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暴露

第五百四十八章 暴露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妈妈是府里的老人。

    她一直跟在老夫人身边,尽心尽力的伺候了三十多年。

    老王爷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奴婢看待过。

    王妈妈突然晕倒在地,老王爷也吓了一跳。

    老夫人就更不必说了,急的手都在颤抖。

    “来人,快请大夫!”

    苏锦正吃鱼呢,王妈妈突然晕倒,吓的她差点被鱼刺给卡住。

    把鱼吐出来后,她赶紧起了身。

    王妈妈已经被丫鬟扶起来了。

    她唇瓣紫的吓人。

    一看就是中了剧毒。

    以苏锦的判断,这样的毒,估计等不到大夫赶到,王妈妈就毒发身亡了。

    不知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栖鹤堂给王妈妈下毒。

    苏锦会医术,虽然一直隐瞒,但她不能为了隐瞒自己会医术的事就坐视王妈妈毒发而死。

    她学医术,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自保。

    只是到了大齐,一身医术没有了用武之地。

    苏锦走到王妈妈身边,抓起她的手帮忙把脉。

    然后——

    苏锦的眉头就拧紧了。

    王妈妈中的毒很怪异。

    解毒不难。

    但如果不解毒的话,一刻钟之内,她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苏锦掏出银针,护着王妈妈的心脉。

    又把荷包里随身携带的解毒丸塞王妈妈嘴里。

    杏儿端了茶来,苏锦喂王妈妈服下。

    没一会儿,王妈妈唇瓣的紫色就褪去了大半。

    苏锦一门心思都在给王妈妈解毒上。

    她对王妈妈的好感远胜过老夫人。

    如果今儿中毒的是老夫人,估计她还没有这么着急。

    苏锦给王妈妈把脉,确定已经开始解毒了。

    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南漳郡主她们眼里。

    南漳郡主心底像是被人投进去一颗巨石,掀起惊涛骇浪来。

    老夫人让她不要在池夫人的药里动手脚——

    这会儿她总算明白为什么了。

    还有她给苏锦绝子药,她硬是逼她喝。

    原来!

    她会医术!

    不是她冲喜救过了谢景宸,她靠的是一身的高超医术。

    这个认知让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内宅里最常见的要人命的手段就是下毒,难怪东乡侯敢放心她们主仆二人嫁进镇国公府。

    她是真的有恃无恐。

    “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了,”苏锦道。

    三太太望着苏锦,脸上难掩惊讶之色,“你会医术?”

    “略懂皮毛,”苏锦道。

    这是略懂皮毛?

    王妈妈那随时会咽气的样子,她抬抬手就给解毒了,能是略懂?

    苏锦把银针取下来,让丫鬟扶王妈妈下去。

    三老爷望着苏锦道,“宸儿体内的毒,不会是你帮着解的吧?”

    “是相公福大命大,命不该绝,”苏锦含糊道。

    辛辛苦苦隐瞒的医术,现在是彻底暴露了。

    不过苏锦不后悔。

    老夫人让红袖查王妈妈是如何中毒的。

    老王爷则道,“继续家宴吧。”

    苏锦坐回去。

    谢景宸望着她,眸光移向老夫人。

    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苏锦拿起筷子夹菜,谢锦欢望着她,“大嫂,真的是你救了大哥吗?”

    苏锦笑而不语。

    谢锦绣道,“肯定是了,冲喜只是无稽之谈。”

    “我还从未见过冲喜能把人救活的,大嫂是唯一一个。”

    “没想到大嫂是凭着一手高超医术把大哥救活的。”

    以前不明白的地方,这会儿都豁然开朗了。

    大哥心高气傲,当街被抢。

    昏迷数日,太医都让国公府准备后事了。

    谁想到大嫂进门,他就醒了。

    两人关系没有他们想的那样交恶,反倒是如胶似漆,恩爱有加。

    对待救命恩人,大哥敢不夹着尾巴做人吗?

    只是他们都被蒙在鼓里罢了。

    越想,谢锦绣越不解。

    既然有一手高超的医术,东乡侯也不是纯粹的土匪,而是飞虎军副将,冀北侯府二老爷。

    她那么火急火燎的上街把大哥抢了做什么?

    难道是众星捧月惯了,想尝尝被人唾骂砸臭鸡蛋的滋味儿?

    谢锦绣和谢锦欢问题一个接一个。

    苏锦一个头两个大。

    要不要这么多的问题啊?

    虽然医术暴露了,苏锦还是想抢救下。

    她看着谢锦绣和谢锦欢道,“我才多大,哪有你们想的那么高超的医术。”

    “我只是习惯了随身带解毒丸,压制了相公体内的毒素,等东乡侯府的大夫帮他解毒而已。”

    虽然苏锦是骗人的,但谢锦绣和谢锦欢明显更认同这个说法。

    大家都是同龄人,凭什么你那么优秀?

    太优秀了是会没朋友的。

    两人不再缠着苏锦问东问西,一顿家宴尚算圆满。

    吃完后,大家各回各院。

    苏锦和谢景宸回沉香轩。

    半道上,苏锦望着谢景宸问道,“王妈妈怎么会突然中毒?”

    “你应该问老夫人怎么突然设家宴,”谢景宸道。

    苏锦眸光一缩。

    谢景宸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转过弯来了。

    这场家宴的确是为她准备的。

    为她暴露医术而准备。

    想要苏锦命的人很多。

    可如果下毒的话,无一例外都会惨败,甚至会被她反将一军。

    老王爷告诉过老夫人苏锦会医术的事,并叮嘱她不得往外泄密。

    老夫人不敢违逆老王爷的叮嘱,但如果是苏锦自己泄密的,就怨不得她了。

    苏锦心软,不会见死不救,老夫人也算掐住了她的七寸。

    如今医术暴露,估计不会再有人给她下毒了。

    但随之而来的刺杀会更凶险。

    她……能躲得过去吗?

    谢景宸心底涌起一阵不安。

    当时情况紧急,苏锦实在来不及想那么多。

    医术暴露后,她就更不会多想了。

    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

    她只是把老夫人弄去大佛寺反省了一段时间,吃了点苦头而已,就想要她的命?

    人命在她眼里就这么的不值钱?

    如此草菅人命,苏锦想弄死老夫人的心都有了。

    “但愿王妈妈将来能的对得起我为她暴露医术,”苏锦的说话声被风吹散。

    栖鹤堂,屋内。

    虽然苏锦帮王妈妈解毒了。

    但丫鬟还是把大夫请了来。

    大夫施针,王妈妈转醒。

    红袖红着眼睛道,“王妈妈……。”

    大夫拔掉王妈妈手上的银针,她疼的额头一颤。

    昏倒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在眸底凝成泪珠,沿着她苍老的脸滑落。

    能伺候老夫人三十几年,王妈妈又岂是不懂事之人。

    白日里,她打断了兰芝给表姑娘下毒。

    老夫人就拿她来逼世子妃暴露医术。

    老夫人是真的对世子妃动了杀心了。

    世子妃竟为了她暴露隐藏许久的医术。

    王妈妈鼻子酸涩,眼泪不止。

    她伺候了老夫人三十六年整啊。

    当年仅剩下半块馒头,老夫人还分她一半。

    她只是不忍心看着老夫人一步错,步步错。

    却险些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