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良婿,请等等 > 24.病后

24.病后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生给苏暖做过检查后,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之后李姨和姚叔便把人带走了。

    一起离开的还有徐冉。

    莫北在出租屋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按时上班。

    他在做清洁的时候一直关注着助理办公室,一个整个上午都没人打开过那扇门。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被董事长秘书请到了顶楼,不知道老板是什么意思,从一踏进电梯他便开始犯嘀咕。

    昨晚的事情闹得挺大,不会是借机把他开了吧?

    不等他多想,电梯停了下来,秘书把他带到董事长办公室后就出去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眼前这位T市有名的企业家,脑袋里嗡嗡直响。

    “董事长,您找我?”

    “坐。”

    苏父是个没什么架子的人,特别平易近人,看他平时的生活就能知道。

    让莫北坐下后,他没直接切入正题,而是先聊了聊莫北的工作。

    说起自己的工作,莫北是相当满意,工作轻松不说,工资还挺高,虽然偶尔会遇到几个脑残,但大多数人都挺正常。

    等他把自己的内心写照说出来,苏父微微点头没有发表意见,不过又问了一下他家里的情况。

    家里?莫北想了一下自己的俩侄子还有姐姐,姐夫,觉得还都不错。

    “董事长,我家里人都挺好的。”

    苏父依旧是微微点头,又问他想不想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对于这个问题,莫北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

    说实话,但凡是个男人肯定是想事业成功,可他现在骨头刚长好,能干的工作实在有限。

    他琢磨了一会儿,觉得现在这样就行。

    “董事长,我觉得当保洁挺好的,咱公司待遇好,我在这儿干的挺顺心。”

    苏父怒笑,“你倒是挺想的开。”

    莫北心想,他想不开成吗?若是胳膊腿再断一次,闹不好就得当瘸子了,他还怎么娶媳妇。

    “董事长,您找我是不是有事?”

    见聊的差不多,苏父这次是直奔主题的,“苏暖的情况昨晚你也见了,作为父亲,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对此莫北表示理解,他若是有个这么漂亮的闺女肯定也是攥在手心里。

    妈的,可惜他连个老婆都没有!

    苏父轻咳一声,继续说道,“昨晚心理医生对暖暖进行了催眠,昨晚的事她已经不记得了。”

    不等苏父再说,莫北是忙点头表示了解,并表示一定会闭紧自己的嘴,一个多余的字都不会多说。

    得到苏父的允许后,他蔫悄的离开了。

    回到他们保洁休息的地方,有人问他董事长找他什么事。

    他随口说了句是想让他当上门女婿,被人嘲讽一顿后便没人再搭理他。

    周围一静下来,他坐在张椅子上思考了很久。

    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可怜,七岁丧母,十岁丧父,她姐靠做纺织工把他养大的。

    好不容易挣钱了,想着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吧,是个女人就嫌他没爹没娘。

    好不容易有个不嫌的,还跟个富二代跑了。

    可是如今,他感觉他们董事长比他要可怜。

    这么大的家业竟然连个继承人都没有,虽说有个女儿,却是个精神不正常的。

    想着想着,他就看到苏暖站在了他的面前,虽说脸上带着口罩,但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去我办公室!”

    靠,莫北在心里骂了句,然后老实的跟着苏暖去了六楼。

    刚一进办公室他就被质问道,“昨晚你是不是有病!”

    他有病?有没有搞错!

    想他家三代贫民,个个根正苗红,都是在***思想的孕育下成长的!就没出过一个神经病!

    虽然心里有些憋的慌,但想着董事长的嘱托,他没言声。

    这时苏暖又道,“不能喝还喝那么多酒,看我的脸!”

    口罩被摘了下去,莫北看到了苏暖脸上的淤青,左脸上还一块儿擦伤。

    虽说美女受伤有损容颜,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是催眠师给她弄了一段假记忆?

    想到这里,他试着问道,“我喝醉了给你弄得?”

    苏暖露出一个算你还有良心的表情,她狠狠地说道,“若不是扶你我能摔到墙上吗?”

    莫北连忙道歉,“姑奶奶,我昨晚喝的实在有些多,竟把您给连累了,这样吧,等我发了工资请你吃饭怎么样?”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苏母一脸急色的走了进来。

    直到检查完苏暖无恙,才算安下心来。

    对于母亲的到来,苏暖很是吃惊,她小声的说道,“妈妈我就是摔了一下,真的没什么大碍。”

    苏母的说起话来很强硬,“既然受了伤就要好好养着,公司又不缺个你!姑娘家家的若是脸上留了疤,以后要怎么见人!”

    “妈妈……”

    “跟我回去!说了伤好之前不能上班,竟然给我偷跑出来!”

    苏暖不敢反驳母亲,此时正低着头想办法。

    现在的工作她努力了很久,若是在家修养一段时间,回来还得重头开始。

    当了半天隐形人的莫北正在往门口挪,他现在已经够惨了,不想再当炮灰。

    可正想办法的人,很快便把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并说了一句他做梦都想不到的话。

    开什么玩笑,他昨晚什么时候告白了?她还同意了?

    苏母发现事情不太对,赶紧给苏父打电话。

    苏暖继续说道,“妈妈你不用乱担心了,我就算是毁容了也不怕嫁不出去。”

    发现母亲在捂胸口,她赶紧去扶母亲,“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这会儿苏母的声音都颤了,“我的傻闺女,怎么每次都给当娘的出难题!你让妈妈怎么去跟人家说!”

    苏暖不解,“妈妈要和谁说?”

    “罢了罢了,这事让你爹去处理吧,为娘还想多活几年。”

    苏父来的很快,了解过刚才的事后,一方面联系心理医生,一方面让苏母赶紧带女儿回家。

    等办公室只剩了他和莫北,便打算把苏暖的事和莫北说明一下。

    只是莫北并不想听豪门秘辛。

    “董事长,您看我和苏暖就是个普通朋友,她的一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我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