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侠义清天 > 第八章 杀出重围

第八章 杀出重围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信你们一回。”时敬迁将二人击晕,而后离开房间,潜入附近丛林中,冯天玉藏身之处。

    冯天玉道:“怎么样?”

    时敬迁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听到了藏宝室所在。”

    他带着冯天玉往西北走去,很快便找到了那个虎爷所说的那座阁楼。

    阁楼僻静无光,四周亦是静悄悄,冯天玉觉得诡异,道:“好像有些不对劲。”

    时敬迁自然也察觉到,笑道:“以我做飞贼多年经验看,这多半是有埋伏和机关。”

    冯天玉道:“即是如此,我看我们还是走的好。”

    时敬迁道:“不行,既然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回,这防守越好,说明楼里藏着重要的宝贝,我一定要进去瞧个究竟。”

    冯天玉道:“可是你方才不是说有机关?”

    时敬迁笑道:“是有机关和埋伏,但是我想对你来说,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对不对?”

    冯天玉道:“你是让我做诱饵触发机关,引出伏兵,你再进去盗宝对不对?”

    时敬迁道:“恭喜你答对了。”

    冯天玉道:“那可不行,我的命是无价的,就算那楼内宝物价值连城,也不值得我冒这一次险。”

    时敬迁道:“你武功高强,那些人根本伤不到你。”

    “那些不成。”冯天玉摇了摇头。

    时敬迁道:“你真的不去?”

    “不去。”

    时敬迁无奈道:“你不去我去。”

    他虽说,却不见动身。

    冯天玉道:“怎么?不敢去?”

    时敬迁笑道:“说说罢了。”

    冯天玉道:“你不敢去,那我先走了。”

    时敬迁无奈,跟在他身后。

    两人没走出两步,便有一道人影掠过,向那栋阁楼袭去。

    冯天玉和时敬迁急忙回身躲于暗处细看,但见那人影靠近阁楼后,便听“咻咻”声响,暗处四面八方有箭向那人射来。

    果然有埋伏!冯天玉和时敬迁大吃一惊,两人暗想那人定然会被万箭穿心。

    但是事情并非他们所想那样,但见那人手持一把软剑,挥剑将射向他的箭都抖落,任箭雨狂袭,他手中剑舞得密不透风。

    很快,箭雨才停止。

    那人缓缓走向阁楼,但是在离两丈处,便有数十条大汉从阁楼四周暗处跃出,将那人包围住。

    “你是什么人?擅闯青帮禁地。”那大汉喝道。

    那人淡淡道:“找人!”

    “找什么人?”

    那人道:“找被你们关押的反清义士。”

    那大汉道:“原来你是朝廷**,找死。”

    他话一出,几十条大汉挥动亮晃晃的大刀向那人砍去。

    那人手中软剑一抖,挥剑击出剑走如游蛇,飘然轻灵,切向大汉的要害,但听惨叫声不绝于耳,在那人软剑下,几十条大汉很快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冯天玉和时敬迁大吃一惊,未想到那人武功那么高。

    但见那人收回剑,朝阁楼奔去。

    时敬迁道:“那人莫非是同道中人,也来盗宝,可是行走江湖那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

    冯天玉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再啰嗦,他便要宝物偷光了。”

    提起宝物,时敬迁便惊醒过来。

    “说得没错,去看看那阁楼有什么宝物。”

    二人从暗处窜出,向阁楼奔去。

    门开着,楼里面已被那人点上灯火,可清晰看到屋里情况。

    但见屋里四壁木架上放着各种珍珠玛瑙,金银玉器,虽在门外看着,冯天玉和时敬迁还是可以看得眼花缭乱。

    “果然有宝物。”时敬迁叹道。

    他这一出声,屋里的那个人便喝道:“是谁在外面?”

    冯天玉和时敬迁本就打算与那人打个照面,现在被发现,当即走进屋里。

    那人虽知屋外有人,但是此时走进两个人倒是令他吃惊不小。

    冯天玉见那人是个约四十岁的男子,长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心生好感,恭手道:“阁下好功夫,好耳力。”

    那男子道:“你们是什么人?”

    冯天玉道:“是友非敌。”

    那男子道:“你们两个不是青帮的人?”

    时敬迁道:“若是青帮的人,早就去通风报信了,还在这与你啰嗦。”

    那男子想来也是,问道:“不知二位为何夜闯青龙山庄?”

    时敬迁道:“我们还想问你为何而来呢?”

    那男子道:“我先问,你先回答。”

    时敬迁道:“好,我们是来偷宝物来的。”

    他走到木架前,把拿起一尊玉佛抚摸起来。

    那男子闻言笑道:“你们胆子不小,竟敢来青帮老巢偷范文程的东西。”

    冯天玉道:“你不也胆子不小,不然我们怎么会见面?”

    那男子道:“我可不是为这身外之物而来。”

    “那你难道是闲得无聊,来青龙山庄闲逛来着?”

    时敬迁说着拿起一颗夜明珠,塞进怀里。

    那男子道:“反正不是为了财,你们拿几件值钱的就快走,便连累我。”

    他人在屋里四处瞧瞧,并在壁上敲敲。

    冯天玉决定稀奇,盯着他看,问道:“你在找什么,或许我们两个可以帮你,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那男子道:“我可不是臭皮匠,也不需要你们帮忙。”

    见冯天玉被狗咬吕洞宾,时敬迁忍不住笑道:“冯老弟,我看你还是拣上几件宝贝才是正经事,我都快没地方塞了。”

    冯天玉闻言看那时敬迁,但见他肚子鼓鼓,似九月怀胎一般,无奈摇了摇头。

    “范文程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只怕要气炸过去。”

    时敬迁道:“管他哩,冯天玉快帮我拿那个玉净瓶。”

    “你还塞得进?”

    时敬迁道:“至少还能塞十件。”

    无奈,冯天玉走去拿木架上的玉净瓶,岂知玉净瓶似乎在木架上生了根,竟是拿不起来。

    “算了吧,这瓶子似乎固定在木架上。”

    “怎么可能?”时敬迁不信。

    那男子听了冯天玉的话,走去扭动玉净瓶,转了三圈后,但听“咔咔”机关触发的声音。

    冯天玉和时敬迁大吃一惊。

    随着声响,他们发现地上陷出一条地道。

    “这地道会通向哪?”

    冯天玉疑惑?

    时敬迁笑道:“肯定是范文程把更重要的更值钱的宝物藏在里面。”

    他们说着,那男子已提着油灯走进地道。

    屋里顿时黑漆漆,冯天玉也跟着走进地道,时敬迁无奈,挺着大肚子缓缓跟着。

    三人走着数丈远,便见里面宽敞,有几间铁牢,牢房里关着几十个人。

    冯天玉仔细察看,几乎要惊呼出声,但见牢房里关的人是武林大会被抓走的各派掌门,此时他们在牢中两眼无神,神情呆滞,和不久前那山洞关押的人差不多。

    “丐帮朱帮主,妙慧大师,八卦门掌门,八仙派掌门……这不是被抓的各派掌门?”时敬迁惊道。

    那男子面露失望之色,他看向冯天玉和时敬迁,道:“原来你们也是来找人?”

    冯天玉道:“没错,我们便是要解救被满清朝廷抓走的各派掌门。”

    那男子道:“原来如此。”

    冯天玉道:“莫非阁下也是来救各派掌门?”

    那男子道:“我是来找人,却是与你找的不是同一批人,但是现在看到各派掌门被困在此,我也是要出手相救才是。”

    冯天玉道:“阁下如此侠义为怀,不知尊姓大名?”

    那男子道:“冒辟疆。”

    “冒辟疆?倒是个少有的姓。”

    冒辟疆道:“祖上是蒙古人,后搬迁到江南居住,所以这姓的确是稀少不足为怪。”

    “原来如此。”

    冒辟疆道:“现在我们怎么救这些武林各派掌门出去?”

    时敬迁道:“救也不是现在,既然找到他们就被关在这里,还是出去商议救人的对策要紧。”

    虽然他是害怕范文程发现,想早点离开,冯天玉和那男子还是听得有理。

    当下三人离开地道,才走出门外便见眼前火光大亮,周围密密麻麻围着数不清的人。

    时敬迁愁眉道:“这下好了,被发现了。”

    但见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在火光映照下,冯天玉可看清那人的面容。

    “范文程。”

    范文程也看清冯天玉等人模样,笑道:“原来是冯天玉,想不到龙潭虎穴你也敢闯,只是这青龙山庄可不是你想来便来,想走就走,若是识相,就快束手就擒。”

    冯天玉道:“有本事便来拿我,要束手就擒,休想!”

    范文程道:“你既不识好歹,可就不客气了,杀。”

    最后一个字说出,四周青帮大汉挥刀冲杀上来。

    时敬迁吓得缩到冯天玉身后。

    敌人来势汹汹,冯天玉和冒辟疆暗暗准备,待敌人靠近,他二人或出掌或出剑,向来人砍杀劈去。

    瞬间靠近的几条大汉被击翻倒地不起。

    其它大汉不禁一顿,然后接着冲杀上去冯天玉和冒辟疆又出手挥剑击杀,将靠近之人杀得屁滚尿流,其他大汉见他二人杀气腾腾不禁停下,向后退去。

    范文程看在眼里,怒道:“快,杀了他们!”

    他喊声震天,青帮帮众又挥刀向冯天玉三人杀去。

    面对潮水般的敌人,冯天玉知道就算能杀退一时,也杀不尽这数百青帮的人。

    想到擒贼先擒王,唯有抓住范文程才有机会逃走。

    冯天玉不待青帮的人冲上来,他人已先出,似猛虎飞豹,冲进人群,直奔范文程。

    范文程大吃一惊,不禁后退两步,急道:“拦住他。”

    大汉齐地围攻冯天玉。

    但是冯天玉聚力于掌,掌力雄浑,一掌击出,便击翻几个人,几掌击出,便杀出一条空隙来,这足以让他跃出重围,掠向范文程。

    范文程大吃一惊,但是他知道躲也不是办法,唯有出掌迎了上去。

    两人徒一交手,便打得难分难解,互不相让。

    青帮帮众停了下来,看着二人打斗。

    冯天玉内力雄厚,出掌刚猛,掌力雄厚,出手便大开大合,猛击猛打,打得范文程气血翻涌。

    过了几十招吧,范文程最终还是受不住冯天玉掌力,被击翻丈远。

    冯天玉便要去拿范文程,岂知青帮帮众出手将他拦住。

    冯天玉又劈掌击翻十数个人,待要再拿范文程,却已不见人影。

    无奈,他只好杀了回去,此时冒辟疆和时敬迁正在与青帮的人搏杀。

    冯天玉靠近后急道:“不可恋战,齐心杀出重围。”

    青帮帮众众多,要杀光自是不易,三人合力出手,将朝一个方向杀去,三人合力如雷霆之势,直杀的青帮的人几次溃散掉,奋战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才杀到水寨前。但是寨楼上已有数百彪形大汉在等候。

    冯天玉三人暗暗叫苦,因为他们三人已经有些筋疲力竭。

    时敬迁暗暗叫苦,因为他怀中塞了太多金银财宝,现在打斗起来甚是不灵便,累得半死不说,身上还负了几道伤。

    无奈,他忍不住掏出怀中金银财宝,洒向青帮帮众,虽是夜黑,但是亮晃晃的夜明珠,金银玉器引得青帮帮众纷纷抢夺。

    本来一拥上来的青帮帮众,为了抢夺金银财宝,皆自相残杀起来。

    冯天玉三人皆大吃一惊,未想到时敬迁无意之举,会有这样的效果。

    冯天玉急去掏出他怀中的剩余金银珠宝,洒向远处,引得青帮帮众哄抢。这下乱成一团糟,实在是难得逃跑的良机。

    三人急奔上寨楼,劈翻几十个大汉,然后从楼上跃下,落入水中。

    这无疑是鸟出笼,鱼入海。

    三人划行百丈远,到一河中小洲上,爬上岸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冯天玉道:“幸好有那些金银财宝,不然只怕要命丧在青龙山庄内。”

    时敬迁可不高兴,道:“那可是我的,这下好了,白忙活一晚上。”

    冯天玉道:“你是要钱还是要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你的盗术,以后会偷回来的。”

    也唯有这么想,时敬迁才觉得好受些。

    三人喘息一会儿,忽见青龙山庄方向火光冲天。

    冯天玉三人起身看,依稀可以看到有数条船驶出来。

    “不好,这是要来搜捕,我们赶快躲起来。”

    三人缩到附近草丛躲避,很快船经过又向前驶去,好一会儿又驶了回来,并在他们附近停下。

    有一队人手持火把上岸搜索,冯天玉三人不禁潜行到水边,潜入水里,好一会儿,那队人将河洲搜遍,一无所获才登船离去。

    待船离去,冯天玉三人去找来时所划的那艘船,但是已不见船的踪迹。

    只道是被青帮的人带走,三人唯有游泳游回西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