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202章 久违的感觉

第202章 久违的感觉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十点,两位老人家要去休息,给宁浅然准备热水以后,让她自己处理后边的。

    这个小屋子里只有两间房,老人家一间,给他们住一间。

    宁浅然本来想给家里人打电话,谁知两位老人竟没有手机,而且这里信号也不好。

    下山又难,所以肯定要等薄衍墨稳定了才能离开。

    两个老人心好,愿意收留两人几天。

    宁浅然到房间去看薄衍墨情况,男人侧躺在床上,嘴唇恢复了些血色,可看着那削瘦清冷的面容,宁浅然心里还是疼的。

    他上身赤果,伤口在背部偏上的位置,那儿已经包扎好了纱布。

    宁浅然抬手覆上他的额头,依旧有些烫,但也还好。

    要是晚一些处理,只怕就危险了吧。

    不过好在没事,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宁浅然就老奶奶留的热水简单冲洗了下身子,要穿衣服的时候突地发觉,自己没有内衣,老奶奶只给她一件宽大的长袖和夏日短裤,那好像还是她女儿早先留在这老房子的东西。

    束胸这东西,早在刚才洗澡的时候湿透了。

    宁浅然有些为难,可想着薄衍墨现在伤着,不穿应该也没事。

    于是她麻溜地把衣服洗了挂上,然后蹑手蹑脚地回了房。

    房间很大,但床却偏小,差不多只适合两个小孩子睡的长宽度,宁浅然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床,可稍微动一下就能和他碰着。

    这床,着实也太小了吧!

    可看到昏迷不醒的薄衍墨,宁浅然心又软了些。

    谁让她欠他这么多呢。

    宁浅然关了灯,躺下睡觉。

    夜里下了些淅淅沥沥的小雨,宁浅然这一觉睡得很沉,什么动静都不知,到清晨的时候,被某个压在肩上的重物给弄醒。

    宁浅然皱紧了眉下意识去推那东西,却突地听见男人一声闷哼,她瞬间就清醒了。

    再侧过头,发现薄衍墨就半靠在她身上睡着,因为身上的伤不好抱她,宁浅然一转头就看到薄衍墨那俊美的脸。

    他也醒了过来,一双眸子染着清冷的光,但看到眼前人是她,目光柔和了些。

    宁浅然微顿,坐起身揉了揉肩:“早啊。”

    “嗯。”

    薄衍墨试着动了下,可背后的伤还很明显,他只是微微一动,那块就疼得厉害。

    “你别乱动,小心伤。”

    “我们这是在哪?”薄衍墨昨天隐隐有些印象,可具体是模糊的。

    “昨天你昏了过去,然后我找到一户人家,人家老爷爷老奶奶收留了我们,还帮你处理了伤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伤口有些疼,头没有昨天那么晕。”那刀伤应该是不严重,但拖着不解决自然会恶化。

    好在什么都过去了。

    “老奶奶说我们已经偏离了主要的游客区,要出山得花些时间和体力,所以等你情况稳定再走,现在没信号咱们也没手机,求助不了。”

    薄衍墨了然地点头,又想到什么,眸色微深:“我又记起了一件事。”

    “什么?”

    “你说我们能平安回去,你就嫁给我。”

    宁浅然:“……”

    什么正事不记得,这他倒是记得清楚。

    宁浅然默默翻了个白眼,往后一倒:“还好早,我有点困,继续睡会了。”

    可刚躺下,没了束缚的胸前随着她动作波涛汹涌了一下。

    那一刻宁浅然瞬间发现了不对,然后,发觉薄衍墨看她的目光都不对了。

    那目光,又惊讶又奇异。

    “你,没穿内衣?”

    一句话叫宁浅然的脸瞬间红得跟番茄一样。

    完了,忘了他醒了,她不能继续放飞自我!

    然后薄衍墨又意犹未尽地添了句:“其实你尺寸还不错。”

    靠靠靠!

    宁浅然连忙坐起来抬手遮住:“你无耻的,往哪看,转过去!”

    现在还早,她要赶紧把束胸拿过来穿上才行!

    宁浅然落荒而逃地溜了,薄衍墨看着自家小女人害羞的样子,唇角缓缓勾起。

    这是一向冰山的薄衍墨,鲜少温柔的时候。

    然而老奶奶家没得多余换衣服的位置,她只能把束胸拿回房间,然后尽量缩着肩,不让自己太明显。

    看着小丫头背对着自己处理束胸,薄衍墨淡淡开口:“你现在就算回去也藏不住身份,不如就把那东西调整宽松一点。”

    起码像个正常内衣。

    宁浅然红着脸回头丢了一句:“你转过去,别看!我一会儿要换了!”

    这种事她能不知道吗。

    喉结没了,头发现在也没东西处理造型,完全就像普通短发少女,她现在想装都装不了。

    束胸那么疼,她才不会多给自己找罪受。

    其实薄衍墨心里对束胸这种东西也是厌的。

    每次手指探不进去不说。

    特别是一想到这东西束缚了自家小女人那么多年,让她疼了那么多年,而且这东西还很有可能影响了正常发育。

    薄衍墨对束胸的讨厌就更浓了。

    欺负他老婆的,都该打。

    看着眼前纤瘦的少女,薄衍墨继续开口:“你这些年穿这个不疼么?”

    宁浅然刚打算换衣服,动作一僵,回头,发现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看。

    “让你转过去了!”

    薄衍墨侧眸,丝毫不怕:“我不会看的。”

    他在业界信誉度很高,从不说谎。

    当然,在自己老婆面前除外。

    宁浅然是把内衣拿到长袖里边换的,这是女孩子的独家技能,她刚换,薄衍墨的视线便睨了过去。

    然后,喉头很晦暗地上下攒动了下。

    如果不是受伤,他肯定会直接强势的上去了。

    而不是在这里,只能看,不能碰。

    宁浅然换好衣服后,简直浑身别扭。

    这种恢复自身女孩身份的感觉,真的……很久违。

    镜子前,少女一头利落细直短发,刚刚过耳,精致又干净,一身黑色宽松长袖,袖子被挽到胳膊肘处,下身是夏日清凉短裤,一双细长的双腿又白又嫩,纤瘦身材足以让很多女孩羡慕。

    宁浅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自己。

    习惯了以前用长裤和男式衬衫遮掩,习惯了以前刻意烫卷显短的短发,更习惯了束胸和假喉结,现在突然都卸了,都有些无法习惯。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这一刻她不再是宁辰安,而是她自己,独一无二的宁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