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四十八章 粮草

第九百四十八章 粮草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卫府离开后,苏锦就回了客栈。

    折扇还给林大少爷了,卫府的事也暂时压住了,她可以心无旁骛的离开肃州了。

    把包袱收拾好,等车夫和小厮回来,就能启程,在船上住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只是苏锦计划的很好,却算漏了被孙知府收买的车夫和小厮。

    在客栈一等再等,车夫迟迟没回来。

    反倒把林大少爷等来了,他把苏锦送给他的笔墨纸砚送回来。

    苏锦看着他道,“林大少爷这是做什么,看不上我挑的文房四宝?”

    林大少爷忙道,“是谢兄送的礼太贵重了,愧不敢当。”

    苏锦笑道,“林大少爷把客房让与我,自己反倒险些流落街头,我送一份谢礼又算的了什么?”

    “既然送与你了,哪有再还回来的道理?”

    林大少爷不肯收。

    苏锦道,“不收,那我便扔了。”

    林大少爷没见过苏锦这样的,不收都不行了。

    杏儿还惦记着林夫人给她家姑娘做媒的事,她道,“林家和卫家关系不是挺不错的吗,为什么没给卫大少爷做媒,让他落到了孙知府的手里?”

    林大少爷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因为这情况有点复杂。

    林夫人是觉得卫大少爷人不错,有意结亲。

    但卫家大姑娘嫁给了刘家,刘家大太太想把娘家女儿嫁给他,林夫人不同意。

    卫家怕和林家结亲了,到时候连累出嫁的女儿不受刘大太太待见……

    因为林大少爷没提过自家妹妹,所以不便说这些事,只尴尬的笑着,“家母还没来及下手,就给孙知府抢先了。”

    这是林大少爷的搪塞之词,苏锦没信,杏儿信了。

    就是因为错失先机后悔了,才会在见她家姑娘一面就赶紧下手,人总是要吃一堑长一智的嘛。

    见苏锦把包袱收拾妥当了,林大少爷道,“谢兄这就要离开肃州了?”

    “等小厮回来,我就启程了,”苏锦道。

    “将来有机会,会来拜访林大少爷的。”

    林大少爷有些惋惜。

    虽然和谢兄认识不久,但谢兄的谈吐时常让人耳目一新,他已经把谢兄引为知己了。

    林大少爷要送苏锦离开。

    可惜,苏锦都不知道小厮什么时候回来,又怎么好一再耽搁他。

    再者,她和林大少爷也没什么好聊的啊。

    待久了,怕露馅。

    送走了林大少爷,苏锦继续等车夫和小厮。

    一等再等,等的人耐心全无,周管事派人去孙知府询问车夫和小厮情况。

    嗯。

    车夫和小厮是达到人生巅峰了。

    孙知府设宴款待他们,还有歌姬载歌载舞,好不快活。

    毕竟被逮住了把柄,不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万一回京说了肃州的事,这亲事想成不容易啊。

    知道他们喝多了酒,苏锦就有点担心车夫在醉酒的情况下乱说话了。

    周管事派人去接,被孙府的人打发了回来。

    到了傍晚时分,孙府的人才把车夫和小厮送到客栈。

    车夫烂醉如泥,小厮还清醒着。

    杏儿朝车夫脸上泼冷水也没把人泼醒。

    杏儿望着苏锦,“怎么办?”

    “把他抬进屋吧,”苏锦扶额道。

    周管事问小厮道,“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小厮摇头,“没有,一个字也没说。”

    他虽然只是个小厮,但酒量非常好。

    车夫酒量也不差,喝醉了,倒是说了几句,但没什么问题。

    他是美人阁小厮,这次是负责送镇北王世子妃……

    就说了这么多,人就晕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喝醉了还这么警惕,不愧是美人阁的人。

    小厮从怀里摸出来一千两道,“这是孙知府给我们的封口费,我和车夫一人一千两。”

    这钱,他可不敢收。

    周管事接了银票,赏了小厮五两银子,把银票交给杏儿。

    杏儿是你给,我就收的主。

    周管家道,“沈管事好好歇息,明儿一早出发。”

    一夜好眠。

    第二天,吃了早饭后,就启程了。

    只是刚离开肃州府,周家小厮快马加鞭赶了来。

    小厮跑的急,差点和马车撞上,紧紧的勒紧缰绳。

    周管家见了道,“出什么事了,跑这么急?”

    小厮忙道,“出大事了,朝廷运送粮草去边关的船被人放了火,粮草全烧没了。”

    “咱们周家借给朝廷的三艘船也烧了。”

    比起船,粮草没了才是大事。

    小厮庆幸,他们在肃州停了,不然敌人烧粮草,没得把他们也一起干掉了。

    那些烧粮草的贼还不知道走没走,这水路怕是不安全了。

    留在船上的小厮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周管事什么时候回来,一得知运粮船出事的消息,就赶紧快马加鞭告知周管事。

    周管事眉头拧的紧紧的。

    苏锦坐在马车里,是冷笑连连。

    把沙子石子运上船,再放一把火烧个精光,神不知鬼不觉。

    周管事望着苏锦道,“水路这几日怕是不能走了,虽然赶时间,也不能冒这个风险。”

    周家货物不能冒险,镇北王世子妃就更不能冒险了。

    苏锦想了想道,“先回肃州府吧。”

    小厮望着周管事道,“那批货怎么办?”

    “货物事小,船先靠在肃州府吧,”周管事道。

    小厮有点懵了。

    这怎么可能是周管事的说的话呢?

    他可是把货物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啊。

    周管家让人掉头回肃州府。

    苏锦又住回了那家客栈那间屋子。

    回去之后,苏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信。

    本来她也打算让周管家帮她送封信回京都,只是没那么急,如今是不能不写了。

    而且这封信事关重大,找个寻常小厮送,苏锦真不大放心。

    她想到了林大少爷。

    苏锦写好信后,又去了林府。

    林大少爷刚得知运粮船在肃州和利州交界处出事的消息,怕苏锦坐船会有危险,没想到苏锦就来找他了。

    苏锦知道粮草出事,但不知道在肃州和利州交界处。

    这地方挑的好。

    粮草出事,这是大事。

    肃州和利州都不愿意承担这样的过错,到时候互相推诿,烧粮草一案查起来就更不容易了。

    林大少爷望着苏锦道,“谢兄来是?”

    苏锦把信拿出来道,“我此番来找林大少爷是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林大少爷问道。

    “帮我把这封信送到京都,亲自交到崇老国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