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巫毒之子

第二百六十四章 巫毒之子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潜,有大客户上门,还不赶紧迎接?”项破军性子爽直,直接推门而入,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

    呼!

    但才刚开门,人还没来得及进去,一股狂暴热流汹涌袭来,几乎将他掀翻在地!不止如此,热流层层冲刷之下,项破军身上的衣服都被烧焦,泛起阵阵乌黑。

    薛雅韶定睛望去,表情一凝:“这是……”

    轰!

    房间中央,一道深黑焰球如彗星破空,重重砸在一座巨大的铁偶之上,霎时间,已是火光滔天!伴随着黑炎飞溅,仅是刹那,铁偶已然坍塌崩碎,化为一滩铁水。

    此焰球的温度之高,可见一斑!

    项破军见状,却是不怒反喜,转头对薛雅韶道:“那火焰是纯黑色的,肯定不是天狗的‘苍炎弹’,而是祸斗的‘至暗之火’!哈哈,是我赢了!”

    “是么?”薛雅韶讥诮一笑,从容不迫地指了指前方,“那你看看那头‘祸斗’,怎么会是红色的?”

    “红色?”项破军转过头,目光望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由神情一僵,“这……怎么回事?”

    众所周知,天狗浑身赤红,而祸斗通体幽黑,而眼前这头凶恶巨兽遍体则深红似火,如同染血!

    “真是……天狗?”

    项破军凝神观察,果不其然,此兽虽然几乎蜕去了天狗之相,但细看其外形轮廓和爪牙,的确更像天狗。

    “红色又怎样?”虽然心底已经承认输了,他却不肯弱了气势,还在嘴硬,“或许,只是一头变异的祸斗?不是也有白化生物么?”

    “怎么,堂堂项家子弟,输了还想不认账?”薛雅韶似笑非笑,激将地说道。

    “谁说我不认?”项破军恼了,横眉怒目地冷着脸道,“算我输了,到时候我会履行赌约的。”

    “什么叫算你输?”薛雅韶翻了翻白眼,一字一顿道,“本来就是你输!”

    两人唇枪舌战,而演武室内也没消停。

    轰!轰!轰!

    那头变异天狗上蹿下跳,利爪破空竟留下淡淡血痕,长尾横扫更激起滔天风暴,令整个演武场都在摇晃,似乎天崩地裂,末日莅临!

    “这种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兽王了!”项破军呼吸急促,面露凝重。

    薛雅韶点头赞同。

    这一次,他们的判断完全一致。

    “破军,雅韶,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这时,赵潜也注意到了两人,“看架势,还是结伴而行的?”

    “刚巧碰上罢了……”项破军随口答了一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赵潜,这是什么技术?能让一头天狗拥有兽王级的实力?还有,就这玩意,真能叫做天狗么?”

    赵潜笑了笑,正要回答,却被一道疾声打断。

    “赵大师,这是我的底牌,还请替我保密才好。”阴符之中,姜蹈刃慌忙阻拦,语气焦急。

    “嗯?”

    项破军循声望去,这才注意到,演武场中站着一架不起眼的银灰机甲,而天狗似乎是随着机甲的指令而动,扑腾翻滚,杀伐不断。

    “等等,这架机甲好眼熟……”项破军端详片刻,忽然道,“是阴符?这么说来,你就是姜家的姜蹈刃了?”

    “正是在下。”姜蹈刃点点头,沉声道,“若我没看错,你们两位是项破军和薛雅韶?”

    薛雅韶微微颔首,淡然道:“是我。”

    “哼!藏着掖着,真不痛快!”项破军撇撇嘴,一脸的不爽,“还底牌呢?真是小家子气!”

    “还请见谅。”姜蹈刃笑了笑,不为所动。

    “破军,雅韶,那就劳烦你们先等等了。”赵潜转过头,对二人歉意一笑。

    “都是老朋友了,跟我们客气还什么?”项破军摆摆手,大大咧咧地坐在一旁,“放心,我有的是时间……”

    薛雅韶也坐下,静静等待。

    终于,半个钟头后,那头变异天狗似乎油尽灯枯,渐渐恢复原状。而在恢复原状后,它的身体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变得骨瘦如柴,恹恹无力。

    “怎么样?还——满意么?”赵潜唇角上浮,故意拉长了声音。

    “满意!太满意了!”驾驶舱中,姜蹈刃喜笑颜开,几乎要翻个跟头,“多谢赵大师,多谢了……”

    他连连道谢,对赵潜的称呼也从最初的直呼其名,变成了恭恭敬敬的“赵大师”。

    这小子倒是很现实!

    “目前,‘巫毒之子’的药剂有六种。通用的是五种,‘迷迭香’、‘冰河纪元’、‘狂怒’、‘孢子瘟疫’和‘先祖之灵’。”赵潜神情郑重,仔细叮嘱道,“这几种的效果你都亲眼见过了,可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

    “这我知道。”姜蹈刃点点头,“回去后,我会多做训练的。”

    “至于最后一种——‘异化’……”赵潜面露迟疑,低声道,“这种药剂虽然强大,却并不稳定,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动用为好。”

    “嗯,我记住了。”姜蹈刃点点头,态度恭敬,乖宝宝一般。

    此刻,他早已心服口服,哪还有半点叛逆的心思?

    房屋的一角处,项破军、薛雅韶都没说话,却暗暗竖起耳朵,小心地偷听。

    不过,他们却听不出个头绪来。

    迷迭香?狂怒?先祖之灵?这些究竟都是啥?

    异化?这又是什么鬼?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茫然。

    ……

    送走了姜蹈刃,两人也走过来,说明来意。

    “机体检查?维护保养?”赵潜哭笑不得,苦笑着道,“让我堂堂一名机甲定制大师干这个,你们觉得合适么?”

    “很合适。”

    两人异口同声道。

    “……”赵潜一脸无语,无奈地摇摇头,“不过,我收费很贵的。”

    “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项破军财大气粗,一挥手道。

    嗡!

    观察室内,无数流光线条氤氲缭绕,一寸寸地扫描着两架机体,甚至能穿透机甲外壳,窥探其内部构造。此外,又有两条粗壮的数据线连入驾驶舱,读取数据参数,顷刻间,无数讯息在超脑上倾泻而过。

    “嗯?”赵潜歪着头,一目十行地观看,本来一脸浑不在意,似乎发现什么,神情猛然大变。

    他长身而起,在海量数据中翻阅,终于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失声说道:“我的死亡挽歌和捕食者系统,都进化蜕变了?”

    赵潜赫然发现,当初自己为典狱和戢鳞量身打造的装备,竟如破茧成蝶一般,化为全新武装!

    譬如死亡挽歌,本来是声波攻击,有龙吟、虎啸、狮咆、犼音等技击,无形无相,威力雄浑;而如今,死亡挽歌化为“深狱挽歌”,有“血沸”、“骨碎”等音波共鸣,竟能令高阶机械兽鲜血沸腾,骨骼崩碎!

    还有捕食者系统,本来是仿生技术,可效仿蝇眼、虎足、蛇颊等生物;而眼下,则已是“雾隐掠杀者”,居然能效仿机械兽!雾隐掠杀者的系统中,有巴蛇的“热感知觉”,有耆童的“雾隐皮肤”,有兀鹫的“超距视觉”,其效果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怎么回事?”赵潜连连发问。

    “我也不知道原理,但随着典狱的觉醒,它身上的武装也随之成长进阶。”项破军耸耸肩,缓缓道,“譬如深狱挽歌,就是在典狱晋级为陷阵机甲时,才最终完成了进阶。”

    “我也差不多。”薛雅韶点头,赞同说道,“若非这雾隐掠杀者,我恐怕也难以获得黎明狩猎的资格。”

    赵潜摸了摸鼻子,面露沉吟。

    “对了,”他想了想,又问道,“典狱的繁星之翼呢?还有,戢鳞的天诫呢?有没有发生蜕变?”

    “繁星之翼?”项破军一愣,思索着道,“黎明狩猎禁止飞行装备,因此我就没带来。繁星之翼其实也有变化,不过,变化并不明显。”

    “至于天诫,”薛雅韶则摇摇头,“天诫是一杆机甲枪,说白了就是外物,哪会有什么变化?这次,族中为我准备的新的机甲枪——‘星崩’,我就没带天诫了。”

    赵潜了然,点了点头。

    他不必问也知道,这支星崩必是以磔星重炮的技术所制,杀意暴虐,万物湮灭!

    “这么看来,似乎机甲内部的武装更易蜕变……”赵潜心中分析,念头闪烁不止,“若是拿在手里的机甲枪,就没有效果了。”

    思索间,超脑的分析报告也发了过来。

    “两架机甲都没问题,状态极佳!”赵潜端详片刻,点点头道,“不过,既然来了,也别空手而归。这样吧,与时俱进,更新一下关节。”

    “关节?”薛雅韶眼神一闪,她显然消息灵通,“星系齿轮么?”

    “不错!”赵潜点点头,微笑着道,“外面的都是流水线产品,你们俩的,就由我来量身打造。”

    “太好了!”

    两人闻言,都是大喜过望。

    赵潜则在心中嘀咕:这两架机甲可得多留几天,让我吃透其中技术才行……

    ……

    入夜。

    姜氏,驯龙窟。

    嗷!

    一道深沉的咆哮回荡,声音沙哑诡异,混杂着无数杂音,简直不似从喉咙中所出!

    铿锵之声不绝,黑暗深处,数架机甲围攻着一团球状黑影,喊杀不断,战斗正酣!

    那团球状黑影形态不定,时而有修长节肢探出,时而又是猛兽之爪,有时甚至冒出触须和半截蜈蚣状肢体,简直如同扭曲的噩梦,相当诡异。

    数架陷阵机甲合围,一时竟也拿它不下,动作慌乱,左支右绌。

    看得出,驾驶员心生恐惧,连动作都变形了。

    “爷爷,就是这个了。”远处,姜蹈刃低眉顺眼,乖巧地说道。

    “这就是……异化?”姜破阵一手拄着拐杖,遥望着远处,整张脸都因惊骇而扭曲,居然失态了。

    这位帝国前司令,一生见惯了大风大浪,此刻居然失态,可见心头情绪的激荡。

    “爷爷,您心脏不好,就别多看了。”姜蹈刃赶忙搀扶。

    姜破阵却摆手止住了他,沉默良久后,才缓缓说道:“可怕,的确可怕……对赵潜这个人,一定要交好!”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