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窥情窃爱 > 第81章:老房子就老房子啊

第81章:老房子就老房子啊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嘴角微抽,“你确定是十分钟?”

    “那十五分钟吧。”

    “……”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到底是十分钟还是十五分钟?”

    他又轻笑了声,“最多十五分钟就回来。”

    “……嗯。”我才应了声,他就把电话挂了。

    我缓缓放下手机,吁了口气,虽然还是担心,但却也没像打电话之前那样了。

    然而,过了七八分钟这样,亚桑还没回来,我手机又响了,张律师打来的。

    我正想是不是等半天没见我到,又打算催我,没想接起来张律师就一个劲的说我简直太机智了,听出来他有问题。

    我胸口一怔,立马就问:“真的是刘远明过去找你了?”

    “不是刘远明,是个叫付宏的……他好像认识来的警察,我就先不和你说了,现在要先去警局。”电话那头张律师的声音压得很低,我还听到冲水声。

    “好的……噢!张律师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亚桑……”

    “哦,没提过亚桑,财产分割这块你放心,主要是他们知道你来我这,我是没办法才……”

    “我能理解我能理解。”虽然我心里还有些不适,但我也表现出来,而且没提亚桑,我心放下了大半。

    “你能理解就好,他们人多,还带了管制刀具……”

    “真的能理解。”对于张律师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惊讶,付宏他们是什么人我还是清楚的。

    “那就好,我先不和你说了,处理好之后我会给你电话。”

    “嗯,好……张律师你自己小心点。”

    电话那头的张律师顿了两秒嗯了声,才将电话挂了。

    我重重吁了口气,放下手机,感觉乌云散开,天空再度亮了。

    和张律师的电话结束后不到十分钟,亚桑就回来了,除了一个简单的斜靠旅行包。

    那个包我记得,当初我还被那包带绊了下,弄得我极为尴尬。

    “都收拾了?”我疑惑的看着那个包。

    “嗯。”他点头,将包随意放在床尾,“我就收拾了两套衣服和证件……哦,对了,我刚才来的时候顺道去律师事务所那看了下,看到外面停了警车,张律师那应该没事了。”

    我蹙眉,“张律师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了。”

    他看着我顿了一秒,然后问:“是刘远明吗?”

    我摇头,“是付宏,和我想的一样,过去威胁恐吓他了,但是付宏在这里认识的人多,过去的警察也有认识的,所以张律师也没跟我多讲,打电话好像也是躲在卫生间打给我的。”

    “那他怎么说?”

    “他说他没提你,要我放心。”

    他唇弯起了起来,那是心放下了的表情,我忽然觉得,之前他叫我别怕什么的,真的只是安抚我,他自己其实也是担心的。

    我眉蹙得更紧,在他对面坐下,“要不,你把刘远明那边的房间退了吧。”

    “退了?”

    “嗯。”我点头,“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了已经在外面问房子了么?有没有合适的?”

    他顿了两秒垂下眸,“地方偏一点的,有两处,但是环境不怎么样……都是老房子……”

    我一下就听出了他是怕我不习惯,没忍住就笑了,“老房子就老房子啊,我家的房子还没这的老房子好呢,你是没见过。”

    我话落等了会,见他依旧垂眸不吭声,我说:“这样一直住在宾馆里也不是办法,人多眼杂的。”

    他掀起眼看我,眉蹙着,“要不再缓两天,我再看看。”

    “……”心头酸涩的感觉越发浓重,我滚了滚喉咙,“亚桑,虽然现在看着是没什么事了,但我还是怕。”

    似乎没想到我会那么说,他愣了愣,随即弯起唇,“你怕什么?”

    “我怕他们知道你……然后你被遣送回去我怎么办?”是的,我怎么办?我害怕!害怕他要是忽然间就不在我身边了,我都不敢想象!

    我说着,眼睛不自觉的就蒙上水雾,他眸微张,一下就慌了。

    “你、你怎么了?”

    我连忙低头,抹了抹眼睛,“没什么。”

    我话落,两秒的沉寂后,我感觉到他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我旁边坐下。

    “阿依……”轻轻的声音,小心翼翼,我好不容易压抑住眼眶的湿意有涌了上来。

    我没敢抬头,他的手从后绕上我的肩,“其实……我本来都是要回去的。”

    “……”我呼吸一下窒住,身体僵硬。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等你这件事情完了,我们找个地方先定下来,然后回去一趟,把我这个事情处理了就过来。”

    “……”我拧眉,缓了下呼吸,轻点了下头。

    “我去收拾东西,其实就是个以防万一,怕不能陪你走这段。”

    “……”我指尖刷一下就攥了起来,半响缓缓抬起头看他,入眼是他含着温柔笑意的眉眼,和微弯唇角边小小的梨涡。

    他握住我肩头的手微微收紧,“别担心,都不是什么大事,遣送回去也不是不能回来不是?”

    我抿着唇,半响深吸了口气,微微侧过身将脑袋靠在他在的胸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轻轻的笑了声,环着我肩的手紧了紧,“到是比起我这事,刘远明那边的事才是你要操心的。”

    我拧眉,微微抬起头,“就算付宏认识人,但张律师好歹也是律师,他们就那么公然上门去找人家麻烦,威胁人家,那边也……”

    “我说的不是这个。”他低头看我,“你之前刺伤了刘远明,警察也在找你,现在张律师明显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去了警局,那边肯定会联系你的。”

    “!!”我眸微张,人僵住。

    “别怕。”是感觉到我的僵硬,他搂着我的手臂又紧了两分,“你和刘远明不过是正常的家庭纠纷过激,而且刘远明有过错在先,基本不存在什么刑事责任,你只要咬死你东西没拿就好,要不我担心他会反咬你一口,过激和有预谋是两回事。”

    “……”我听得一怔一怔,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