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独家甜婚:晚安小萌妻 > 第150章 单独聊聊,宁小姐?

第150章 单独聊聊,宁小姐?

作者:然然爱吃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浅然挑了挑眉:“我也就随口说说,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说起来,我貌似也没那么吓人吧?”

    她此刻的笑对于宁素而言,简直挑衅!

    天知道大理石地板有多硬,她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摔成两瓣了,还不说她摔的姿势有多狼狈,头发也散乱了,宁素心里的气简直不打一处来!

    “你——”宁素咬牙切齿,哪还有先前在众人面前落落大方的样子,张牙舞爪的就像泼妇。

    她早就看宁浅然不舒服了,好不容易有了能得到薄衍墨的机会,她却不肯放手非要横插一脚,要不是为了和路思琦的计划,宁素恨不得现在就好好收拾收拾她!

    宁浅然嗤道:“宁素姐姐别坏了形象啊,要是被薄家的人给看见,你的温婉形象岂不是破灭了,到时候,怎么做得了博人同情的白莲花呢。”

    宁素再也控制不住,起身就要朝她扑过去。

    这时,路思琦的声音悠悠响起:“宁素,住手。”

    宁素整个人一僵,转头看去,在看见路思琦时连忙敛去表情收起动作,不甘心地立到一边。

    路思琦款款朝宁浅然走来,踩着高跟鞋,还是一如往常的优雅气质,瞧着宁浅然的目光还有些审视:“能把宁素给激成这样,我还真是小瞧你这丫头了。”

    她培养宁素这些天,早将她训练得得体有礼,任是谁都不会轻易动了情绪。

    不然,在薄家那些人面前也瞒不过。

    谁知,就被宁浅然这丫头三言两语给激成这样。

    她的目光悠悠飘向宁素:“就这么在意薄衍墨,才刚开始就忍不住争风吃醋起来了?”

    宁素低下头:“路小姐,我再也不会犯了。”

    宁浅然警惕地盯着路思琦:“所以,这件事是你策划的吧,她又是你的人。”

    路思琦勾勾唇:“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是得知我的助理原来跟薄衍墨还有这一出,才想成全了他们,怎么到你嘴里,这就成策划了呢。”

    宁浅然知道,路思琦不可能轻易承认。

    这人人多耳杂,她要是轻易承认,容易被人拿了把柄。

    她城府果真是深,不然,也不可能将这件事做得这么滴水不露,瞒天过海,把假的变成真的。

    路思琦美眸流转,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有时间的话,不如我们单独聊聊,宁小姐?”

    宁浅然没退让,也不怕路思琦敢对自己做什么,随即跟着她去了一间单独的休息室。

    这是酒店给专属人士设立的房间,平时举办酒席宴会,给知名人士休憩的。

    里头所有家具设备一应俱全,只是,和住的套房又有些不一样。

    路思琦款款走进去,端起红酒将几个高脚杯倒满,举手投足间,尽显风情。

    宁浅然简直不能想象,像她这么有气质又有家世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有心机。

    她原来以为路思琦是喜欢薄衍墨的,可现在想想,如果真的喜欢,就不会专门找人过来上演这一出。

    “来一杯么。”路思琦将一杯酒递给她。

    “不用,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直说吧。”

    路思琦也不为宁浅然的态度而恼,她只是带着笑,将高脚杯放到桌上。

    “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明明知道你是女孩子,也知道你喜欢薄衍墨,更知道,薄衍墨他在找的女孩子就是你,却要把宁素安排过去,闹这么一出。”

    宁浅然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你不用关心,你只用知道,我和你不是一路人就行。”

    路思琦眯了眯眸,眼底是谁都看不透的光:“我就是想看看,都这样了,薄衍墨他还会不会选择你罢了,你大概是很相信他的吧?”

    宁浅然在心里冷笑。

    “路小姐,这世上不止你一个聪明人,事实永远是事实,你再怎么拿假东西过去,也无法顶替真正的,薄衍墨也不是能任你玩弄的傻子,他很优秀,不会被你这种小把戏蒙蔽,如果你是要和我说这些,那恕我不能奉陪。”

    她转身想走,宁素却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路思琦的声音又淡淡在身后响起:“你如果真的不在乎你哥哥的话,就走吧,听说你哥哥的病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大概,经受不了太多刺激?”

    宁浅然攥紧手,兀的转身看向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这态度倒让路思琦心情舒畅了些,“有个把柄就是好啊,是么。”

    “你敢动我哥,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路思琦毫不在意,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下,抿着烈焰红唇,似在品味,也似在思量。

    “我也跟你直说吧,离开薄衍墨,你哥哥就什么事都不会有,怎么样?”

    “你以为你真能拿我哥威胁我么,我哥有专人保护,你近不了他的身,你这样说,也只能吓吓我。”

    路思琦呵笑:“小丫头,你真单纯,你哥哥得的什么刺激性的心症,以为我不清楚么,他啊,稳定的时候比哪个正常人都正常,可不稳定起来,一根小草都能让他病发,只要我想,随时都有切入的机会,你能保他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保护好么?什么时候,被我吓死了恐怕你都不知道吧。”

    有一种冷意慢慢往五脏六腑而去。

    宁浅然觉得呼的空气都是刺着心的。

    路思琦了解她家的情况,比了解她还多。

    宁浅然简直不能想,有人每分每秒都盯着自己哥哥,企图暗害他这种事。

    单是想想她就怕极了。

    此刻看着眼前的女人,宁浅然更是觉得痛恨至极。

    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

    为什么会有心机这么重的女人?

    “你如果想救你哥,以后离开薄衍墨,别再见他,我和你们宁家,也就什么都不会有,你哥哥也能安心养他的病,我呢,只有这一个条件,宁素也很喜欢薄衍墨呢,喜欢得可比你久。”

    宁浅然几乎想也没想地回答:“不可能。”

    路思琦讶异挑眉:“不?看来,你对薄衍墨还挺深情,舍得牺牲你的好哥哥。”

    “我说不可能,不是指这点,而是我确定,你没那个能力能动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