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五十一章 迎亲

第八百五十一章 迎亲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沉香轩。

    苏锦从后院出来,丫鬟就把请帖送上了。

    老实说,看到靖国侯府送的请帖,苏锦也懵了。

    杏儿看看请帖道,“真的娶的是秦姑娘吗?”

    碧朱一头雾水的望着杏儿,“靖国侯世子娶的不是南疆的秦姑娘,他还能娶谁啊?”

    这一问,倒是把杏儿给问难住了。

    靖国侯世子和秦菡儿假定亲的事不能说。

    他连自家爹娘都没告诉,旁人怎么能泄密给他招打呢?

    既然是假定亲,而且也没人知道秦菡儿的家在哪儿,靖国侯府派去结亲的管家是怎么把秦姑娘给接回来的?

    不会接个不认识的姑娘回来吧?

    周管家见过秦姑娘吗?

    请帖描金的,苏锦合上,笑道,“明儿去喝喜酒就知道了。”

    没想过楚舜会在这时候娶亲,苏锦没有提前准备贺礼。

    之前北宁侯世子迎娶周七姑娘,苏锦除了贺礼之外,还送了一套胭脂,现在楚舜娶妻,苏锦也不能厚此薄彼。

    带着杏儿去花园采鲜花,等忙完,天都擦黑了。

    这一夜,楚舜是翻来覆去没能睡好。

    小厮还当他是激动的,道,“世子爷,您今儿不睡好,明儿怎么有精神迎娶世子夫人过门?”

    楚舜给了小厮一记白眼,翻了个身,留给小厮一记后脑勺。

    楚舜不是没想过逃婚。

    可这个提议被定国公府大少爷一掌给拍没了。

    花轿临门,是他这个新郎官跑了,婚事就不办了的吗?

    到时候公鸡替他拜堂,这亲事也是板上钉钉。

    非但没用,回来还打的更凶更惨,除非他一辈子不回来了。

    楚舜脑壳疼,也不知道失眠了多久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就被小厮叫醒,穿好新郎官的大红锦袍,去城门口迎亲。

    昨晚,迎亲队伍在驿站落脚的。

    驿站距离京都四十里地,天不亮出发,到京都时辰刚刚好。

    城门口。

    楚舜骑在马背上,胸口挂在大红绸缎,脸色那叫一个憔悴啊。

    这应该是走过路过的人看过的最憔悴的新郎了。

    一等再等,没等到花轿来,等到了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他们骑马慢悠悠的走过来。

    虽然答应楚舜去看新娘是谁,但是昨天他们并没有去。

    早上吃了早饭后,骑马去了驿站,看了一眼,然后回来。

    看着楚舜,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你一眼。

    脸上笑容收了,带了几分同情和怜悯朝楚舜走过来。

    看见他们那样子,楚舜的心更抖了,他骑马上前道,“是谁?”

    南安郡王叹息一声,拍拍楚舜的肩膀,凝重的神情,是楚舜没见过的。

    他惶恐道,“别吓我。”

    南安郡王再拍楚舜肩膀,“兄弟,不是我吓你,实在是你家周管家太好骗了……。”

    楚舜,“……。”

    他望向北宁侯世子,北宁侯世子道,“周管家确实受骗了。”

    楚舜不信,周管家为人精明,怎么可能那么好骗,“你们定是匡我的!”

    南安郡王道,“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用我这颗脑袋担保。”

    说完,指着北宁侯世子道,“他们两的也算上。”

    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齐齐点头。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楚舜之前还能坐在马背上,现在连马背也坐不住了,好像被人塞进来几根针一般。

    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他们就站在一旁看。

    两刻钟后,迎亲队伍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楚舜站在没动,南安郡主走过去,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马嘶叫一声朝迎亲队伍跑过去。

    周管家远远的见了笑道,“我家世子爷这么心急……。”

    到花轿前,楚舜赶紧勒紧缰绳,心底问候了自家好兄弟几句,然后望着马车。

    周管家上前道,“世子爷,快接世子夫人进花轿啊。”

    楚舜能怎么办,只能听之任之了。

    从马背上下来,楚舜走到马车前,撩起车帘。

    入眼先看到一双绑着的脚。

    楚舜,“……。”

    再往上,是绑着的手。

    楚舜,“……。”

    再再往上,是绑着的嘴。

    楚舜,“……。”

    脑袋蒙着盖头,看不清容貌,但就这样子,就够叫人吃惊了。

    楚舜望着周管家,周管家道,“秦姑娘的叔父说这是他们南疆的风俗,虽说入乡随俗,但他们还是想依照南疆的风俗把人送来,世子爷快帮世子夫人解开吧。”

    看着秦姑娘被绑了一路,周管家心疼啊。

    南疆的风俗和大齐简直是南辕北辙。

    大齐的姑娘出嫁手里拿玉如意,要么是苹果。

    南疆的姑娘却是要束手束脚。

    这一路走了一个月,一天不落的捆着啊。

    楚舜跳进马车,想伸手揭盖头,又怕,最后弯腰看了一眼,就看到秦菡儿朝他翻白眼,嘴里呜呜呜的要说话。

    楚舜愣住。

    怎么是她?

    随手把盖头解开。

    秦菡儿手晃着要楚舜给他解开。

    秦菡儿想死。

    她辛辛苦苦从大齐回南疆,刨去迷路耽搁了几天,奔波了一个多月啊。

    回到南疆,才住了一晚上。

    就一、个、晚、上!

    第二天还没睡醒,就被叔父给捆了,塞进了花轿内,怕她半道上逃走,一路送她来大齐了。

    一路上,就没让她开口说过一句话。

    早知道逃不掉要嫁的命运,她还奔波回南疆做什么,她这不是找罪受吗?

    楚舜帮她把手脚松开,秦菡儿揉着腮帮子,楚舜一把将她抱住要从马车内下来。

    然后——

    倒霉了一路的秦菡儿还是免不了倒霉。

    楚舜太激动了。

    抱秦菡儿下马车的时候,秦菡儿的脑袋磕着了马车门框。

    砰的一声。

    周管家听得都心肝儿胆颤啊。

    世子爷激动归激动,慢点啊。

    可别把他好不容易才迎回来的世子夫人给磕傻了啊。

    秦菡儿脑袋晕乎乎的。

    她已经不想活了。

    谁能给她一刀?

    把秦菡儿塞进花轿内,楚舜就有了做新郎服的意气风发,春风得意。

    楚舜带着花轿绕京都逛一圈,周管家回侯府复命。

    人迎回来了,靖国侯夫人的气也消了,也不怪他了,只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周管家道,“世子夫人可能是不懂我大齐文字,写错了地址,我带人找了半个月也没找到。”

    “后来想起世子夫人家会养易容蛊,问了许多人,才找到秦府,世子夫人这一错,错了好几百里地。”

    吃了这么多苦,周管家觉得一定要世子夫人学好大齐文字,不是说一口麻溜的话就算了的,还得识字。

    嗯。

    精明能干的周管家压根就没想过人家是故意说错地址的。

    他们家世子爷这么俊逸,有哪个姑娘不愿意嫁啊?

    一定是不识字引起的。

    辛苦来了,决不能无功而返,不然回去了,他还得再来。

    就凭着这一股子韧劲把秦姑娘坑惨了。

    秦姑娘的叔父婶娘虽然贪财了些,但还算好说话,亲事商议定,秦姑娘就回家了。

    他们还以为要多耽搁些日子,没想到他们体谅侯府娶亲的急切心情,没有多留秦姑娘,依照计划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