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药丸

第二百四十七章 药丸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袖愣了下,道,“真的管用?”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是真的管用,小少爷之前一口粥都不吃,服了药后,过了一刻钟,就叫饿了,吃了一碗粥还不够,还添了半碗呢。”

    “红姨娘要照顾小少爷走不开,才让奴婢来的。”

    小丫鬟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感激。

    但红袖高兴不起来。

    大少奶奶一共只给了两颗药。

    一颗被老夫人打翻了。

    一颗进了六少爷的肚子。

    现在知道药管用。

    扎心了啊。

    小丫鬟说的很大声,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听见了,不由的面面相觑。

    红袖拿给六少爷吃的止泻药,是大少奶奶给老夫人的。

    那药瓶子是她们看着进出内屋的,错不了。

    老夫人没吃,给了六少爷。

    这是在拿六少爷试毒吗?

    虽然六少爷好了,但老夫人这么做太让人心寒了。

    红袖转身进屋,走到王妈妈身边。

    “王妈妈,六少爷吃了大少奶奶给的药丸,不腹泻了。”

    王妈妈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

    可惜。

    药丸没有了。

    红袖禀告完,朝梳妆台走去。

    她趴地上,就看到药丸静静的躺在墙边。

    她伸手把药丸摸了出来。

    地擦的很干净,药丸上没有灰。

    可即便这样,她也不敢给老夫人吃,这是在羞辱老夫人,何况这药丸还是老夫人扔的。

    红袖用帕子把药丸包好。

    外面,一丫鬟走进来,她是南漳郡主派来找老夫人拿止泻药的。

    老夫人皱眉,“什么止泻药?”

    丫鬟有点懵。

    “就是老夫人您给六少爷吃的止泻药啊,六少爷服了止泻药已经好了,”丫鬟回道。

    老夫人望向王妈妈。

    王妈妈摆手道,“你先退下。”

    丫鬟退出去。

    王妈妈望着老夫人道,“老夫人不吃大少奶奶给的药丸,奴婢不好换回去,就让红袖拿去给六少爷吃了。”

    “给的是扔地上的那颗?”老夫人问道。

    “……。”

    “不是,”王妈妈回道。

    红袖把绣帕打开,“这是扔地上的那颗。”

    借她们几颗胆子,也不敢把脏的给六少爷服用。

    老夫人看了药丸一眼,道,“拿去给南漳郡主。”

    “啊?”

    “拿去给她!”

    红袖连声应下,转身就走。

    只是走了没几步,老夫人肚子一疼,叫道,“回来!”

    红袖脚步顿住。

    她转身就听老夫人咬牙道,“把药丸给我。”

    红袖捧着绣帕走上前。

    老夫人捏起药丸,往嘴里一塞,然后咽了下去。

    此举,红袖惊呆了。

    不过转念一想,就懂了。

    这药丸给南漳郡主,她肯定会吃。

    吃了就不会腹泻不止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老夫人不自己吃呢?

    老夫人肚子疼,红袖扶着她去方便。

    王妈妈站在那里,脸上是一抹化不开的惊色。

    老夫人她……

    当年国公爷征召入伍,家中只留下她陪着身怀有孕的老夫人,那时候日子过的清苦,家中无米下炊。

    有地痞流氓觊觎老夫人美色,要老夫人从了他,从此过锦衣玉食的生活。

    老夫人拿刀抵在脖子上,宁死不从。

    那地痞流氓知道老夫人身怀有孕,把馒头和菜扔在地上,就走了。

    那时候的她们,饿的皮包骨,她把馒头捡起来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随手就扔了出去。

    她宁肯饿死也不吃。

    老夫人把国公爷送给她的,看的比命还钟的定情玉簪当了。

    她们就带着那点盘缠,一路北上去找国公爷。

    那时候老夫人肚子里还有孩子,为了孩子,连玉簪都当了。

    今日老夫人只是腹泻,她竟然……竟然……

    富贵荣华就这么消磨人的傲骨吗?

    门外,丫鬟等不及了,又走了进来。

    她走上来,道,“王妈妈,郡主还等着呢。”

    王妈妈把眼角的泪珠擦掉,道,“那止泻药是大少奶奶从东乡侯府讨来的,只有两颗,都给了老夫人的。”

    “老夫人吃了一颗,另外一颗给了六少爷,已经没了。”

    丫鬟一脸失望的走了。

    牡丹院内。

    南漳郡主摸着肚子,一脸的痛色。

    见丫鬟空手而归,她道,“止泻药呢?”

    “没有了,”丫鬟回道。

    “没有了?!”南漳郡主脸色一僵。

    丫鬟把王妈妈告诉她的话如实禀告南漳郡主。

    丫鬟禀告完。

    南漳郡主摆摆手,丫鬟就退下了。

    南漳郡主望着赵妈妈道,“你派人去东乡侯府,就说大少奶奶找他再要一些止泻药。”

    赵妈妈惶恐道,“郡主,这样做是不是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

    “他东乡侯能假传崇国公府的人往宫里递话,我就不能了吗?!”南漳郡主冷道。

    赵妈妈无话可说。

    只能照办。

    东乡侯府。

    小厮骑马在大门前停下。

    东乡侯府小厮迎出来,道,“谁府上的?有事?”

    “大少奶奶让我来拿止泻药,”小厮道。

    东乡侯府小厮有点懵,“什么止泻药?”

    “就是白日里大少奶奶带回国公府的止泻药,”小厮道。

    “那进来喝杯茶等着吧,这事我不知道,我去帮你问问,”东乡侯府的小厮道。

    他去问了唐氏。

    唐氏不知道。

    小厮又去训练场找苏崇问。

    苏崇抱着沙袋,道,“我妹派人回侯府拿止泻药?”

    小厮点头。

    “难道是做戏?”楚舜猜测道。

    “我妹做事向来简单粗暴,绝没有那份闲情雅致,”苏崇道。

    “不过也不能排除情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但肯定不是她乐意给的,我这个做哥哥的应该要配合她一下,不能落了我妹的面子,”苏崇道。

    苏崇望向小厮道,“你去告诉来拿药的小厮,就说止泻药是我爹给的,他人不在府里。”

    “东乡侯府止泻药太多了,问小厮要哪一种。”

    “是药丸,还是药粉?”

    “要多少?”

    小厮转身离开。

    没一会儿,又回来道,“是药丸,至少要十颗。”

    “才十颗?好说,”苏崇笑道。

    “让他先等着!”

    苏崇拍拍楚舜的肩膀道,“走,上街去。”

    “上街干嘛?”楚舜好奇道。

    “去找江湖郎中买药丸。”

    “……。”

    “江湖郎中的药便宜,贵的我买不起。”

    “……。”

    楚舜扶额。

    “找东乡侯府拿药丸,怕是真的要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