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四十四章 自找

第七百四十四章 自找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何叫崇国公不气?

    如何叫他不恨?

    一时不察,上了东乡侯的当,断了自己生母的解药,让她在狱中毒发身亡。

    如果没有皇上大赦天下也就罢了。

    可偏偏崇国公老夫人一咽气,皇上就大赦天下了。

    这无疑是在崇国公的伤口上再狠狠的补了一刀啊。

    皇上大赦天下的消息一传开,百姓皆高呼皇上万岁。

    大赦天下,赦的是那些寻常犯人,犯了死罪的,则改为流放千里。

    那些赦免归家的犯人,如若再犯,则从重处置。

    这是给那些身陷牢狱的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也仅此一次。

    在镇北王世子妃生辰这天,皇上又是举办花灯会,又是大赦天下,都是在给女儿和九泉之下的云妃积德啊。

    一个父亲能为女儿做到这种程度,实在令人羡慕。

    尤其这个父亲还是天下君王,云妃过世十几年,他始终待她如一。

    这么深情的男人,必定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君王。

    就在百姓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崇国公老夫人于牢中毒发身亡的消息传开了。

    大家都唏嘘不已。

    眼看着就要离开牢笼却死了。

    这真是死不瞑目啊。

    不过想想崇国公老夫人做的那些事,罄竹难书,也难怪皇上大赦天下,阎王爷都不肯饶过她,提前一步将她带走了。

    得知崇国公老夫人的死训,崇国公夫人心都在颤抖。

    她不傻,稍微一想就能摸透前因后果。

    当日在牢房里那两狱卒的话分明是说给她听的。

    目的就是要他们自乱阵脚,断了崇国公老夫人的解药!

    是他们大意了,上了人家的当!

    东乡侯这么做是在诈吓他们还是早就知道他们手里有解药?!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向东乡侯承认了。

    崇国公老夫人的灵堂设在崇国公府正堂。

    崇国公夫人站在门口看着,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她身上,她竟觉得浑身冰凉。

    如果她没有听见狱卒的话,如果她没有犹豫,没有扣下那块糕点,老夫人不会死……

    崇国公府一边挂白绸缎,一边把花灯摘下来。

    虽然上官凤儿不愿意过花灯节,但皇上恩准,别家府邸都热热闹闹的,崇国公府冷冷清清,说不过去。

    可怜那些丫鬟小厮,崇国公和东乡侯的恩怨与他们这些下人关系不大,难得举办花灯节,他们也想出府看看热闹。

    如今崇国公老夫人病逝,整条街都没人敢笑,何况是出府看热闹了。

    这边崇国公府气氛哀伤,宫里头皇后晕倒,太后大发雷霆。

    虽然崇国公老夫人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太后也不愿意听到在大赦天下的时候,崇国公老夫人却死了。

    这是在狠狠的打他们的脸!

    太后让人把皇上叫去,狠狠的训斥皇上。

    皇上疼女儿,大可以多赏赐些田产铺子,区区一个公主过生辰竟然闹的这般轰动,尤其这个公主还名不正言不顺,都还没有正式册封!

    历朝历代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太后气头上,说的话有点重。

    皇上一句话没有反驳,等太后喘气的时候,他才皱眉道,“让朕大赦天下不是太后的意思吗?”

    “哀家什么时候让皇上大赦天下了?!”太后气的面容扭曲。

    “那是朕误会了,朕还以为皇后的意思就是太后的意思,”皇上淡漠道。

    太后脸色一僵,声音颤抖了几分,“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

    “建议朕大赦天下的是皇后,”皇上道。

    “……!!!”

    太后脸僵了又僵,皇上则道,“没什么事,朕就先回御书房批阅奏折了。”

    皇上转身离开。

    福公公走了几步后,还回头看了太后一眼。

    看着太后发紫的脸,不畅的呼吸,福公公觉得就算不举办花灯会,宫里也没法替端慧长公主接风洗尘了。

    崇国公府有今日都是自找的。

    别人不知道,难道太后和皇后还能不知道云妃在东乡侯心中的地位吗?

    为了云妃,东乡侯都敢揍皇上,而且还不止一次。

    在云妃的忌日捅东乡侯的心口,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皇上前脚走,后脚太后捂着胸口道,“叫皇后来见哀家!”

    公公赶紧去凤鸾宫传话。

    可惜,皇后晕倒了。

    知道太后动怒,周嬷嬷随公公来见太后。

    太后气的浑身颤抖不止,“当真是皇后建议皇上大赦天下的?!”

    周嬷嬷不想点头的,可这是事实。

    太后是怒从心来,想骂皇后都没有了气力。

    “太后息怒,皇后是被人算计了,”周嬷嬷赶紧道。

    昨儿傍晚,凤鸾宫的宫女碰巧听到福公公和小公公对话。

    聊的正是免赋税的事。

    皇上决定免赋税一年,替九泉之下的云妃祈福。

    宫女听到后,赶紧禀告皇后。

    当时天色晚了,宫门落了锁,根本来不及往宫外递消息,皇后只能亲自到含元殿劝诫皇上。

    只是还没有走到含元殿,就听到福公公在叹息。

    小公公问他,“公公在叹息什么?”

    “皇上九五之尊,高高在上,现在却为了认回公主,伏小做低,我看着心疼啊,”福公公道。

    “东乡侯为人霸道,咄咄相逼,其实替云妃和镇北王世子妃祈福,也不是一定要免赋税,还可以大赦天下……。”

    “那公公怎么不和皇上提?”小公公道。

    “你傻啊,崇国公老夫人还在刑部大牢关着呢,皇上大赦天下,她是皇后生母,肯定要格外施恩。”

    “崇国公老夫人害死了镇北王的生母,我建议皇上大赦天下,镇北王知道了能给我好脸色看?”

    “百官都不提,我一个公公向皇上提,被人知道了,没得弹劾我宦官干政。”

    福公公叹息两声,便没说什么了。

    皇后却是把他的话听了进去。

    她匆匆进殿,劝皇上免赋税不成就提议皇上大赦天下。

    皇上怔怔看了她半晌。

    皇后垂下眼眸道,“皇上别这么看着臣妾,臣妾没有私心。”

    “臣妾母亲虽然关在刑部大牢,但她所中之毒无解,活不了几日了,就算皇上施恩让她出刑部大牢,她也熬不了几日。”

    “南梁没有兵临城下,皇上免一年赋税,受益的是那些穷苦百姓,臣妾无话可说,可现下实在不是免赋税的时候……。”

    “镇北王世子妃年年过生辰,皇上又何必急于这一年,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皇上倒没有一口答应,“容朕想想吧。”

    周嬷嬷说到最后,都在替皇后心疼。

    做女儿的建议皇上大赦天下,却没能救自己的母亲。

    哪怕崇国公老夫人回了崇国公府再咽气也好啊。

    东乡侯早有意让皇上大赦天下,却不想放过崇国公老夫人,趁机给她下毒,他知道事后太后一定会训斥皇上,所以让皇后来背这个锅,承太后的怒气。

    这是逼着太后和崇国公把这口气咽下啊。

    他怎么能这么狠?!

    周嬷嬷背脊发寒。

    周嬷嬷以为崇国公老夫人是东乡侯害死的。

    毕竟她是皇后的心腹,知道不少的事,崇国公手里有解药,崇国公老夫人不会死的。

    一个不会毒发身亡的人却死在了牢里,不是被人毒死的能是什么原因?

    她不知道东乡侯不止给皇后挖了坑,还给崇国公挖了。

    这是个连环坑,且挖的巧妙无比。

    崇国公为了权势放弃救生母,他没脸告诉皇后。

    而皇后掉坑里的时候,宫门落锁了,她没法把这个消息传给崇国公知道,再者皇上也没有给准话。

    两边消息不互通,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