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窥情窃爱 > 第16章:三口就倒了

第16章:三口就倒了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疑惑的站起身,走在最前的罗师傅看着我就说:“老板娘!我们先走了啊!”

    我点头,顿了一秒才扯着唇笑了下,看向亚桑扶着的那个小年轻,“噢……没事吧他……”

    “没事没事!只是喝多了,睡一觉起来就好了。”罗师傅回。

    我蹙眉,将视线从那小年轻身上挪到亚桑,发现除了脸有些红外,完全看不出一点醉意,或者说根本不像喝了酒的……

    我抬手,朝着他指了指,看向罗师傅,“我还以为会是他倒呢。”

    他们一下全笑了起来,就连他都低头抿着唇,唇角微微扬着,笑得很含蓄。

    “他啊!早倒了又起来了!”一个小年轻笑着回我。

    “?”我挑起眉梢,又看向他,“什么意思?”

    我话音才落,他们又哄笑出声,罗师傅笑着就说:“饭都没吃,才喝了几口就直接爬桌上了,我们扶他去房间睡了一觉,刚才出来。”

    “噗——”我抬手捂住嘴,笑出声,而他虽然依旧低着头,但却能感觉到他越发窘迫了。

    他们笑着,又说了两句,我让我姐看着,和他们一起出了门,然后打了车。

    一个小年轻赶紧打开车门,亚桑弓腰将那个喝醉得路都不会走的小年轻扶上车坐好。

    我看了下,转头问罗师傅,“罗师傅,要不再打一辆。”

    “不用不用,挤点能坐,我前面不远就下了。”罗师傅说着,打开副驾的车门。

    人家都那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弯着唇轻点了下头。

    亚桑退到旁边站好,几个小年轻也挤上车,罗师傅又从车窗探出头,看着亚桑就说:“明天8点,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工地。”

    “谢谢罗师傅。”他声音含着淡淡的笑意。

    我侧眸睇向他,入眼就是他唇角边那小小的梨涡。

    我发现他的笑很有感染力,唇角完全不受控制的也跟着他扬起。

    “那我走啦。”罗师傅说着,脑袋缩回车内,转头对司机交代了声,出租车就开了出去。

    他站在原地,侧着脑袋看着车走远却没动,我偏头看他顿了两秒转身,“我姐夫呢?”

    “呃……蔡哥,蔡哥喝醉了,我们已经送他回房间了。”他说。

    “……”还蔡哥!我姐夫还小他两岁好吧!

    我笑着,又侧眸看了他一眼,就见他已经转过身来,只是微微低着头站着没动。

    我轻扯了下唇朝着接待厅走,走了三四步这样他才跟上来。

    他应该走的很慢,因为我走的不快,但是我走到接待厅了,他还没跟上来,那大长腿白长了!

    “走啦?”我姐站在柜台内问我。

    我点了点头,随即笑着说:“姐夫被喝倒了啊?”

    我姐笑了起来,说就是因为我姐夫到了这才收工的,要不还要接着喝呢!

    我走到柜台的时候,他才一手揣在裤包的慢悠悠走进接待厅,看了看我和我姐,然后轻点了头说:“我先回去了。”

    “说得好像谁不给你回去一样。”我偏头看他。

    他立马垂下眸,我姐笑了起来,“你老欺负人家亚桑干吗?”

    我笑,“我这是欺负他么?”

    他也不说话,垂着眸就往侧门走,我姐看着他出了侧门,这才转头看我说:“还没欺负人家,都脸红了!”

    “他那是酒劲还没下去。”我说着,挪进柜台坐了下。

    我姐没打算走,反而倾身爬在柜台跟我说刚才他们喝酒的事情,说他们一开始看人家老实,全故意灌人家,结果亚桑三口就爬桌上了,害人家饭都没吃。

    “三口?!”

    “真的三口,一点都不夸张!就你倒的那杯,喝了那么点吧……”我姐抬起,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个高度。

    这不是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我没忍住笑出声,但才两秒我笑一下顿住,“话说,他什么时候醒的?”

    “就送你姐夫回房间那会啊,可能是酒醒了,听到动静出来的,还帮忙送你姐夫上楼呢。送完你姐夫,罗师傅他们也说要走了……”

    我姐和我姐夫也住在B栋,不过住的是2楼上,这到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被我姐那么一说……

    “等等,他不会是还没吃饭吧?”

    我姐的笑一下就僵在唇边,随即拍了下手,“是还没吃呢!”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人是傻么?没吃饭刚才也不会就出去吃,还回去,回去吃空气啊!

    “这怎么办?我去叫他吃饭吗?”

    我看着我姐越发的哭笑不得了,“你现在叫人家吃啥?剩菜剩饭还是冷的。”

    “那、那这怎么办……”

    “还有饭吗?”

    “饭有。”

    “那切点牛肉给他炒碗饭送过去呗。”

    我姐拍了下脑袋,“看我这……我现在就去。”

    我见我姐转身就走,我连忙补了句,“多加点肉啊,人家帮了一天忙了。”

    “知道啦——”我姐头也不回的应了声。

    我弯起唇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无所事事的又开始找电影。

    刘远明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了,也喝了酒,不过没昨天醉,但显得很疲惫。

    他才进屋我就爬起来了,给他拧毛巾擦脸接水泡脚。

    他和我说,因为工钱是我们自己给了,所以老马只收了他2600的材料钱。

    我点头说知道了,然后等他睡下了,我端着水去卫生间倒水,借着上厕所一直墨迹到了他睡着我才出去的。

    躺下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拉起被子的一个角搭在肚子,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却又怎么也睡不着了。

    睡不着,脑子又闪过那个人,对此我很无奈,但却又无法阻止。

    之后的日子一切如常,刘远明依旧是吃不完的饭局,打不完的麻将,喝不完的酒,偶时晚上也不回来。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亚桑和我姐夫以及我姐关系越来越好,听我姐夫和我姐说,他现在算是跟着罗师傅当学徒,罗师傅老喜欢他了。

    说他能吃亏,能吃苦,话不多,做事却很认真。

    短短一个星期,他已经能轻易听懂我姐夫和我姐那蹩脚的普通话,不会再一副傻傻两眼一抹黑的样子。

    每天早上七点半,我都能准时看到清清爽爽的他出门,下午六七点脏兮兮的回来。

    然而,不管是早上出去还是下午回来,他都低着个头装作没看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