“是动用了重型武器?”

    他神情无奈,郁闷道:“偏偏是在城里……若是在野外,这么大的目标,一轮火力覆盖,就能将它轰成宇宙尘埃!都小心点,它体型太大,近身武器杀伤有限,得靠水磨工夫慢慢磨了!”

    “重型武器?”白鹤却若有所思,“头儿,据我所知,还真不是……”

    他心念一动,弦歌右掌抬起,一颗金属球浮现在掌中。

    “手雷?”耿御边蹙眉,“说了,这玩意不能用,容易伤及无辜的!”

    “放心,这叫——瘟疫之种。”白鹤笑着摇头,“赵潜说了,这会摧毁机械兽,对人类却丝毫无害。他的话,还是值得相信的……”

    “瘟疫之种?”耿御边一脸茫然。

    “一、二、三。”弦歌却已捏下按钮,数了三个数后,一把抛出。

    嘭!

    瘟疫之种划过一道弯曲轨迹,落至掮尸兽的面前,伴随着电芒浮动,轰然炸裂开来。

    声音不大,有黑雾四散。

    “嗯?哑弹么?”弦歌中,白鹤见状一愣,有些失望。

    就声势而言,这颗瘟疫之种实在不值一提。

    但仅是刹那,白鹤眉毛上扬,瞳孔放大,失望神色化为深深错愕。

    黑雾氤氲,竟是无数随风漂浮的黑色蒲公英!

    蒲公英摇曳,一一依附在掮尸兽的表皮,须臾间急速生长,拔出枝叶,化为一株株蒲公英,给其体表渡上一层幽邃深黑。

    而蒲公英的下方,一具具巨兽尸体已然干瘪,如同被抽干!

    “——噬血蒲公英!”白鹤认出这株植物,低声道,“食腐植物中的一种,以兽尸为养料……不过,怎么会生长得这么快?不过,这东西威力的确可怕,就一颗,就抽干了十多头兽尸!”

    他惊诧不已,却殊不知,瘟疫之种的威力,这才刚刚开始!

    干瘪的兽尸凋落,而兽尸上,那一株株蒲公英的花球裂散,又有更多种子飘散开来,如烟如雾,笼罩在掮尸兽身上,再次急速生长,开启新一轮地循环!

    嚎~~

    掮尸兽凄厉哀嚎,声音中竟透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它的如山巨躯,竟是被一层层地剥去,饶是它生机旺盛,死亡却已是近在咫尺!

    “繁衍,增殖,循环?”白鹤哆嗦了一下,瞠目结舌。

    他终于明白,此物为何叫“瘟疫之种”了……它竟是如同瘟疫,疯狂增殖蔓延,直到周围一切生灵啃食殆尽!

    好在,它只对械兽生效,对机甲却毫无损伤。

    嚎~~

    另一头掮尸兽转身,居然准备落荒而逃!

    “想跑?”白鹤哼了一声,跃跃欲试道,“我这瘟疫之种还有富余,你跑的了么?”

    咔!

    说着,弦歌的掌中,又一枚瘟疫之种浮现。

    “等等!”耿御边却制止了他,沉声道,“城里还有不少头掮尸兽,这么强大的武器,要省着点用!你们俩取几具感染的兽尸,砸到它身上就行了!”

    他沉吟片刻,又补充道:“动作快点!我观察了一下,噬血蒲公英的种子一旦未能生根,几秒钟内就会湮灭死亡!趁着‘养料’还未耗尽,赶紧动手!”

    “明白。”白鹤点点头,又疑惑问道,“队长,那你呢?”

    耿御边嘴角抽搐,面露几分苦涩:“瘟疫之种对机械兽奏效,我的腹语者可是全由械鼠组成的……”

    白鹤定睛望去,果然,鼠潮所聚的腹语者连连后退,避开蒲公英的范围。

    “快点!”耿御边大声催促,“城中肆虐巨兽还很多,解决了这一处,立刻去下一处!”

    “知道了!”

    “明白!”

    弦歌、武曲直直冲杀,拾起两具巨兽尸体,快速扑掠而上。

    ……

    江城,另一处。

    轰!

    一座民房倒塌,断壁残垣中,掮尸兽仰天咆哮,发泄着满腔的无尽凶暴!

    沓!沓!沓!

    脚步声平稳,一架机甲徐徐而来。

    ——播种者。

    驾驶舱中,赵潜脸色铁青。

    “干得真漂亮啊……”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他的话几乎是从牙缝中一个个蹦出来的,“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

    看到江城被糟蹋成这幅模样,他已是怒火中烧。

    嚎!

    掮尸兽却是狂性大发,不等赵潜动作,猛地怒嗥一声,向着播种者扑袭而来。

    它大步前袭,奔踏之势势不可挡,每一脚落下,都伴随着大地的强烈震颤,烟尘滚滚,地动山摇!

    面对如此声势,播种者却屹立如山。

    “知道么,播种者还有一个称号,能够更好地形容其特征。”播种者中,赵潜凛然一笑,“它叫——丛林牧守!”

    说话间,播种者双手抬起,如太极轮转般起伏不休,而它的五指指肚上,有五道白芒幽幽亮起!

    轰!

    天摇地晃,掮尸兽的身畔,无数黑色枝叶沸腾而起,如同通天藤蔓,摇曳晃动,狂舞不休!

    ——人屠含羞草!

    “——死吧!”

    冷冷吐出两个字,播种者五指成爪,五指指肚上幽芒浮动,狠狠向下猛压!

    而这一刹,那耸立摇摆的人屠含羞草,却好似化作播种者右掌的分身,猛地汹汹下压,如同一张从天而降的佛陀巨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