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窥情窃爱 > 第108章:我离婚了

第108章:我离婚了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说到这个,我就更开心了,“说了,还有半个月这样就能过来。”

    “噢……那就好……”他话落,顿了顿又说:“他有没有怎么过来?旅游签还是什么?”

    我被张律师这一问弄得有些懵,“他也没说。”

    “就是如果只是旅游签的话,做多住一个月就要回去了,这样跑来跑去的不是常事。”

    我瞬的拧眉,“之前他到是和我提过,会想办法弄个工作签,但是我没问他。”

    张律师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头,“你还是问问他,最好商量一下,要不很麻烦又耗经济。”

    “嗯。”我点了点头,心里忽然就又多了件事。

    我们到事务所的时候九点五十,没想老太太和刘远明已经到了,而且到的还有刘远明三姨以及侄儿子。

    刘远明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布满血丝的眼满是阴鸷,尤其是在看我的时候。

    我尽量不与他对视,而老太太也不废话,直接就叫拿协议书来。

    张律师把协议书递给他们,老太太和三姨妈以及他侄子围着看,到是刘远明木然的坐在沙发一动不动。

    三人研究了会,确定了没问题,老太太就把协议书和笔朝刘远明递过去。

    刘远明不动,老太太等了会怒了,“你现在不签要等人家把那膜补起来跟你分家产吗?!”

    “……”我眉瞬的拧了起来,指尖攥起,忽然间有些明白这神转折的原因了。

    张律师也拧了眉,我见他张口,连忙轻拽了他袖子一下,示意不要说了,他们爱怎么就怎么了。

    刘远明还是不动,老太太急了,开始骂,说刘远明不要脸,她还要呢,她现在连出去买菜都不好意思去,刘芸也连学都不去上了,今天是不是非要她死在这他才签。

    老太太是一边骂眼泪一边飞,一副快气得背过气的样子,同时我又明白了一件事。

    在我艰难的时候,刘远明他们也没好过过……我和他的事闹得太大,人尽皆知,外面的流言蜚语也是一种很大的压力。

    最后刘远明还是签了,就在老太太站起来就往事务所窗口冲,说要跳下去的时候,他签了。

    他签完,恶狠狠的瞪着我警告我说,以后别让他看到我和亚桑,最好也别在景城呆了!

    那时候我想笑,我们本来就不打算呆在着,重点是让你看到我们你又能怎么样?右手右脚继续打石膏吗?

    然而最好笑的是,刘远明才警告完我,张律师就开口,“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还得麻烦你再见下,因为只是签署离婚协议还不算离婚,还得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证。”

    “……”

    我们赶到民政局的时候人家已经快下班了,让我们下午再来,还好张律师在,我们材料也齐全,最后就帮我们弄了。

    当我捏着离婚证走出民政局的那一瞬,是一种重生的感觉,整个人都解脱了……

    我看着刘远明被他侄子搀扶着上了车,转头对站在我旁边的张律师说:“张律师我请你吃饭吧。”

    他顿了一秒笑着点了点头,“打算请我吃什么?”

    “你选吧。”

    “我想吃……酸笋鸡!”

    “好啊!”

    “我知道一家不错,先上车。”

    吃完饭,张律师说送我回去,我犹豫了下问他,方不方便送我去寺庙。

    他问我去寺庙干嘛?我说,去还愿。

    张律师不仅送我去了,还和我一起买了香,进去上了香。

    跪在那香炉前,不算久别,但感觉却有一种距离我上次上香如同好多年前一般的错觉。

    我诚心的谢了神佛,让我脱离苦海,让我能重新开始,让我遇见了亚桑……

    我跪了好会,张律师就站在我身后看着我,也没催。

    出了寺庙,我说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但是张律师坚持要送我,说也没什么事。

    对于他这样的好,我出现了一种愧疚的感,这种感觉是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到是才上车没多会,亚桑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立马就将那抹不适抛到了九霄云外,捂着那装着离婚证的包一字一顿的告诉他,“我离婚了。”

    电话那头的亚桑顿了好几秒才吭声,“你说……你离婚了?”

    “对!两个小时前拿的离婚证!”

    那头又是两秒的静默,然后是低低的笑,那笑声听起来傻乎乎的,“你要不要笑得那么傻啊。”

    我自己也笑,而且我觉得自己其实没比他好多少。

    “呵……”他还是笑,“我、我高兴。”

    我抿了抿唇,“我也高兴……”

    我话落,就那么静默了好几秒,他才开口,“还有半个月,再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他用的回来了,我心里说不出的甜腻,“我知道,数着日子呢。”

    “呵……”他又笑了,却没说话,好像忽然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而我也是……明明心里憋得满满的,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真奇怪。

    “噢,对了,你现在在哪呢?”

    “在车上,张律师送我回去呢。”

    “你谢了人家没有?”

    “当然谢了,我还请张律师吃了饭。”

    他又低低的笑了声说:“记得也替我谢谢张律师。”

    “嗯!”我重重的应,忽的想起张律师早上问我的话,我连忙又说:“哦,对了!你这次过来,办的什么签啊?”

    “工作签,已经托人帮我办了,就是等批下来,我就过来。”

    “那就好……”微微才悬起的心立马就放了下来,我唇角的幅度越来越大,完全控制不住。

    每天一个电话,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问问日常,到是今天日常也没聊,我们两个都是拿着电话发傻。

    后来是我说,电话费贵,这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他才笑呵呵的说,那先挂了,明天再给我打电话。

    亚桑的电话之后,回去的路上张律师也没再和我搭太多话,就是下车的时候我又向他道谢。

    刘远明的事情完了,以后也基本不会在接触了,所以这个谢我道的很郑重也很诚心。

    他轻抿了下唇,“都是朋友,真别那么客气,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