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有病

第七百九十九章 有病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南安郡王他们拐着弯的找她,苏锦是忍俊不禁。

    她虽然多了个身份,她还是她。

    她是真心拿聂瑶当朋友的,也心疼她一个姑娘,父死母亡,只有祖父相依为命,还卷进南安郡王和崇国公世子的争斗中,险些丧命。

    哪怕就是不相识的人,知道她的遭遇,苏锦也不会拒绝。

    只是这会儿时辰不早了,她贸然去南阳侯府,只怕聂瑶想隐瞒的事是铁定瞒不住的。

    给人治病是好事,但也要尊重病人。

    苏锦道,“她要回鄞州,明儿我也去送送她,顺带帮她把脉。”

    如果病的很严重,那就留下她。

    如果只需要吃药,就开药方,让她回鄞州调养。

    周静漪觉得苏锦这样安排甚好,正好苏锦闲的无聊,两人便逛花园打发时间。

    第二天,苏锦吃过早饭后,便带着杏儿出了府。

    谢景宸有事要忙,没法陪苏锦,苏锦也不让他陪。

    给王妃请安后,苏锦便坐上马车朝城门口奔去。

    苏锦已经认祖归宗,是大齐朝公主,身份犹在王爷王妃之上。

    按理她是不用给王妃请安的。

    但苏锦没有因为自己是公主,就觉得高人一等了。

    她既然嫁给了谢景宸,早上闲来无事,吃过早饭后溜达来给王妃请个安,不是什么难事。

    她希望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

    再者王妃从来没有为难过她,她和王妃相处的甚至比王妃和谢景宸相处的还要融洽。

    苏锦挺喜欢这样的氛围。

    城门口。

    聂瑶的马车停在那里。

    南阳侯没有来送她,聂瑶要回鄞州,南阳侯觉得孙女儿不在,他留在京都待着也没意思,再加上东乡侯和王爷决定先派几位将军去边关,以防万一,南阳侯便决定先去边关了。

    既然决定了,就不宜耽搁,手头上的事也就多了起来。

    聂瑶坐在马车里,南安郡王骑在马背上。

    丫鬟掀开车帘东张西望,小声道,“怎么不走了?”

    “再等等,”南安郡王道。

    丫鬟心虚的很。

    那日在画舫上,她砸南安郡王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南安郡王差点死在她手里。

    南安郡王没有怪她,聂瑶也没有罚她。

    但丫鬟自责啊。

    尤其南安郡王有伤在身,被南安王一巴掌拍吐血晕倒。

    南安郡王都没有吐露是她砸上的他。

    不然她几条小命都没了。

    为了弥补,丫鬟是一逮着机会就帮南安郡王说好话,夸的是天花乱坠。

    现在南安郡王让再等等,丫鬟忙望着聂瑶道,“定是有急事,姑娘且耐心等等。”

    怕聂瑶等着急了,给她拿茶水糕点,最最重要的是酸果。

    透过车帘,聂瑶望着南安郡王,手里一颗梅子捏的紧紧的。

    南安郡王往马车看,明明隔着车帘,南安郡王看不见她,可聂瑶还是慌乱的瞥过脸去。

    把酸果塞嘴里后,掀开车帘看向另一边。

    等了一刻钟,周静漪来送她。

    又等了半盏茶的功夫,镇北王府的马车才出现。

    南安郡王迎上去道,“大嫂来了。”

    苏锦前来相送,聂瑶赶紧从马车下来给苏锦见礼。

    连聂瑶的丫鬟都惶恐。

    她家姑娘离京怎么还惊动了镇北王世子妃?

    苏锦扶聂瑶起来,道,“我还想请你去王府坐坐,没想到你就要回鄞州了。”

    “我们两去那边说话。”

    苏锦抓着聂瑶的手往那边走。

    她的手搭在聂瑶的脉搏上。

    走了十余步后,苏锦脚步停下了。

    她转身望向聂瑶。

    聂瑶慌乱的把手挣脱了。

    苏锦要说话,聂瑶拉着她往一旁走。

    苏锦道,“这就是你急着离京回鄞州的原因?”

    聂瑶停下脚步,一脸祈求的望着苏锦,“这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南安郡王?”

    苏锦犯难了。

    毕竟她是受南安郡王之托来帮聂瑶看病的,聂瑶的病情,她理应如实告知南安郡王。

    可聂瑶求她,苏锦又不好拒绝。

    聂瑶垂下眼眸道,“我只是不想祖父和南安王府为难,只要我回鄞州了,就没事了。”

    聂瑶嫁给南安郡王,最大的阻碍是皇后。

    皇后痛失爱女,聂瑶却怀了身孕,这对皇后的刺激太大。

    皇后不甘心寿宁公主丧命,都要南安郡王守身三年,她未必会允许聂瑶把孩子生下来。

    就算明着允许了,谁知道背后会不会下黑手?

    聂瑶望着苏锦,见她不应,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她想跪下求苏锦,又怕此举会更引人起疑。

    苏锦轻点了下头。

    杏儿站在苏锦身边是一头雾水。

    看看苏锦,又看看聂瑶,脑袋更迷糊了。

    “回去后,我让暗卫给你送些药丸来,若是身体有不适,就吃一颗,”苏锦叮嘱道。

    聂瑶感激不尽,福身道谢。

    和苏锦往回走,和周静漪道别,然后坐上马车离开。

    周静漪和苏锦也坐回各自的马车。

    南安郡王护送聂瑶离开。

    只是走了几步之后,他又骑马回来了,问苏锦道,“瑶儿得的是什么病?”

    苏锦,“……。”

    “没什么,养十个月就好了,”苏锦道。

    “……。”

    “养十个月?”南安郡王眉头打了个死结。

    “这还没什么?”

    “大嫂,你和我说实话,瑶儿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南安郡王心急道。

    “……。”

    苏锦嘴角狂抽。

    她答应聂瑶不告诉南安郡王她怀了身孕的事。

    但她于心不忍。

    怀胎十月,辛苦非常,苏锦不希望聂瑶一个人承受这样的辛苦,希望南安郡王陪着她,有更多的人关心她。

    但她没想到南安郡王笨成这样,他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他不知道吗?

    他不知道,人家文远伯府大姑娘怀了身孕,他就不知道动脑子联想一下吗?

    告诉他要养十个月,他就怀疑聂瑶是得了绝症了。

    苏锦心累。

    不想和他说话的她,把车帘放下,道,“走吧。”

    南安郡王看着马车走远。

    远处,聂瑶的马车越跑越远。

    他骑马追上去。

    一路护送,什么话都没说。

    送到十里亭,南安郡王实在憋不住了,撩起车帘问聂瑶道,“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你才有病!”聂瑶妙目一瞪,脱口骂道。

    “没病大嫂怎么说你需要休养十个月才能好?”南安郡王刨根问底道。

    “……。”

    聂瑶狠狠的瞪了南安郡王一眼。

    把车帘从南安郡王手里抢回来,道,“启程!”

    车夫连忙赶着马车往前。

    南安郡王看着马车越走越远。

    苏锦撂车帘,聂瑶也撂车帘。

    是他话问的不对吗?

    等看不见马车了,南安郡王才骑马回京,直接回了东乡侯府。

    让楚舜他们帮他分析这是什么情况。

    经过楚舜他们的分析——

    聂瑶从绝症变成了心病。

    “肯定是心病了,心病还须心药医,大嫂没开药方,还让她离京回鄞州,说明病的并不严重,”楚舜道。

    “十个月后回来,两个月正好筹备喜宴,然后风风光光出嫁,”北宁侯世子赞同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拍南安郡王的肩膀道,“难怪大嫂和聂姑娘都撂车帘了,你这也太笨了。”

    楚舜看他后脑勺,轻拍了下道,“不会是脑袋受伤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吧?”

    南安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