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威胁

第五百六十七章 威胁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栖鹤堂,内屋。

    老夫人刚诵读完经文,兰芝扶她坐到罗汉榻上。

    外面,一小丫鬟走进来道,“老夫人,丁老姨娘来了。”

    老夫人眼底一抹寒芒忽闪而逝。

    王妈妈就站在老夫人身边,没有错过老夫人脸上的表情。

    丁老姨娘很少来栖鹤堂。

    她也很少参加家宴。

    前几日家宴她就没来,现在怎么来栖鹤堂了?

    王妈妈心中疑惑。

    “让她进来,”老夫人声音听不出喜怒。

    小丫鬟退出去,很快丁老姨娘就进来了。

    规规矩矩,毕恭毕敬的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斜了她一眼,将手中茶盏放下道,“不是身子不适需要静养吗,怎么来我这儿了?”

    “日子无聊的慌,来找您说说体己话,”丁老姨娘笑道。

    她看了王妈妈一眼。

    老夫人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

    王妈妈福身退下。

    走到珠帘处,王妈妈回头看了一眼。

    丁老姨娘来找老夫人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老夫人都会把她支开,只和丁老姨娘单独说话。

    以前,王妈妈虽然有疑惑,却没有深究细想。

    如今,却是不同了。

    出门后,她给红袖使了一记眼色。

    红袖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王妈妈让她从后院绕过去偷听老夫人和丁老姨娘的谈话啊。

    她不敢。

    王妈妈眉头一皱,红袖不敢也得敢了。

    老夫人已经不信任她了,要是王妈妈也不待见她,她只怕连大丫鬟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老夫人信任重用兰芝,栖鹤堂里的丫鬟和她打成一片,已经连二等丫鬟都开始敢给她脸色瞧了,好在她以前没做过仗势欺人的事,否则这会儿还不知道会被怎样落井下石。

    红袖迈步朝后院走去。

    屋内,王妈妈和红袖退下,兰芝还待在老夫人身边。

    她隐隐有些得意,结果老夫人一句话把她也打回了原形,“你也退下。”

    兰芝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

    她涨红了脸出去,她不敢想红袖会怎么看她。

    不过出门后,没有瞧见红袖,她问道,“红袖呢?”

    小丫鬟刚要指后院,王妈妈道,“我让她去拿东西了,你随我去库房。”

    “我年纪大了,做事越发力不从心,我见你聪慧,老夫人又看重你,你该熟悉熟悉库房。”

    兰芝不大敢和王妈妈相处。

    毕竟她才给王妈妈下毒,虽然是听吩咐办事。

    栖鹤堂里的丫鬟一大半都是王妈妈亲自提拔的,积威已久。

    她打压一个红袖就够费劲了,不论她怎么怂恿,那些丫鬟都不敢和红袖抬杠,就因为红袖有王妈妈护着。

    不过库房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的。

    王妈妈不得老夫人信任了,库房的钥匙迟早要交出来。

    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只要老夫人信任她,她也不是就不能管库房了。

    再者王妈妈还是栖鹤堂管事的,她让兰芝陪着一起去,兰芝还真不敢不去。

    屋内。

    丫鬟一走,老夫人脸上的不耐烦就显出来了。

    丁老姨娘脸上的恭敬之色也收敛干净。

    “有什么事找我直说吧,”老夫人不虞道。

    丁老姨娘望着她,道,“户部左侍郎府上孙老夫人病重,孙侍郎眼看着就要丁忧三年,我希望老夫人能帮忙让二老爷争取到那个位置。”

    户部左侍郎?

    胃口还真是不小!

    “二老爷想那个位置,怎么不直接去找老王爷说,”老夫人淡漠道。

    “老王爷那里,我会去求,但老夫人你和南漳郡主说的上话,只要崇国公的人不争,那位置就十拿九稳了,”丁老姨娘道。

    红袖贴着床边,呼吸都尽量压着。

    极度紧张下,她也还主意到老夫人说话的不耐烦和丁老姨娘对老夫人的不敬重。

    人前丁老姨娘用的是“您”,私下就直接成了“你”。

    屋内说话声继续传出来:

    “这忙我帮不了。”

    “我所求不多,这么点小忙,老夫人也不肯帮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老夫人冷道。

    红袖耳朵竖起来。

    她想往屋子里看一眼,看看老夫人脸上的表情。

    然而一瞥眼,就看到墙壁上一只五彩蜘蛛爬过去。

    一瞬间。

    红袖的脸就吓白了。

    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再不敢偷听,她转身就跑。

    她一口气跑到前院,眼跟前还是那只蜘蛛在晃。

    小丫鬟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红袖摆手。

    “王妈妈人呢?”她问道。

    小丫鬟看向库房,“王妈妈带兰芝姐姐去库房了。”

    红袖朝库房走去。

    刚走到库房前,兰芝走出来,王妈妈把库房落锁。

    兰芝赶去门口守着,以备老夫人唤她。

    王妈妈注意到红袖气息不稳,问道,“怎么了?”

    红袖把偷听到的事告诉王妈妈。

    关键的没听着。

    王妈妈那个气啊。

    “不是我不听,实在是那蜘蛛太吓人了,”红袖委屈道。

    王妈妈也知道红袖胆子不大,这么做已经是难为她了。

    “我那儿还有压惊的药,你煎一碗喝下,”王妈妈道。

    红袖左右瞄瞄,好奇道,“王妈妈,丁老姨娘是抓住了老夫人什么把柄?”

    她还想知道是什么把柄呢。

    没听着,还好意思问。

    王妈妈敲了红袖脑门一下,“我看你也不用喝什么压惊药,胆儿肥的很。”

    红袖摸着脑门随王妈妈往前。

    屋内,老夫人喊人进去伺候。

    红袖又见到了丁老姨娘对老夫人的敬重,伏小做低,言听计从。

    红袖撇撇嘴。

    真能装。

    老夫人喝了半盏茶,吩咐兰芝道,“待会儿老王爷回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兰芝应下。

    王妈妈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还真打算帮二老爷谋户部左侍郎的位置?

    想到那把柄——

    王妈妈心底跟猫挠了似的。

    借着回屋喝药的机会,王妈妈把红袖叫了出去,吩咐了几句。

    红袖一脸不明白的望着王妈妈。

    王妈妈既然知道清秋苑的李妈妈掉井里是二房告诉世子妃的,她怎么不直接告诉老夫人?

    现在还要她偷偷的透露给兰芝知道。

    “找两个可靠的丫鬟去办这事,”王妈妈道。

    红袖心肝儿胆颤的应下了。

    等兰芝去前院给老王爷传话,回来的路上,正好听到两丫鬟说话:

    “今儿丁老姨娘去栖鹤堂找老夫人了,”其中一丫鬟道。

    “也亏得她有胆量去,她上回可是把老夫人坑惨了,”另一丫鬟道。

    “怎么这么说?”小丫鬟问道。

    “你不知道啊,李妈妈被世子妃发现,从井里捞出来,就是丁老姨娘派人给世子妃送的消息。”

    “不然世子妃怎么会那么及时的找到李妈妈,让老夫人颜面扫地?”

    两丫鬟有说有笑的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