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凤策长安 > 427、不怕死么?

427、不怕死么?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月色下低声哭泣着的女人,身为父亲的人丝毫不在乎女儿的婚姻和死活,反倒是身为继母的人十分操心的模样?

    这成夫人分明十分惧怕成毅,却还是替继女求情了。不过仔细想想或许也不难理解,如果嫁给了成毅那样的丈夫,或者又成毅那样的父亲,或许即便不是亲生母女也会产生几分同病相怜之意。更不会有什么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心思了。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出去。成夫人低声哭泣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想起来这不是自己能够随意发泄情绪的地方,方才抹了眼泪站起身来默默离开了。楚凌望着成毅离开的方向考虑了一会儿,这李家大部分人有云行月去对付,但是成毅这样的人云行月的药却不一定能放倒他,所以她还是要亲自跟着看看才行。

    成毅今晚的情绪似乎十分的不悦,等到楚凌跟上去的时候就听到花园里传来有人哀嚎的声音。微微一怔,楚凌连忙快步走了过去。还没有走近就看到了成毅正在抽打几个侍女仆从。并不是拿着鞭子有章法的抽打,纯粹只是胡乱殴打。地上还摔落了一地的盘子点心水果之类的东西,显然是这些人不知怎么的惹到了成毅,或者是根本没有惹到只是运气不好遇上了。

    但是无论是因为什么,楚凌都觉得眼前的男人非常恶心。

    她不是没有见过脾气不好那下人撒气甚至随意折辱别人的人,但是却很少见到这种人。夜色中成毅的目光跟先前在大堂里见到的截然不同,眼睛里仿佛有熊熊火光在跳动燃烧。那火光中写满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兴奋和愉悦,却没有半点怒气。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生气,现在这样做真的只会单纯的想要这么做,这么做让他觉得愉快而已。就像是有人喜欢吃肉喝酒有人喜欢锦衣华服,有人喜欢赌博,而成毅的喜好显然更加另类一些,我们通常称之为……心理变、态。

    地上的人还在哀嚎,成毅却显然觉得还不够。他只是随手拿起自己随手带着的刀柄抽打地上的人。在觉得哀嚎的声音无法让自己满意的时候,他皱了皱眉,抬手拔出了刀毫不犹豫地朝着一个下人劈了过去。即便是拿刀砍人,他眼里依然没有怒火和杀气,或许在他眼中拿刀柄抽人和直接拿刀砍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楚凌微微一眯眼,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一抬手从旁边折了一枝花枝朝着外面的人射了过去。夜色中,花枝打在了成毅握刀的手上,他只觉得手腕一阵巨疼,手中的刀险些掉落到地上。成毅自然也看到了打在自己手腕上的东西是什么,他并不是那种脑满肠肥只知道钻营什么都不会废物。所以即便是这一下让他的手近乎麻木,他也稳稳地握住了刀并没有松手。

    “什么人?”成毅厉声道,同时厉声吼道:“来人!”

    几个人影听到他的声音飞快地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楚凌也不犹豫手中流月刀出鞘身形如一道魅影迎上了朝他们本来的人。此时已经是晚上,花园里并没有什么人。李家的吓人或许也知道成毅有这样古怪可怕的癖好,方才几个下人哀嚎了这么久都没有人过来查看这会儿自然就更不会有人。过来的只会是成毅身边的护卫。

    解决成毅地护卫比楚凌以为的简单得多,不过片刻间五六个护卫便已经倒在了地上。楚凌莞尔一笑,为自己的太过谨慎而失笑。泰和县城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有多么难得的高手。葛丹枫那样的人也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蹦到的,更何况葛丹枫也算不上高手。成毅能不过自己女儿的死活将她嫁给什么将军,自然是为了向上爬了。这样的人,什么能有多么厉害的人物?他若是真有本事,又怎么还会在这小小的偏僻县城当一个副统领?

    成毅并没有急着逃跑,也没有大呼大叫。或许是他知道自己未必能跑掉,同样也知道这个花园里这会儿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人,就算有人听到了声音也未必敢过来。

    成毅微微眯眼,“我先前见过你,你是什么人?”成毅想起来,先前在大堂里无意间扫到了一眼眼前的少年。虽然只是一扫而过,但是这样俊美的少年还是跟绝大多数的来客是不一样的。楚凌微微一笑,随手将流月刀上的血痕抹去,道:“成将军,幸会。”

    成毅道:“公子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呢。”楚凌道:“路过的闲人而已,打扰成将军的兴致了实在是抱歉得很。”目光淡淡地扫了已经乱滚带爬躲到一边却依旧不敢逃走的几个侍从丫头,楚凌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成毅并不为自己被人看到了这样的事情而羞愧,反倒是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是闲人,就不要多管闲事。”更何况…闲人会一出手就杀了五六个人么?

    果然,只听眼前的少年悠然道:“正巧遇到成将军,在下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想要跟成将军商量呢。”

    成毅冷笑,眼底闪烁着恶毒地光芒。说话的声音却十分温和平淡,“公子请说。”

    楚凌微笑,“劳烦成将军将兵符借我用一用。”

    成毅眼神微微一缩,不动声色地道:“公子找错人了吧?在下只是个副统领。公子想要兵符,应该去找统领才对。他今天也在李府,公子想要知道他在哪里的话在下可以引路。”楚凌觉得很有趣,“这么轻易就出卖自己的顶头上司,成将军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啊。”成毅垂眸,笑道:“哪里?他是貊族人,我是天启人,算得了什么上司?在下也能猜到一些公子是什么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楚凌觉得,如果不是先前看见过他对待成夫人的模样和抽打下人的模样。在夜色的掩映下她说不定都要以为眼前这人是好人了。思索了一下,楚凌含笑点头道:“好啊,那就有劳成将军。”成毅点头,“公子请。”

    楚凌点点头,轻轻一跃落到了成毅跟前。只会她的脚还没有沾到地面,对面的成毅就突然一刀朝着她扑了过来。这一刀虎虎生风,气势十足。楚凌这才知道成毅为什么不急着逃命,原来这位成将军的实力竟然不算弱。

    对于成毅的突然袭击楚凌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微微侧首轻描淡写地抬手流月刀便架住了朝着自己劈过来地刀。楚凌对他挑眉一笑,咔嚓一声,足足有三四个流月刀那么大个头的刀被拦腰斩断。楚凌另一只手轻轻一弹指,被砍断的刀尖便飞了出去射进了旁边的树干上。两人过了不过十来招,成毅手中断了的刀就被打飞了出去,楚凌手中的流月刀也架到了成毅的脖子上。

    “成将军,现在可以谈了么?”

    成毅冷笑一声,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跟绝大多数落在楚凌手中的天启投靠貊族的俘虏都不同,他似乎并不害怕楚凌杀了他。即便是刀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他看向楚凌的目光依然充满了恶毒和狠戾,就如同先前在大厅里看到的一般。

    “想要兵符?你是靖北军的人还会沧云城的人?”成毅问道。楚凌有些不解,“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成毅道:“你猜的没错,城外南军的兵符在我手里,但是…我绝不会给你的。”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不怕死么?”

    成毅冷笑道:“死?我当然怕死…不过,我会不会死的。我若是死了…你们都别想离开泰和县。”楚凌不以为然,“我还真不知道,成将军有这么大的本事。”成毅笑道:“你不妨试试看。让我猜猜看…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信州吧?还是沧云城?不管是从哪个方向来的,想要到泰和县都只有一条路。只要我死了……我保重,哪条路你们就再也走不了了。另外,泰和县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楚凌微微眯眼思索着这话到底是成毅为了保命故意吓唬自己还是真有其事。口中却道:“你是在提醒我,杀了你之后不要声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么?”

    成毅阴恻恻地笑道:“我不会跟你磨嘴皮子。泰和是我的地方,不管你们是谁的人,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不然,我就拉着整个泰和县所有人一起死!”

    楚凌脑海里转的飞快,拉着整个泰和县的人陪葬?想要做到这一点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楚凌会知道这个地方,还会前两年有一次从天启回信州的途中有一次走错了路意外的路过这里,觉得这地方有些意思便在这里多留了两天。之后看了一些县志才意外知道这个地方地下竟然还藏着不少宝贝的。楚凌飞快地模拟了几个如果自己想要灭了整个县的人口的方案,片刻后神色微变盯着眼前的成毅。成毅脸上的笑容越发恶毒起来,“怎么样?考虑清楚了么?杀了我…你最多还有一天的时间解决问题。不然,就陪着这里的人一起死吧?啊,不对,公子武功高强自然能逃得了的,应该是不用死的。那你就看着这里的人去死吧。”

    楚凌问道:“你看起来不像是怕死的人。”

    成毅笑道:“我自然不怕死,在你眼中,是不是所有投靠了貊族的人都是一样的贪生怕死?被你们吓唬一番就什么都招了?”

    楚凌看着他得意的模样,忍不住轻叹了口气。成毅收住了笑容,有些警惕地盯着楚凌。楚凌看着他道:“你这样的人…如果是平时的话我或许还会有些兴趣,只可惜、今天时间有点紧,所以……”话音未落,楚凌手中的流月刀已经不好留情地朝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成毅脸色微变,利落的一个后仰险险地避开了刀尖。同时一对短兵从成毅地袖中滑落到了他的手里。

    楚凌一刀落空却半点也不感到意外,下一刀毫无间歇的刺了过去。成毅袖中的两柄短刀,干脆利落地挡住了楚凌的流月刀,身手竟然比方才还要凌厉几分。双刀架住了流月刀,成毅阴狠地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楚凌笑道:“没看出来,你演得不错。不过有人提醒过我,成将军很是狡猾不可掉以轻心。现在看来,他的提醒是对的。”成毅冷笑一声,“不管是谁提醒你的,今天你们都要是死在这里。”楚凌眼神淡淡地带着几分不以为然,“你的实力确实不弱,但是…如果你觉得你真的有胜算的话,那我只好告诉你,这真的是你的错觉。”

    “试试看就知道了!”

    楚凌觉得自己的运气不怎么好,事实证明泰和这样不起眼的小地方真的有高手。成毅的实力当真不弱,虽然不至于像南宫御月君无欢等人那么厉害,但是至少冯思北是肯定打不过他的。如果换成三年前的自己,说不定也得栽。

    两人在花园中交起手来,从地上打到假山上,又从建山上打到池塘边,却始终没有人过来查看。

    看来云行月下毒的手段也不差,一边招呼成毅楚凌一边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成毅看出来楚凌的漫不经心,看向楚凌的眼神越发的阴狠起来。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成毅一眼便看到花园尽头朝他们而来的人是谁。唇边裂出一个狰狞地笑意,成毅叫道:“统领,有刺客!”花园的尽头,一个貊族男子正带着几个人朝着这边过来,楚凌虽然没有见过却也能猜到这人的身份,正是如今泰和南军的统领……元吉。

    元吉今天来的其实比成毅还要找一些,不过他在李家后院跟自己的爱妾胡闹,一直到很晚了才想起了李老爷的寿辰这才从后院出来。刚走进花园就听到了打斗声,这才带着人过来看看。却不想听到的第一句就是有刺客?!

    元吉看了一眼正在和楚凌缠斗的成毅微微眯眼,片刻后方才对身后的人侍从一挥手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