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溺宠神医狂后 > 第989章 各司其职,为我分忧

第989章 各司其职,为我分忧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巧月的心跳得飞快,脸颊有些抑制不住的发热。

    秦若曦已经分析的足够清楚,若是她还不明白秦若曦的心思,当真是蠢笨如猪了。

    想到自己这段日子心中的苦闷,还有自己先前对着秦若曦哭闹,巧月的心中就觉得尴尬跟窘迫,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小心眼。

    她对着秦若曦点头,“我明白了,您说的对。”

    “那……那我留下?”

    巧月试探着开口,可是不等秦若曦回答,她就抱着了秦若曦的胳膊,“可是我舍不得您啊!”

    秦若曦微微一愣,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也舍不得你。”

    她的另一只手落在了巧月的手背上,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是我也舍不得外祖父,更是不放心他。”

    天色已经大暗,巧月看不清楚秦若曦此时的神情,可是她却能够感受到秦若曦情绪的波动。

    秦若曦低声道:“外祖父年事已高,非但不能颐养天年,反倒事事为我担忧,一直在劳累奔波……”

    “巧月,如今我不能侍奉在外祖父身边,实在是心中不安。你留在阳城,帮我好好照顾外祖父,我还能放心一些。”

    昏暗的光线之下,秦若曦注视着巧月,黑白分明的眼眸闪闪发亮,满是担忧之色。

    巧月心头一跳,重重的点头,“王妃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老爷!”

    秦若曦听到这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再次露出了笑来。

    她捏了一下巧月的脸颊,“快去洗洗脸,赶紧再帮我收拾一下东西。这脸哭的跟小花猫一样,如今天寒地冻的,也不怕皲了脸。”

    巧月猝不及防的被捏了一下,下意识的“哎呦”一声,旋即笑出声来,大喊着有秦若曦做的柔肤霜,她根本不怕皲了脸。

    夜风吹拂,带来一阵寒意,让炽翎那僵硬的身体打了一个激灵。

    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笑声,炽翎眼眸闪了闪,这才抬手敲了敲门。

    巧月连忙起身擦着自己脸上未干的泪痕,秦若曦亦是坐正了身子,“进来吧。”

    炽翎进屋,将自己冻红了的双手藏在衣袖之中,看着这黑漆漆的房间似是有些意外。

    “王妃您没睡啊?奴婢看着天这么晚了还没点灯,还以为您睡着。”

    “没有呢,怎么了?”

    巧月回神,连忙过去将房间里的灯点亮。她犹豫一瞬,看了秦若曦一眼便连忙低着头出了房间,不想让炽翎发现自己此时的窘迫。

    炽翎目不斜视,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巧月离开,只是对着秦若曦开口道:“刚才王爷送了消息回来,说王爷从军营去了府衙,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今晚会回来的比较晚,王爷让您别等他吃饭了。”

    “王爷还说让您收拾好行装,今晚早些休息。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上午就会出发。”

    秦若曦点了点头,对于楚天奕送来的消息并不意外。

    突然决定要出发,她这边要处理的事情就有很多,楚天奕那边需要处理的事情,只会比她更多。

    秦若曦心道,楚天奕今天怕是要忙到半夜。

    她定了定神,看着炽翎开口道:“吩咐厨房好好做一些饭菜吧,我今晚跟外祖父一起吃。”

    明天就要走了,秦若曦还是要跟陈青云好好的吃顿饭的,一些话也要私下跟陈青云好好的聊一聊。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如今她这一走也不知道要走多久,陈青云必然担心她,秦若曦又何尝不是对陈青云放心不下呢?

    炽翎应声,转身要往外走。只是还未到门口,秦若曦却是喊住了她。

    “炽翎,刚才我跟巧月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刚才炽翎说话的时候鼻音很重,显然是冻了很久,而且炽翎一直目不斜视,仿若完全没有察觉到房间里还有一个巧月,对于巧月瞧瞧出去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样的举动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可反倒是落了刻意。

    练武之人耳力极佳,炽翎只怕是知道巧月跟她在房间里交谈,在外面等了一阵子才进来的。

    炽翎心中一紧,犹豫一瞬,还是点头应了声。

    秦若曦走到炽翎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炽翎下意识的把手往回缩,秦若曦却清楚的感觉到了掌心一片冰凉。

    她握住炽翎的手,用自己的体温将她的手焐热,开口道:“巧月有些小孩子心性,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她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我身边也一直没有别的侍女,如今多了你,她怕是有些不习惯,心思也重了一些。这段时间是我疏忽,没有发现你们之间的矛盾,巧月跟你闹性子,你心里怕是也不好受吧。”

    炽翎低眉顺眼道:“奴婢只想着伺候好王妃,没有想过别的,跟巧月也未曾有过什么矛盾。”

    这乖顺的话语,却是让秦若曦的心中莫名梗了一下。

    她抿了抿唇,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炽翎跟巧月之间,矛盾二字或许真的算不上。只是巧月刻意疏远炽翎,秦若曦如今回想起来是能够发现蛛丝马迹的。

    但是说到底,这是巧月单方面对着炽翎使性子,确实不算是炽翎跟巧月之间有什么矛盾。

    思及此,秦若曦开口道:“确实是算不上什么矛盾,但是巧月对你使性子,定然也会让你心里不舒服,我替她想你道个歉。”

    “王妃折煞奴婢了。”

    炽翎立刻开口,说话间便要跪下去。

    秦若曦不由得皱了眉,炽翎这般恭恭敬敬的态度,让她很多话都卡在了喉间,愣是说不出口了。

    她本身想要让炽翎宽心,也知晓炽翎受了委屈,所以想安抚几句。可是炽翎这样“公事公办”,秦若曦只觉得自己自讨没趣。

    她扶着炽翎,嘴唇紧抿,许久才道:“你跟巧月都是我跟前的人,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不要有什么矛盾。”

    “你们两个人我都很看重,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各司其职,为我分忧。”

    “奴婢谨遵王妃吩咐。”炽翎恭敬的开口。

    秦若曦点了点头,“好,你下去吧。”

    炽翎再次应声,对着秦若曦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离开了秦若曦的房间。

    房门关上,秦若曦那紧皱的眉头仍旧没有舒展开,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