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窥情窃爱 > 第66章:黑市拳

第66章:黑市拳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一个骗了自己而且再没出现的男人照片,他母亲居然还一直很珍惜?有没有搞错?是我早烧了!

    “原来你是过来找你爸的。”我说。

    他摇头,“我只是打算过来看看,顺便躲躲。”

    我微楞了一秒,随即蹙起眉,“你还真得罪了人啊?”

    “嗯。”

    我又好奇又担心,“你是得罪了什么人要跑那么远?”

    而且之前听他说,他哥也不在了,就一个姐姐和妈,他这一走,两个女人在那边怎么办?

    他深吸了口气吁出,“就算我跟你了,你也不认识啊。”

    我哭笑不得,“我当然知道我是不认识,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你得罪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还有你是因为什么事得罪人家的?”

    他垂眸默了默,然后掀起眼就说:“吃饱了?”

    “……你又转移话题。”我直接无语的说出来了。

    他憋了憋,表情有些为难,我决定以退为进,一边侧身将手里吃剩下的粥放在床头柜一边说:“算了算了,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

    “……你生气了?”

    “没有——”我故意拉长了尾音,“我生什么气啊?反正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你的事嘛,你看心情说就好了。”

    他瞬的哭笑不得,“你明明知道我……我……”

    “你什么?”我扬起下颚,再度斜眸睨他。

    他最后摇头轻笑出声,“我得罪的人,在我们那边很用势力。”

    我收回睨视他的目光,眨了眨眼,“然后呢?”

    “记得我妈和我姐为什么不让我打拳吗?”

    “……”当然记得,虽然不是我的事,而且就那么简单一句,但却带给了我很大的震撼。

    我没说话,只是轻点了下头,然后他弓腰,伸手从床头柜拿了烟盒,抽出一支,“这事要从哪开始说呢……”

    他点燃烟吸了口,我就那么看着他,而他却没看我,此刻的他看起来和刚才说他爸爸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种沉重的感觉又上来了。

    他一直没看我,抽了好几口烟,过了好会才开口的。

    事情要追溯到他的哥哥的父亲,也就是他叫的大爸,他大爸也是一名黑市拳手,所以他哥小时候就跟着他爸爸学拳。

    他大爸那会在地方上也算是小有名气,年轻气盛,想往外面闯,结果在一次比赛中被打成重伤。

    这所谓的重伤比我想的还要重……除了身上多处骨折外,脑颅受创严重,做了半年的植物人,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之后还是没能下去。

    家里情况太差,那时候他才7岁的哥哥就去打拳,为家里补贴家用,他妈妈不愿意他哥哥步他爸爸的后尘,更不忍心看到他年纪小小的哥哥就去受这份罪,就只身前往了芭提雅。

    后来就是没多久遇上了他爸爸这段,本来以为会有所改变,但是没想到他爸爸居然就那么消失了。

    他妈妈带着那点钱回了老家后,做了点小生意,日子虽然不算富裕,但也还凑合着能过。

    从他三岁开始有些懂事开始,他就特别崇拜他哥哥,因为他哥哥的关系,没人敢欺负他和姐姐,所以他小小的也就跟他哥哥学打拳。

    他哥哥背着他妈妈悄悄去混一些低级的比赛赚零花钱和家用,每次他姐姐和他都会去看,只有他妈妈不知道。

    他哥哥从来都没有不待见过他,反而对他很好,虽然整整大了他八岁,却很有耐心的带他,护他,对他跟亲弟弟一样。

    他还记得,他五六岁的时候,他哥哥就还带着他们做过很多坏事,爬墙上树偷果子,下池子抓鱼,偷鸡摸狗都干过。

    我听到讲的时候不自觉的也想起了我的以前,虽然没他那么丰富多彩,帮家里做完农活,就是自由时间,只要肚子没饿着,那整天都是无忧的。

    “但是好景不长,我七岁年,我妈病了。”他到这无奈的笑笑,“很巧,我大爸走的时候,我哥也是七岁,我妈病的时候我也是七岁……”

    我拧起眉看着他,想说点什么,但是安慰的话我却又说不出口,而且不知道怎么说。

    而且他看起来也不需要我安慰,抬起手上那只快燃完的烟抽了口吐出后将烟掐灭,“一年都没,家里的钱就花光了,铺着也撑不下去,我哥又开始打拳了,不过不再是以前那种随便打下赚的零花钱,而是把它当成了谋生的职业。”

    其实说到这我对他所谓的黑市拳还是不太了解,没忍住问了下,然后他跟我说。

    正儿八经的黑市拳不是谁想上台打就能上台打的,要有一定的名气,要有担保人,要知道一个有名气好的地下拳赛场,一场普通拳赛的场外赌资可以高达上百万美金,名气大的拳手比赛的话,赌资可能高达上千万。

    我是真的没想到,不敢置信瞪大了眼,他轻轻吸了口气叹出,“当然,奖金也会很高,因为这种比赛,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重伤率是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十轻伤骨折之类。”

    “还有百分之十呢?”我问。

    “还有百分之十就是我大爸那样……”

    “……”这和死有什么区别?!“那、那为什么不去正规的,不是应该也有正规的比赛吗?这种……”

    “傻瓜。”他含笑看我,抬手摸了摸我的发顶,“正轨每年都有,每个月地方上也会举行,但是就小型比赛也要经历重重选拔,最后走到冠军的时候那得打多少场才能拿到那点奖金,更别说年度大赛。而黑市每天都有,当天就能拿到钱,会去打黑市的,不是急着用钱就是想来快钱。”

    我听得心惊,想起了他哥,“你哥……”

    他摇头,然后和我说,他哥最开始出去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也什么都不算懂,只是在一些小的酒吧打打谋生,混了两年,终于认识了一个大哥,觉得他打得不错,就带他入了门。

    开始在一些算不上档次的地下拳赛场,但才一年就打出了名气,带给了那个大哥很大的利益,而他自己也身价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