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零七章 死亡线偶

第四百零七章 死亡线偶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刑徒发狂!

    轰!轰!轰!

    道道锤影破空,竟有遮天蔽日之势,气象沉凝浩荡,如同一头百首巨怪连绵猛袭,攻势绵延无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倒是有点本事……”中年男子瞳孔收缩,低声赞了一句。

    蓑笠松开右手,又自腰间掏出一杆合金短棍,随着它右臂轻抖,那短棍猛地拉长,接着舞出无数道棍影,如同深海中的道道漩涡,汹涌狂烈,密不透风。

    伴随着一连串闷响,虚空中有无数道火花升腾,而刑徒和蓑笠错身而过,接着一旋身,再次面对面站定。

    两者的简短交锋,竟是——平分秋色!

    蓑笠之中,中年人神色骇然,低语道:“怎么会?这家伙的实力……太反常了!”

    搜肠刮肚,他也找不出个合适的形容词。

    他可和巨能集团的“流水线机师”不同,是货真价实的虎贲机师,自身和蓑笠都是同级中的佼佼者。眼前这架血色机甲,看引擎性能仅是陷阵,怎能与自己分庭抗礼?

    中年人不解,满腹疑窦。

    “曾子石,就这样,缠住他!”通讯频道中,苏韵寒的声音响起,“我们马上就到!”

    话音未落,有脚步声响起,由远而近,越来越近。

    武曲、突营等机甲的速度,尤其是在林中奔走的速度,是远远不及刑徒的,因此被拉开了一段距离。

    但是,只需三五分钟,几架机甲就能赶到。

    “抱歉,队长,我可能等不及了……”刑徒之中,曾子石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

    咔!

    刑徒右手抬起,将插在胸膛上的激光刃拔出,随手扔在了一边。

    “偷袭?混账玩意……”曾子石面如寒霜,心头则有熊熊烈焰燃烧,都快要气疯了!

    刚才一刹,若非他反应及时,刑徒的内部肌肉蠕动,让驾驶舱移转了位置,他必死无疑!也幸亏他驾驶的是刑徒,换做任何一架机甲,他都没有生还的可能。

    死亡的恐惧,加上被偷袭的愤怒,令他怒火中烧,都有些丧失理智了。

    他准备着,干一票大的!

    “知道么?”曾子石忽地笑了,牙齿咬得格格响,“我已经完全……脱线了!”

    “脱线?”中年男子一愣,暗忖道,“这家伙疯了么?怎么满嘴胡话?”

    脱线是港澳地区的方言,意为发神经、精神错乱,常用来骂别人,却从未听说过有人自称的。

    他正思考着,视线猛地一凝。

    正前方,那架刑徒竟是真的在……脱线?

    “发生了什么?”中年人目瞪口呆,“这是啥?”

    刑徒的机体膨胀,身形竟似暴涨了一整圈,而血肉纷纷裂散开来,化为无数飘摇起伏的金属细丝,整架机甲都化为一团金属丝絮!

    无数细丝游曳,恰如一头头小蛇在昂首吐信,诡异万状。

    咚!咚!咚!

    链锤失去了支撑,一个接着一个地坠落地面,发出声声闷响。

    刑徒失去链锤,也就失去了武器,但另一方面,却也失去了枷锁!

    “——死亡线偶!”驾驶舱中,曾子石阴笑一声,露出雪白牙齿。

    “咳咳……”中年男子看着眼前一幕,忽地咳了两声,竟有些口干舌燥。

    “死亡线偶:——邪树相!”

    没等男子有所反应,一声狂喝炸响,刑徒发起主动袭击。

    嗖~~

    刑徒猝然暴起,而身外无数金属丝线舞弄,又相互绞缠,重新凝形。几刻间,它好似化作一棵没有树叶的邪异巨树,无数枝桠汹涌飞袭,连连猛攻袭杀,滔滔滚滚,绵延不绝!

    “这是……技击?”男子眼珠瞪圆,后脊有一股寒意升起,浑身都僵直了。

    这还能算是技击么?

    再强的机甲,也不过是双手双脚,而面前这棵“邪树”,竟有无数枝桠!更有甚者,其每一条枝桠都如同活物,疯狂地鞭打、绞缠、撕扯,攻势汹涌,暴虐无情!

    呼!

    蓑笠长棍乱舞,棍影集聚,如同一道盾牌横亘身前,全力抵挡。

    但是,那棵邪树攻势如潮,却偏偏能穿透棍影,狂攻猛击,造成剧烈杀伤。

    啪!啪!啪!

    一时间,蓑笠已不知道挨了多少记,而一时不察,长棍也被一条枝桠卷中,夺走扔到一边。

    驾驶舱中,中年男子唇角渗血,他抹了一把,露出凶厉之色。

    “——熊蹲!”

    伴随着一声怒吼,蓑笠也似发了狠,身形微蹲,巨掌连拍,如同熊罴横行,招式刚烈狂暴!

    “死亡线偶:——狱犬相!”

    曾子石不甘示弱,也狂喝一声,手速爆炸。

    他没有防御的打算,准备以攻对攻!

    嗖~~

    刑徒向前倾轧,无数丝线起伏错落,竟纠缠为数道恶犬之相,好似来自地狱的恶犬,爪牙尖利,疯狂啃咬!

    很快,熊罴遭遇狗群,被一连串的轮番撕咬下,很快就左支右绌,完全招架不住。

    “什么鬼玩意?”这次,轮到中年男子发疯了。

    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眼花了?还是脑子不正常?

    眼前这玩意,真是一架机甲?其招式之强大诡谲,就是兽王也比不上!

    狱犬连续撕咬,冲破蓑笠的防御,中年男子手脚发麻,面有绝望。

    “——轮转!”

    蓑笠再做困兽之斗,其双臂如雄鹰伸展,而机体轮转回旋,招式滴水不漏,连挡狱犬的数次突袭。

    “该死!”情况改善,他却低骂一句。

    男子自己也清楚,这并非长久之计。

    不过,他没料到的是,反而是曾子石先失去了耐心。

    “死亡线偶:——鬼娃相!”

    一声冷哼响起,曾子石冷喝道。

    嗖~~

    刑徒如山站立,无数丝线纠缠,竟凝为一头头鬼娃般的形态,其牙齿尖利,五指锋利如刀,纷纷扑在蓑笠身上,又撕又咬,溅起无数火星。

    无数鬼娃攀附,好似军队!

    这一刻,刑徒似化身为木偶师,远程操控着鬼娃大军,向着蓑笠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强袭猛攻!

    “啊~~”

    中年男子咆哮着,手上疯狂操作,而精神则已濒临崩溃!

    眼前可怖而荒诞的一幕幕场景,令他不堪重负!

    咔!

    一头鬼娃落在蓑笠头上,伴随着啃咬之声,男子眼前的画面黑了。

    但是,那道道啃咬之声,却是越来越密集!

    咔!咔!咔!

    火星飞溅,蓑笠被如被群鬼撕咬,顷刻间就被疯狂肢解,而一头鬼娃扑向驾驶舱,狠狠咬了下去!

    “曾子石,住手!”通讯频道中,苏韵寒的喝声响起。

    “嗯?”曾子石一惊,发热的脑袋冷却许多,哼一声道,“哼,便宜你了……等待你的,会是法律的制裁!”

    嗖~~

    一头头鬼娃纷纷回归,在刑徒身外裂散为无数丝絮,又在地上“抓起”条条链锤,已恢复“活化血偶”的形态。

    当然,要恢复最初形态,还得将甲片一片片地安装回去。

    嗡!

    刑徒的浑身上下,条条丝线一起一伏,纠缠连接在一块,是在“恢复”伤势。显然,刚才的战斗中,它也无法毫发未损。

    驾驶舱中,曾子石也在休息。

    王茹深深看了曾子石一眼,摇摇头道:“曾子石,我感觉自己都不认识你了……说实在的,是不是刑徒激发了你心中的暴虐一面?”

    “暴虐一面?”曾子石翻了翻白眼,“你以为我精神分裂?王茹,你小说看多了吧……”

    他冷静下来,低头看了看双手,指缝中竟是渗出缕缕鲜血!

    “这种形态,以后还是得少用……”曾子石喃喃低语。

    “活化血偶”是活性血肉的活跃模式,而“死亡线偶”则是活性血肉的暴走形态!这一形态下,连活性血肉都会生出金属疲劳,而曾子石作为机师,也是负荷巨大。

    事实上,他并没有完全掌握这种形态。

    只是,刚才暴怒之下,曾子石热血上头,肾上腺素疯狂分泌,连疼痛都忘记,才激发潜力,进入那种状态。

    众人心情稍松。

    一切事了,只剩下那名蓑笠的机师了。

    “里面的人,打开驾驶舱,自己上手抱头,慢慢走出来!”警惕地望着蓑笠残骸,苏韵寒沉声道。

    她还不敢怠慢。

    出乎意料,没有任何回应。

    “没听到我们队长的话么?”眼见此景,曾子石的火又上来,“还是,想让我把你挖出来?”

    他极不客气,语带威胁,却依旧没收到任何回应。

    “嘿,敬酒不吃吃罚酒!”曾子石勃然大怒,驾驶着刑徒几步上前。

    “曾子石,轻点,别伤到他!”苏韵寒见状,赶忙叮嘱道。

    “是!”曾子石满肚子不乐意,还是点了点头。

    咔!

    刑徒的右爪伸出,无数细丝探入舱门,接着重重一拉,将舱门精确地撕了下来。

    “嗯?”

    一旁,众人看到什么,都是一惊。

    蓑笠的驾驶舱中,那驾驶员耷拉着脑袋,身形前倾,一动也不动。

    “晕过去了?”曾子石眉头一皱,呵斥道,“赶紧给我起来,别装死!”

    “这不对!”孟磊瞧出什么,驾驶着机甲几步上前,端详一阵后,低声道,“这家伙……死了!”

    “死了?”曾子石一愣,满脸狐疑之色,“我很确定,根本就没伤到他!难不成,是被我吓死了?”

    众人沉默,都是一脸纳闷之色。

    堂堂虎贲级机师,竟被死亡线偶给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