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222章 有话跟你说

第222章 有话跟你说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发布会开始,我先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宁家二小姐宁浅然,先前一直因某些特殊原因一直假装我哥哥的身份,对此,大家应该都是知晓的。”

    下边人都窃窃私语着,总之都是些讨论的话。

    目光都盯在台上少女身上,八卦最近宁家发生的诸多大事。

    宁浅然这些天没有再剪头发,一头齐耳短发,再加干练的职业套装,多了一点职场女性的知性,却也不少本来的少女气息。

    她神情沉着,继续道:“我也是听闻了最近爆出的新闻和热搜,有关于薄家薄林十年前谋害我父亲一案细则,虽然没有实质性证据,但,我已经让专人在就此事件开始调查,尽量快地能给大家一个答案,不可否认,我也是在意这件事的,如果薄林真的做了这件事,宁家决不会姑息!”

    既然她自己来爆料会有造谣风险,那就让这消息不胫而走,在南城慢慢扩大。

    她要调查,理由很充分。

    下面有记者提问道:“可薄家是誉享全球的知名大家,如果这事不是真的,那您岂不是还要得罪薄家了?南城可没名门能比得上薄家,宁家有这个资本吗?”

    这个问题提得犀利,周遭一片讶异。

    宁浅然面不改色:“这也是我今天要说的,我宁家,的确没有和薄家能相比的资本。”

    “但如果这件事情涉及到我父亲,就算倾家荡产得罪全部名门,我也会一直做下去,直到查出真正真相,将幕后主使绳之以法,从今天起,我将宣布宁氏取消一切和薄家相关的合作,不管是已经进行的还是准备进行的,一切都将取消,以后我宁氏和薄家,永久性断绝一切商业关系包括往来。”

    下边人一阵哗然。

    但不全是为宁浅然这番话所震惊,一大半来源于入口处。

    大半的摄像头全转移到入口,记者的眼都亮的,惊讶地看过去。

    这架势,比刚才议论讶异宁浅然的都要大个无数倍。

    这种区别,就像网红和流量巨星一样,差距一下就体现了出来。

    入口,高大颀长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一刻,宁浅然的眉头皱了皱。

    他怎么来了?

    她心里冒出三个字:砸场子。

    薄衍墨在一众助理的伴随下入了场,男人的容颜还是一如往常的顶尖炸裂,气质绝佳。

    几乎所有摄像头全都对准了他,媒体记者的眼亮得就像饿极了陡然见着肉的狼,恨不得马上挖出极品大料才是。

    宁家做这种有关于薄家新闻发布会,薄家最具权威的一位人士亲自过来旁听,这已经能嗅出绝对的八卦味道了啊!

    今个儿绝对有大料!

    但事情和记者们所期盼的有些出入,薄衍墨到场后并没有所预料的那么大反应,相反,他就像只是平常去听歌剧一般的态度,淡然如水。

    就好像,宁浅然所说的事情和他完全无关。

    原本的意料之中,现在又有了些偏差。

    宁浅然只是怔了那么几秒便恢复了如常,她处变不惊,面色不改。

    继续按原定的说下去。

    “所以,这项可疑点我们会持续推进调查下去,必要时,宁家也会采取必要的措施,绝不姑息嫌疑人……”

    这场新闻发布会持续了两小时左右。

    许是因为有薄衍墨在场的缘故,中途全场静谧,也只有偶尔拍照咔嚓声。

    快结束时,有个好事的记者故意提问:“薄家声望颇高,宁小姐您这样将和薄家对抗的关系摆到明处,就不怕薄家的回击么,以后对宁家怕是会有大影响吧。”

    宁浅然语气淡淡:“宁家不怕,如果薄家要使什么手段,那就尽管的。”

    “那您这是正面宣布与薄家破裂一切关系了?”

    “我以为我刚才说得很清楚,看来这位记者耳朵不太好。”

    宁浅然整理好东西,起身。

    “不是破裂,是完全断绝。”

    全场哗然,看好戏地看向薄衍墨。

    然而薄家的当事人,情绪上却没有一丝波动,对于宁浅然这番表示,也完全不甚在意。

    宁浅然起身离开,待现场后续事情都差不多了,记者离开,便在助理的护送下准备先回公司。

    只是刚到出口处,突地被一行人拦截住。

    那是段伍,宁浅然认识,薄衍墨的助理。

    宁浅然没有多说:“好狗不挡道。”

    段伍也不说话,只是微微颔首候着。

    那日他以为薄老爷子是要拿那个录音去处理薄林,公事公办,加上老爷子不可不恭,又拿薄衍墨的名义来找他要录音,所以他大意地给了。

    这个错堪称他跟了薄衍墨这么久一来犯得最蠢的,好在薄衍墨没有惩罚他,段伍感激涕零。

    这不,办事肯定要更认真了才行。

    见他不动,宁浅然冷呵:“怎么,听不懂话么。”

    薄衍墨的声音低沉从侧边响起:“看来现在要找宁家总裁需要预约,不然着实见一面都难。”

    宁浅然身子下意识一僵,脸色不变,慢慢才缓和了下来。

    然后樱唇一勾,嘲讽着俏笑看过去:“原来是薄先生要见我,早知道是你,那该早些和我说啊,省得犯这尴尬事。”

    薄衍墨走来,因着个头优势,宁浅然只能昂着头看他,干净的喉结,然后是削瘦的下颚,整个人透着点冷淡风。

    这也是薄衍墨对外的一大特征。

    “我有话要跟你说。”

    宁浅然笑意加深:“刚才应该两百多人都听见了,我和薄家人永久断绝往来。”

    薄衍墨嗓子里很低地一声笑:“永久断往来,明个儿就该去找我哥哥了吧,宁家总裁打脸是否来得太快了点?”

    这么多底下人看着,宁浅然脸上有点挂不住。

    是,确实打脸,她说永远断绝那百分之八十都是气话的成分,她确实还会去找薄家人,只不过是去讨说法讨公道,把那薄林按着到警局去伏罪。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去做!

    然而,她现在没那个权利,没有证据,她就永远动不得薄林。

    那么现在心里有气,在媒体面前逞口头之快,他也要多管闲事?

    “那不知道薄先生找我是有什么事?”宁浅然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