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毒妃权倾天下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你不是我的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你不是我的谁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声音,她曾经听过了千百次。

    此番乍然响起了,即便不用睁眼,她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猜出来他的身份。

    “夜君墨……”林羽璃低低的念叨了一句,款款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之人,分明是夜君墨的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给她的感觉,却并不像夜君墨。

    见状,林羽璃眸中透出了几分茫然。

    似是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洛玄钧眸中透出了几分笑意,淡声道:“睡糊涂了是不是?我可不是夜君墨。”

    不是夜君墨?那会是谁?

    思及此,林羽璃猛然清醒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起身,转头四下看了看,这才留意到,这并不是她所以为的凡界,而是洛玄钧带她来到的,那个他惯常的修炼之地。

    她缓了口气,心头浮上了一层怅然若失之感。

    她知道是因为梦中的场景,但是她潜意识里觉得,夜君墨,绝对不是她在梦中见到的渣男模样。

    “怎么了?”看她情绪不佳,洛玄钧开口问道,“还没有休息好吗?对不起,这些天,是我累着你了。”

    闻言,林羽璃下意识的看向了他。

    这话说的,很有歧义。

    而正好此时,她留意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

    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中衣不说,还不是她之前的那件。

    瞬间,林羽璃的面色便沉了下来。

    “你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林羽璃说着,顺势拉了拉身上的衣服。

    “你猜我做了什么?”洛玄钧似笑非笑的道。

    见状,林羽璃白了他一眼,起身下了床。

    不管他之前做了什么,眼下追究也没用了。

    而且,她相信洛玄钧,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刚才醒来那一瞬,她差点忘了他们已经不是凡人了。

    他们既然有法术,许多事情,根本不必像凡人那般亲力亲为。

    不过这一觉醒来,她却是神清气爽。

    林羽璃伸了个懒腰,淡声道:“我睡了多久?”

    “不算久,三天而已。”洛玄钧不紧不缓的回道。

    “三天?”林羽璃动作一僵,诧然的转头看着他,蹙眉道,“好端端的,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阿璃忘了,你昏迷之前在做些什么了吗?”洛玄钧说着,微微叹了口气,复又道,“我这身体不济,却害得你为我受累。每每思及此,我都十分愧疚。”

    林羽璃,“……”这家伙,怎么这么戏精!

    “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说好要跟我交代的事情呢?现在可以说了吧!”林羽璃没好气的道,“还说自己做什么心中有数!你就是这样有数的吗?一下子昏迷了那么久,你非得把自己折腾死才肯罢休吗?”

    一想到之前看到他骤然倒下去的样子,林羽璃心中就不由咯噔一下。

    失去他的恐惧,萦绕在她的心头,叫她的心情根本无法平静。

    闻言,洛玄钧却是不由失笑。

    他这一笑,林羽璃的眉毛却是拧的更紧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林羽璃冷声道,“洛玄钧,你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洛玄钧浑不在意的道,“我只是在想,我已经活的够久了,便是现在便殒灭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你说什么浑话!”林羽璃沉声道,“好端端的,说什么殒灭不殒灭的!

    就算没有遗憾,那就要作死吗?好好活着不好吗?”

    “天界清冷,我的资历又高。整日里只能形单影只的待在那宫殿之中,连个作伴的都没有。

    想要寻点什么来打发时间,可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洛玄钧说着,长长的感叹道,

    “法力达到我这种程度之后,却是连个对手也没有。有时候想想,我其实也很是寂寞!

    然后再一想,这种寂寞的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少万年,我便觉得无趣极了。阿璃,你可懂我的感受?”

    这算是洛玄钧第一次跟她说起他现在的生活,林羽璃看着他淡然的面庞,心却是忍不住微微跳动了一下。

    正如他所说的,他的生活,其实真的是寂寞的。

    当初她还是琼凰的时候,各族混战,她身为凤凰一族的女君,统领着亿万的羽族。

    既要学习如何做君主,还要想着怎么结束这乌央央的战争。

    时不时的,还得跟她的老师长曦斗智斗勇,那日子真是充实且刺激。

    而如今,四海升平,天下安定。

    便是有什么小争小斗的,根本不需要洛玄钧出面,便可以摆平。

    他现在几乎已经过起了退休老大爷的生活,根本没有他打发时间的事情可做。

    这样想来,也难怪他整日里往她这边跑。

    还不是因为太闲了吗?

    “不过这跟你折腾自己有什么关系?”林羽璃很是无语的道,“就是因为你活的太无聊了,便想把自己给折腾死吗?”

    这什么奇葩脑回路?

    “我说这个,并不是说我真的闲得无聊想去寻死。只是告诉你,我并不怕死亡。反正,我的死活也没人在意……”洛玄钧尚未说完,便被林羽璃一把揪住了衣襟。

    “你这臭小子,再说一句试试!”林羽璃愤声道,“谁不在乎你的生死?就算所有人都不在乎,至少还有我在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更不许去伤害你自己!听到没有!”

    闻言,洛玄钧强抑着想要上扬的嘴角,煞有其事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在乎,可那又怎么样?你不在我身边,又不能时时刻刻的管束着我。再者说,你也不是我的谁,也管不住我。”

    说着,他一眨不眨的望着林羽璃,不紧不缓的道:“说到底,我的死活,似乎也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

    洛玄钧说话间,一步步的朝她逼近。

    林羽璃本能的后退,却终于退无可退,一下子跌坐在了床上。

    洛玄钧并没有再上前一步,只是眸色淡然的望着她,继续道:“所以,从今以后,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了。”

    听闻此言,林羽璃面色骤然一变,愤声道:“不管就不管,随便你怎么作,我都不会去管!”

    说完,她猛然出手,将他重重的推到了一侧,而后阔步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