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侠义清天 > 第六十五章 大闹万花楼

第六十五章 大闹万花楼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范文程道:“怎么,害怕了不成?”

    冯天玉道:“我怎么可能会怕你,只是接下来我们这场打斗一定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山崩地裂,地动山摇,海枯石烂,人声鼎沸……”

    在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词后,冯天玉才喘口气道:“所以我们到外面打去,这里施展不开。”

    范文程亦觉得他们接下来的打斗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山崩地裂,地动山摇,海枯石烂,人声鼎沸,所以他同意冯天玉的看法。

    “好,我们出去比。”

    成须鹤很不同意,因为他们两人出手,可以将冯天玉困在洞中,让他不能逃脱,这也是冯天玉所担心的地方,现在若是出去比斗,倒是有了退路。

    虽然不同意,但成须鹤知道范文程的脾气,他要是决定的事,谁能拦住呢。

    三人出了山洞,范文程道:“准备好了吗?”

    冯天玉道:“准备好了,出手吧。”

    大喝一声,范文程冲向冯天玉,两人手一接触便是互相攻击挡拆,攻守交换,令人目不暇接,打得难分难解。

    成须鹤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惊叹,以他二人的武功他竟是谁也打不过,心中暗暗嫉恨。

    瞬间过了几十招,范文程心中暗惊,现在的冯天玉与昨夜相比,武功竟是判若两人。

    他又岂知到冯天玉的武功并无变化,变化的是时间。

    昨夜夜黑,冯天玉不善夜战,是以被范文程缕缕偷袭的手,何况范文程又刚比过武林大会,损耗功力不少,此消彼长,冯天玉自然是稍占上风。

    但见他一招双龙出海,双手推掌齐出,一道劲力呼啸扑向范文程。

    范文程大吃一惊,双脚下塌,陷入地中寸许,伸出双手迎接冯天玉击来的掌力。

    但觉一道劲力,挟排山倒海之势,范文程奋力抵挡,却是经受不住,惨叫一声,飞出丈远。

    冯天玉收功,笑道:“范帮主,得罪了。”

    范文程从地上爬起,面露惧色,打量着冯天玉,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人。

    眼下两人皆败于他手,成须鹤道:“范帮主,我们两人联手对付他!”

    也唯有如此才能擒住冯天玉矣,范文程自然是同意。

    冯天玉知道二人联手,威力几许,他必败无疑,此时凝神戒备,准备迎敌。

    但见成须鹤最先出手,双手鹰爪似的手抓来,冯天玉亦出手相迎,两人交手斗了几十招,范文程又身子跃起,凌空一掌,推向冯天玉,冯天玉大吃一惊,急忙躲开,这一躲之际,成须鹤出爪攻来,便要擒拿他的肩井穴,又侧身躲开,但还是被划到,衣服出现几道爪痕。

    两人配合倒是默契,冯天玉徒一交手便被他着了一道伤,心中有了些忌惮。

    范文程和成须鹤出手伤了冯天玉,心中甚是得意,面露冷笑,道:“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告诉我们李自成宝藏的秘密。”

    冯天玉肩膀不过被擦了层皮,并无大碍,当下冷笑道:“你们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容不容易得试试看才能知道。”

    两人又齐地出手攻来,势如涛涛江水。

    冯天玉抱着必死之心,暗想就算死也一定要杀了成须鹤。

    是以他轻描淡写化解掉掉范文程的掌力,奋尽全力进攻成须鹤,迅猛攻势,逼的成须鹤被连拍数掌,打得胸口血气翻涌,当然冯天玉亦被范文程打得口吐热血。

    冯天玉不惜命,可成须鹤还是长命百岁哩,他被冯天玉逼得退开三丈外,让范文程与冯天玉单打独斗。

    范文程心中不满成须鹤趁机逃开,但是看到冯天玉身中他几掌,想来不会坚持太久才是,当下接过冯天玉,过了几十招。

    冯天玉忍住疼痛,见范文程阻他杀成须鹤,心中愤怒,又是一声大喝,劈风掌连绵击出,似层层波浪,掌力一掌胜过一掌,范文程接的手忙脚乱,最后竟被一掌击中胸口,飞出三丈外。

    成须鹤见状大吃一惊,借方才喘息之机,恢复了一下,当下立即纵身逃离,似飞鸟入林,很快没了影子。

    “胆小鬼!”范文程深受内伤,亦爬起逃离。

    冯天玉也不去追赶,因为当下他已受重伤,待两人离去,他狂喷一口热血,倒在地上。

    他才倒地,但有三个蒙面女子似仙女下凡一般从天而降。

    其中一个女子道:“教主,冯天玉武功实在高深莫测,竟打败了成须鹤和范文程。”

    一个蒙面女子道:“能得到龙吟剑认可的人,武功自然了得。”

    另一个蒙面女子道:“可惜他不能为我们所用。”

    “不为我们所用没关系,我们的目的是推翻满清朝廷,只要冯天玉反清,对我们就有好处。”

    “教主说得没错,现在这人我们该怎么办?”

    “把他带到竹轩居,替他疗伤。”

    自与冯天玉分离,绿无双追到了清灵山半山腰,发现有清兵,她躲在暗处观察,很快发现那些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人士都被抓住。

    她心中暗暗着急,因为这些人都是抗清的义士,眼下被抓,对抗清复明的力量大大削弱。

    绿无双尾随而至,见他们被押进泉州城中,看着所有人都被关进大牢,心中思诌如何是好。

    当她不知所措之时,一个少年出现在他眼前,那人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正是吴应熊,但见吴应熊风度翩翩,手持摇扇从泉州将军府走出来。

    绿无双暗奇,吴应熊为何大摇大摆从将军府中出来,难道他与清兵有勾结?

    但是他岂不是助义军打败孔有德,又岂会是满清走狗。

    带着心中疑惑,绿无双尾随吴应熊,想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转了几条街,吴应熊在万花楼前停下。

    这可让绿无双不知如何是好。

    万花楼是男人寻欢作乐之地,女儿家如何方便进去?

    唯有在外面茶铺等候,可是等了几个时辰也未见吴应熊出来。

    一阵思索,绿无双看到不远处有家绸缎庄,便进去买了一件男装,寻了个隐蔽地方换上,待穿戴整齐,大摇大摆走进万花楼。

    万花楼里此时冷冷清清,偌大厅堂,只有酒保在睡觉,不是生意不好,只因这种生意唯有晚上才热闹。

    绿无双走到酒保趴的那张桌子旁,拍了拍桌子,惊的酒保跳起。

    “干什么,大白天还来,还让不让人家姑娘们活了。”

    绿无双咳嗽一声,道:“她们的死活与我何干,谁让她们干这行。”

    “说得也是。”酒保打量了绿无双一眼,但见她衣着华丽,面容俊秀,一付书生打扮,只道是富家公子,这做生意岂有将生意拒之门外的道理。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找王妈去。”

    “慢着。”

    酒保没走出几步,绿无双将他叫回。

    “公子还有何事?”

    绿无双道:“我不叫姑娘。”

    酒保稀奇,来万花楼不找姑娘却是为何而来?合计是吃饭来的,如此想,酒保道:“那公子是要吃喝点啥。”

    绿无双道:“我也不吃东西。”

    既不找姑娘,又不吃饭,合计是来瞎晃悠的,酒保脸色顿时难看,道:“那公子请离开,不要打搅我们做生意。”

    绿无双道:“别急,我还有话没问呢。”

    “公子什么都不要问,我什么都不知道。”酒保有些不耐烦。

    有钱能使鬼推磨,绿无双知道唯有金钱才能从酒保口中打听消息。

    她从怀中掏出一粒碎银,在酒保眼前晃了晃。

    只道酒保会见钱眼开,岂知他不屑看一眼。

    “就这么点钱想要从我这里打探消息,我接待一个客人,小费就不止这些。”

    绿无双惊的下巴都掉下地,他想不到现在做酒保那么赚钱,她也想多掏钱,可惜方才钱都差不多拿去买衣服,只有一粒碎银。

    无奈,她收回银子,叹气道:“嫌弃就算了,正好留着买馒头吃。”

    转身便要离去,没走几步,那酒保忽的将他叫住。

    “一粒碎银就一粒碎银,你问我说便是。”

    绿无双将银子扔在桌子上,问:“几个时辰前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进来,他去哪了?”

    “什么少年,不就是你嘛,我不知道。”

    他说着,将银子收好又趴在桌子上。

    收了银子不办事,这岂不是要黑吃黑!

    此时绿无双气不打一处来,她玉指揪住酒保的耳朵拉扯,但听酒保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停停,有话好说!”

    “这下知道有话好说了吧。”

    绿无双收回了手。

    “快说,几个时辰前的少年现在哪间房?”

    “我哪里知道什么少年,我一个时辰前才换班。”

    晕,感情说了半天,竟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放下不早说。”

    那酒保揉着耳朵,哀嚎道:“我哪里知道你打听什么消息。”

    绿无双气恼,便要自己走上楼去找。

    方才酒保的叫声引来了万花楼的王妈妈,但见她扭着丰满的肥屁股,手帕托着涂有厚厚胭脂俗粉的头,从楼上走下来。

    “叫什么叫,天塌了还是地陷了,这还让姑娘们休息不。”

    这一出来,差点绿无双撞个满怀。

    王妈妈打量绿无双道:“这位公子火急火燎,是要去哪里?”

    绿无双道:“找人。”

    “找什么人?姑娘们正在休息,不必大动干戈,和我说就行。”

    绿无双道:“我不找姑娘?”

    “不找姑娘?”王妈妈看了眼绿无双,道:“不找姑娘,你来我万花楼找什么人?”

    那酒保插嘴道:“他是要找一位公子。”

    “什么公子?没有。”

    万花楼虽是男人寻欢作乐之地,但是还是会帮客人保守秘密,预防客人妻子打探消息。

    都说没有,可是绿无双亲眼看到吴应熊走进来。

    “我不信,要找找看。”

    她推开挡住楼道的老鸨,踏步上楼。

    老鸨被推开,身子站不稳摔下楼梯,虽不高,也跌得她哀嚎惨叫不止。

    酒保在一旁暗暗偷笑。

    老鸨见状骂道:“还笑,扣你这个月工钱,还不快扶老娘起来。”

    被扣工钱,酒保顿时脸色骤变,似死了爹娘一般,将老鸨扶起。

    老鸨道:“快去,叫那些王八蛋起来,打死那个小白脸。”

    绿无双上了楼,便查看每间房子,惊的房里的姑娘大叫,有些房间还有客人,被绿无双推开门,便要大骂,可是还未吐字,绿无双的鞭子便在他脸上留下一道鞭痕。

    但听惨叫声,惊叫声不绝于耳,整座万花楼都热闹起来。

    这时老鸨也带了十几个看门护院的大汉赶来,绿无双打搅她的生意,令她气得吐血。

    “就是她,给我砍了喂狗。”

    那十几条大汉闻言,手持长棍,向绿无双击去。

    可惜还未出手,绿无双手中鞭子已挥来,但听噼里啪啦响,并混着惨叫声,十几条大汉被鞭子击得倒在地上,满地打滚,老鸨吓得飞奔下楼。

    绿无双又开始推开房间,可是动静太大,后面房间的姑娘和客人早已吓得跑出去,只留下一间间空房。

    这倒也好,省的一间间劈开门,绿无双扫视跑出房间的客人和姑娘,都没有看到吴应熊的影子。

    她来到最后一间房子,那房子没有打开。

    “莫非在这?”

    房门锁着,绿无双一掌劈开房门,惊的一声尖叫。

    但见房里床上有一个女子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绿无双问:“那人在哪?”

    女子指了指桌子上一张纸。

    绿无双取来一看,但见纸上写着悦来客栈。

    绿无双问道:“他什么时候走?”

    “就在刚才,从窗子离开。”

    “悦来客栈在哪?”

    “城东。”

    绿无双走出房间,来到大厅,但见老鸨带来一队清兵。

    “官爷,就是他,快抓住他。”

    为首的官兵头子怒道:“乱臣贼子,竟敢在我管辖的地头胡作非为,找死,来人拿下!”

    那十几个官兵挥刀齐涌向绿无双。

    绿无双冷笑,挥起鞭子,但听噼里啪啦响,那些官兵被打得落花流水,倒在地上惨叫不止。

    老鸨和官兵头子惊的脸色大变,急缩到角落躲藏。

    绿无双也不理会,直奔出万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