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欠你一句我爱你 > 第8章 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

第8章 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

作者:纳兰华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二下午潘明唯去了趟客户的工厂,回来后就开始咳嗽。直到晚餐的时候,还在咳嗽。

    赵一枚问:“你怎么了?又感冒了?”

    “不是,能是在工厂车间被粉尘呛到了。”潘明唯说。

    “你没带口罩吗?”

    “本来以为只用呆一会儿的,再说大家都没戴。”

    “你怎么能跟别人比,您的美国身子还没适应中国的恶劣环境呢。”

    潘明唯听出她语气里的小小揶揄,笑道:“我这不是在努力吗,以后继续加强锻炼。咳咳……”

    赵一枚见他咳得厉害,不由担心,说:“你会不会是对粉尘过敏呀?”

    潘明唯想了一下说:“有可能。我每年春天都会眼睛痒,医生说是对花粉敏感。我那儿有抗过敏的药。”

    赵一枚说:“又是从美国带来的?那就赶快回去吃吧。”

    结了帐,一起回到潘明唯的公寓,找出药来吃了,赵一枚说:“上床去睡一觉就好了。”见他神色萎靡,伸手去拽他,一触之下,发现他掌心滚烫,吃了一惊,心说不会又发烧了吧?赶忙去探额头,果然。

    “怎么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赵一枚把他按到床上躺好,说又,“我上次给你的体温计呢?”

    “好像在书桌抽屉里,咳咳。”

    赵一枚拉开抽屉翻了翻,一眼瞥见几张照片,一个熟悉的笑脸跃然之上。

    照片上都是孩子,不同肤色,从几岁到十几岁都有,背景都是在室内,似乎是在医院,因为大多数孩子都穿着病号服。最后面一张是方沁搂着一个孩子的合影,看上面的日期都是上个月的。

    赵一枚翻看了几下,轻轻把照片原样放回去,拿起体温计,又犹豫了一下,心想潘明唯既然随便把照片这么放在抽屉里,应该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不如大大方方直接去问他,省的心里象有小猫抓一样痒痒。于是把照片一起拿了,走回卧室。

    潘明唯把体温计夹好,见她把照片举到眼前,笑了笑:“这是我以前在红十字会医院做义工时照顾过的一些孩子,方沁就是那家医院的医生。”

    赵一枚释然地微微一笑,旋即又道:“你做义工?可真没想到。”

    潘明唯也一笑,拿过照片指给她看,“这个孩子是烧伤,还要再分次植好几次皮;这个是脆骨病,别看他个子小,已经十岁了;这个小光头仔是白血病,一直在做化疗;这个,”潘明唯指着一个头发竖在头顶的可爱小女孩,“我走的时候她还在做疗程,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你看头发都长这么长了……”

    翻到方沁搂着个孩子的合影的那张,潘明唯说:“这是小丹尼,他有重症地中海贫血,是一种遗传的血液病,要不停地输血才能维持生命。彻底根治的方法只有骨髓移植,可是一直没有找到配型合适的……”

    赵一枚见他看着照片微微蹙眉,面带忧虑,便说道:“别担心,会找到的,这些孩子都会好好的长大的。”顿了顿又道:“想不到,你们都这么有爱心……”

    “其实也没什么,在美国很多人做义工的。”潘明唯道。

    “我没做过义工,不过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参加过红十字的急救培训班,有一次还真的救了人呢。”赵一枚开始兴致勃勃地回忆,“是两个触电的游客,就倒在我们学校门口的冷饮店,周围的人都傻站着,只会打120叫救护车,我和我师弟就上去给他们做胸外压,人工呼吸……”

    “给陌生人口对口人工呼吸?什么感觉?”潘明唯目光灼灼盯着她。

    “没感觉,一心救人呢。要非说有什么感觉,就是被那人一脸的胡茬扎得刺痒,还好他没有口臭!”赵一枚笑了笑。

    潘明唯不禁抬手摸了摸下巴,眼里含着笑又问:“那你救的人长什么样子,也不记得了?”

    “早忘了,当时就没顾得上仔细看,只记得我师弟做胸外压力气太大,把另外那个老头的肋骨差点给按折了,估计那老头是疼醒的!”赵一枚哈哈一笑,一边抽出体温计,一边又说,“还有就是,那次我把从普陀寺求来的梅花姻缘符给弄丢了,郁闷了好久……”

    潘明唯一笑,正待开口,赵一枚却嚷嚷起来:“哎呀,三十八度六,烧得不低呀!你身体太差了吧,这么容易感冒发烧。”

    “我在美国十年,很少感冒,一次发烧都没试过。”潘明唯无奈地说。

    “好好,是我们这里环境不好、水土不好、饮食不好,累得你总生病行了吧?不过总不感冒发烧也不好,容易得癌症。”赵一枚说道这里,见到潘明唯的眼神忽闪了一下,不由笑道:“吓你的啦!再说你这不是又发烧了吗?烧一烧十年少……”

    “那我烧了两次,不是已经变成十二岁了吗,一姐?”潘明唯居然还有精神开玩笑。

    只是几种药吃下去,咳嗽似乎是缓解了,体温依旧降不下来,反而一路升到三十九度多。

    “我们这样自己乱吃药行不行呀?”赵一枚担忧地说,“要不要去医院?”

    正说着,客厅里传来歌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是赵一枚的手机彩铃。

    赵一枚看了下床头的时钟,十一点都过了,这么晚,会是谁打来的呢?

    赵一枚跑去厅里接电话。

    “一姐,你……你那个帅表哥……怎么……怎么不理我呀……”电话那头传来江小影含混不清的声音,背景嘈杂。

    “你这是在哪啊?在酒吧吗?”

    “楚雄……楚雄他要结婚了……”

    赵一枚花了半天功夫才搞清楚,江小影的前男友周楚雄要结婚了,她听到消息,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去酒吧买醉,竟然还碰到秦扬了,上去打招呼,结果秦扬睬都不睬她。

    “我……我真的那么差劲吗?他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还是男人见到我都要躲着走?……”

    赵一枚一边安慰她一边想,还以为她早已经想通了,却原来还是放不开。女孩子一个人在那种场合喝得半醉,可别出什么事,不是人人都像潘明唯当初那么绅士的。还有秦扬,他怎么也在?可别借酒消愁喝多了再搞出什么事来。“告诉我你在哪个酒吧……沸点?好,我这就过去,你千万别走开!”

    挂上电话,赵一枚心想幸亏江小影还能说出酒吧的名字,不然一个人在那,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有秦扬,他到底是怎么了,居然这个样子!

    赵一枚急急走回卧室,问潘明唯:“你知道沸点酒吧在哪吗?”

    “沸点?……没去过。什么事?”

    “嗐,温蒂失恋,喝多了,我得去接她。我车上有GPS导航,我下去再查好了。”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潘明唯说着就要起身。

    “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啦,都烧成这样了。”赵一枚又把他按回床上。

    “不行!这都半夜了,你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安全。”潘明唯拽住她的手不放。

    赵一枚想想也是,说:“那我等会儿上车查了地址,再打电话给小刘,让他也过去。”

    “小刘?哪个小刘?”

    “我们技术部的小刘,刘志峰。人家比你壮多了吧?他可是一直对温蒂单相思呢,正好给他个表现机会。”小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赵一枚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她和潘明唯,不就是在酒吧这么“勾搭”上的吗?

    潘明唯不再坚持,只是说:“那你小心点,咳……咳……”

    赵一枚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说:“我不一定能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有事打电话给我,实在不行就打120。”

    “行了,你快去吧。我没事。”潘明唯道。

    赵一枚一笑,转身离去。

    潘明唯躺在床上,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从枕头边拿过手机拨了个号码。

    “马可,是我。”

    “噢,老板。这么晚了,什么事?”

    “你知道沸点酒吧在哪吗?”

    “沸点酒吧?”电话那头略一犹豫,“你是指沸点娱乐城里的酒吧?”

    娱乐城?潘明唯皱了皱眉头,“还有第二家沸点吗?”

    “据我所知,本市就这一家叫沸点的,那儿可是瘾君子出没的场所……”

    马可还没说完,潘明唯已经“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沉声说道:“告诉我地址。”

    温蒂怎么会去那种鱼龙混杂、乌烟瘴气的场所?潘明唯更加觉得自己的担忧绝不是多余的,赵一枚看似精明,其实却很爱逞一己之勇,不计后果。看她那次一个人在酒吧喝醉就知道了,如果不是遇见他,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还有那个小刘,也是个十足的愣头青。

    挂上马可的电话,潘明唯立刻拨打赵一枚的手机,占线。于是掀开被子下床。站起来的时候,竟有一瞬间的眩晕,随即剧烈地咳了起来,直咳到胸口都撕裂般地痛了才勉强止住。

    潘明唯直起腰稳了稳,只觉得浑身滚烫,却又从里面往外透着一阵阵的冷,四肢骨头都觉得酸痛无比。头重脚轻地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穿上外套,拿起车匙。谁知下了楼被冷风一吹,又是一阵眩晕。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打了辆的士。

    赵一枚下了车,站在七层楼高的沸点娱乐城前面,“桑拿、按摩、KTV、棋牌……”闪烁的霓虹灯字晃得她有点眼晕。

    不是GPS指错路了吧?还有第二家沸点?江小影怎么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呢?赵一枚去过的都是比较清雅的酒吧,纯粹喝喝酒、聊聊天,最多听听歌。

    再打江小影的手机,没人接。估计里面太吵了,听不到。算了,直接进去找。赵一枚走了进去,酒吧就在一进门处,中间还有个舞池,音乐声喧闹,一群人随着节拍摇头晃脑地跳着。

    不是吃了那个什么丸吧?赵一枚想着,迅速沿着舞池边走过,绕着酒吧转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江小影就在最靠近门口的位子上。

    长沙发上坐着四五个男男女女,江小影就在其中。确切地说,她在其中某个男人的怀里,而且显然已经半醉了。秦扬不在这里。她喝成这样,肯定是看错人了,即便要喝酒,秦扬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赵一枚皱起眉头,大喊一声“温蒂!”

    “一姐……”江小影醉眼朦胧地抬起头,居然还能认得她,“正好,来,一起喝。”

    “还喝,走啦!”赵一枚上前就去拉她,“看你都喝成什么样了。”

    “美女,你是温蒂的朋友啊?坐下一起喝嘛!”一只滑腻腻的大手按了上来。

    赵一枚厌恶地甩开,却又立刻被另一只手拽住:“大家都是温蒂的朋友嘛,今天温蒂不开心,就陪她一起喝个够啊。”

    赵一枚快被江小影气晕了,又说是一个人来的,那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温蒂,这是你朋友?”

    “是啊,朋……友,在……在‘乐吧’认识的……他们很好人啊,带我来这里……陪我……”江小影有些口齿不清了。

    天,原来已经喝了两场了,就为了一个才交往了三个月的臭男人,值得吗?赵一枚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手还被人拽着甩不脱,扭头怒道:“你放开!”

    那个男人见她生气,居然不再纠缠,却搂过江小影,又递过一杯酒,冲她道:“美女,喝了这杯酒,你再带温蒂走。”

    楼下音乐声喧天,三楼一个不到十平米的KTV包间里,却没有音乐,只有异常安静的两男一女。

    年轻男子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双臂抱胸,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女。中年男人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面目,旁边的中年女人在他们俩之间,时站时坐。

    突然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坐到年轻男子身旁,哈哈一笑。

    刀尖抵在了年轻男子的腰间,锋刃在射灯下泛着寒光。

    “小子,表演得不错呀!”中年男人换了一副恶狠狠的语气。

    年轻男子一动也不动,淡淡地说:“大哥,这都一个多小时了,你们搜也搜遍了,问也问够了。在这条道上混的都不容易,买卖不成人情在吧?”

    中年男人见他如此镇静,又是哈哈一笑,收起了匕首,说道:“兄弟,开个玩笑,别介意。”说着递过一支烟。

    年轻男子指尖夹着香烟,借着中年男人手里的打火机点着了,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烟圈:“我要先看货。”

    中年男人冲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中年女人走进包间侧面的一个小门,片刻又出来,将一个托盘放在了年轻男子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年轻男子。

    托盘上承着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透明小袋子。年轻男子打开塑料袋,用左手两根手指捻起一点点粉末,放在鼻下闻了闻,又伸出舌尖舔了舔,动作微一停顿,蓦地将右手夹着的香烟往地上一丢,抬起一只脚狠狠地一捻,冷哼道:“耍我呢?这是洗衣粉!”

    中年男女对视一笑。女人又去拿了两个小碟子,上面都是少量白色粉末,先把其中一碟放到托盘上,又递过去一根小小的吸管。

    年轻男子几乎没有迟疑地接过吸管,俯下头,动作熟练地将一些粉末吸入了鼻腔。

    “唔,纯度不错……但我要的不是这种大路货,我要——更劲的。”

    中年女人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又把另一个碟子递过去。

    年轻男子再次俯下头。再抬头时,微微眯着眼睛,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缓缓道:“天——使——尘。”

    “好,识货!”中年男人哈哈一笑,扔给他一张手机卡,“三天后,用这个联系!”

    赵一枚估量着眼前情形,这杯酒不喝,怕是难以脱身了。一杯红酒而已,看着软倒在陌生男人怀里的江小影,忽然间豪气干云,拿起酒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咳咳咳……”想不到红酒里面竟然掺了烈性的洋酒,赵一枚被呛得直咳。放下酒杯,赵一枚赶紧拉起江小影的手,“走啦!”

    “美女,好酒量啊!”搂着江小影的男人松开了手,旁边却又过来一个男人拦住了她们,“诶,他的话,可不代表我啊。两位美女,难得这么有缘,怎么能急着走呢?”

    之前的男人也笑嘻嘻地又把江小影搂回了怀里,“是啊,再多玩会儿嘛。”说着就往江小影的脸上亲去。

    “混蛋!”赵一枚身后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把那个男人推倒在沙发上,片刻间两人就扭打起来。

    赵一枚定睛一看,是小刘。这家伙,怎么现在才到,可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打架的啊!

    眼看着又有两个人过来,小刘双拳难敌六手,只剩下挨打的份了。酒吧里的其他人该跳的跳,该喝的喝,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而江小影又软软的倒在了另一个人的怀里,还有一个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对着赵一枚拉拉扯扯。

    “砰——”赵一枚酒气上头,把旁边的男人用力一推,抄起一只酒瓶磕在大理石茶几上,双颊绯红,大喊一声:“耍流氓啊?谁怕谁!”

    秦扬出了电梯,向大门口走去。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些模糊,像是慢慢漂浮了起来,周围嘈杂的音乐声也似乎越来越远……

    刚才那个女人把吸管递过来的时候,他心里也有过电光火石般的片刻犹豫,但他还是立即接了过来。他知道那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还是不放心他,如果不接,之前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吸管是透明的,他很巧妙地控制着力度,刚好把白色的粉末吸到吸管端头,却并没有真正吸进去。要想完全凭经验靠肉眼分辨出天使尘,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其实是在赌,琢磨着两个人的心理去给出结果。

    他果然说对了。不过天使尘的粉末比起一般的粉末,更加细滑轻薄,最终鼻腔里还是沾到了一点。就那么一丁点,看来这种新型品种的威力果然不小,尤其是对他这种对毒品从无耐受力的身体。

    秦扬捏了一把冷汗,暗中掐了一下虎口,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突然附近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尖声叫嚷,那声音那么熟悉,好似一把利刃,顿时穿破了笼罩在他身边的云雾。

    赵一枚被一个女孩抓扯着头发,后面又被人抓着衣服,心里暗骂:“泼妇打架啊?”飞起一脚往那女孩超短裙下的膝盖踹去,几个人同时倒在了沙发上,扭作一团……

    忽然间身上一轻,压在上面的人都飞了出去,来不及发愣,已经被一只大手拽了起来,惯性之下,几乎要撞到那人的胸口。

    “秦……秦扬?”赵一枚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由于过于惊异而结巴了。

    “你在流血!”秦扬一脸的关切和担心。

    赵一枚地下头,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被割破了,正在汩汩往外冒着血。大概是被碎酒瓶割的,看来伤口不浅。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血,不由得有些腿软。

    秦扬已经不知从哪里扯来一条餐巾,抓过她的手腕,飞快地紧紧包扎了起来,然后拽着她就往外走。

    赵一枚傻楞了半天,这时才说出话来:“等等,我还有同事在里面……”

    “已经有人打了110了,傻瓜!”秦扬不由分说把她搂在腋下,几步就出了大门口,“你要不想把血都流干了,就赶紧跟我去医院!车钥匙呢?”

    门外一辆的士打着右灯刚刚靠边停下,两人走得急了,差点撞到那车子右边的倒视镜,却谁都没注意到,车子里面的乘客,正在默默地看着他们。

    潘明唯看着赵一枚和秦扬一起上了路虎,只觉得浑身冰冷。

    原来她丢下他半夜到这里来,是来找秦扬的。其实找谁又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呢?如果她自觉可以坦坦荡荡,何必找那么多借口?还执意不让他跟来?

    潘明唯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让司机掉头回去。

    漆黑的夜色中只有两旁孤寂的路灯一排排闪过。潘明唯的心绞着,仿佛有一只手在揉捏。

    “开快点。”他对的士司机吩咐了一句。他只想快点远离这里。

    的士司机应了一声,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驰起来。一瞬间,潘明唯竟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突然后面一辆车以更快的速度超了过去,是路虎。

    连开车都要争道?潘明唯不由涌起一股愤怒——刚才,他看到是秦扬坐进了驾驶位。

    只是这辆老旧的的士,如何跑得过路虎?潘明唯正忿忿着,却见路虎犹如脱缰的野马,一头冲上了人行道,哗啦啦连撞了一排路边商铺,最后向左一拐,撞在消防栓上停了下来。水喉爆裂,水柱喷射出来足有几米高。

    “呀,出事了!”的士司机惊呼。

    潘明唯急道:“快开过去!”

    司机猛地一踩油门,冲到路边,又“刷”地一个急刹。潘明唯几乎不等车子停稳就打开车门冲了过去。

    幸亏是路虎,拥有一副强悍无比的骨架,在经过这么一连串的撞击后都没有太大变形,只是最后撞在消防栓的地方瘪了进去,车头盖翘起,前排正面、膝部几个安全气囊全部打开。

    潘明唯拉开右边副驾车门前的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几乎心跳都停顿了。

    与此同时,惊魂未定的赵一枚也正从里面打开车门,一下子就跌在了他的怀里。

    “你受伤了?怎么身上都是血?”潘明唯半托半搂着赵一枚,紧张得声音都变了。

    “我没事……”赵一枚在他怀里支起身,还没站稳,就往车子的左边绕,“秦扬……秦扬!”

    此时秦扬也从车里钻了出来,摇摇晃晃地扶着车门,消防栓的水柱喷洒在他身上,顿时从头到脚淋得湿透。

    赵一枚从潘明唯怀中挣脱,扑过去拉扯着他又叫了两声,秦扬却似乎充耳未闻。惨白的路灯映射下,他的神情是一种奇诡的梦幻般的迷茫。

    潘明唯把淋得半湿的赵一枚拖回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发现血迹来自手腕,而且已经包扎好,显然不是在车里受的伤,这才略略放心,一边脱下外套给她披上,一边问:“这是怎么了?你们喝了多少酒?”

    “我是喝了点酒,可他……”赵一枚任由潘明唯揽着,头一直扭着愣愣地看着秦扬,“我不知道,他……他……”

    潘明唯看了秦扬一眼,忽然想起马可的话,冷哼一声说:“我看他不是喝了酒,而是嗑了药。”

    “你说什么?”赵一枚转回头,睁大了眼睛,“不可能!”

    这时被撞的商铺后面亮起了灯光,大概是店家听到动静起来察看。潘明唯说:“我看还是主动些的好,是打120,还是110?”说着就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不要!”赵一枚蓦地按住了他的手,“你先带秦扬走,我留下来处理。”

    “不行,你受伤了!或者我先送你去医院。”

    “我的手没事。车是我的,反正得我负责。你先带他走!”赵一枚望向商铺那边,声音里透出了焦急。

    潘明唯看着她紧张的神情,忽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这个傻丫头,居然想顶包!那小子果然是她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

    “枚,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潘明唯隐忍着,压低声音说。

    “我知道。”赵一枚看着他,目光异常镇静。

    “你喝了酒,如果你去认酒后驾驶,要拘留十五天的!”

    “十五天而已!可如果他被发现,一辈子就毁了!”

    “你疯了?你这是妨碍司法公正!”

    “少来!演港产片哪?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赵一枚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不会说的,对不对?”

    潘明唯的眸子一点点的变冷,缓缓抽回自己的手,一字字说道:“休想!我不会带他走。”

    “可他是我哥哥,我不能丢下他不管啊……”赵一枚的声音软了下来。

    “他不是你哥哥!”潘明唯握着手机的手,因为过度用力,指节都泛白了。

    几个人叫嚷着从商铺那边过来,赵一枚扭头看了一眼,忽然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臂,揽住了潘明唯的腰,微仰着头,用乞求的语气急急地说:“艾唯,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快点带他走啊!”

    潘明唯看着贴到面前的这张充满了焦急的美丽脸庞,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这个女人,她还有心的吗?居然,利用他对她的爱,来要挟他,去帮那个吸白粉的男人!

    ——你问我爱你吗?那么,你,又爱我吗?这个男人,对你来说,比你自己都重要?

    看着她那不知是因为失血、还是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的脸颊和嘴唇,以及那略带凄惶的神色,潘明唯心头的冰冷变成了苦涩,松开握着手机的手,颓然笑了笑,哑声道:“好,你带他走,我留下。”

    “艾唯!”赵一枚看着他愣了一秒,然后低声说了句:“谢谢。”再无半点犹豫地转身。

    潘明唯的胸口一痛,猛地剧烈咳嗽起来,几乎无法呼吸。

    此时却见秦扬竟已跌跌撞撞地奔到路边,打开那辆的士的车门就坐了进去。

    “秦扬!”赵一枚叫了一声,就要追过去,却被潘明唯拽住了。

    “你放开我!”赵一枚挣扎着。

    “他都丢下你跑了,你还管他干什么?”潘明唯紧紧抓住她,“跟我去医院!”

    这时三四个人围了上来,叫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开车的?”

    潘明唯向前跨了半步,护住赵一枚道:“对不起,车子出了故障失控了。她受了伤,先让我送她去医院吧。”

    为首的人看了看他们两个:“不行,一个都不许走!等警察来了再说。”

    “你们没看到她流了这么多血吗?”潘明唯忽然大吼,“有什么损失我们一定会赔!耽误时间出了人命你们赔得起吗?”

    几个人给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然而还是不肯放他们走。

    赵一枚兀自扭头看向秦扬离去的方向,潘明唯托住她受伤的胳膊,冷冷道:“你还担心他?他可一点也不担心你呢。”

    几分钟之后交警赶到,潘明唯主动掏出自己的驾驶证递了过去:“是我开的车,路上突然跑出来一只狗,想躲开,就失控了。”

    交警瞥了眼赵一枚受伤的胳膊,又看了看事故现场,说道:“超速了吧?”

    “赶着去医院,开得是快了点。”潘明唯说完便配合地做了酒精呼吸测试。

    交警见测试结果没问题,扣下驾驶执照和行驶证,见赵一枚身上血迹斑斑,干脆直接开警车送了他们两人去医院。

    潘明唯没有想到,最后要留下来住院的是他自己——肺炎,高烧四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