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斩邪问道 > 第420章 直破劫阻向出口

第420章 直破劫阻向出口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酒店,徐长卿摁下了手表上的一个信号发射器。

    这个设备运用了量子纠缠技术,发信号的同时也能用于定位。

    天鹅绒号接到信号后,立刻展开行动。

    船员就位,大副发号施令,他们驾驶天鹅绒号强行摆脱了码头锚锁对飞船的钳制。

    随后自主建立了登陆通道,码头固有的气闸连接设备及专门通道被舍弃。

    紧跟着,两组十二台行星机甲服被派出,追迹信号坐标与徐长卿四人汇合。

    而徐长卿四人已经越过广场,进入一条通道街。

    肮脏的通道街上同样人头涌动,由于彼此都慌不择路,没有了靠右边走的秩序,路被差不多塞死了,谩骂声掩盖一切,结果就是谁都走不了。

    徐长卿一看这情况,手语示意,两个保镖硬掰开人群,保护他和玛丽从通道上退回到广场。

    广场上仍旧乱哄哄,让人恨不得骂:你们TM究竟想去哪?那种好像三流影视剧中群众演员般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再从东跑向西的人他也见到不止一个。

    四人都贴墙站着,徐长卿微闭着眼睛回忆这一代的地形结构。

    不久之后,他带着三人绕到广场的一个角落,玛丽拧断一道粗大门锁,退开半锈的铁门,一行人鱼贯行人。

    咣当!玛丽将门关闭。后边两个暗中观瞧,觉得是机会的当地人被关在了门外,拉了半天,拉不开厚重的门,又去想其他办法了。

    在这条半废弃的检修通道中,四人行动迅速,却还是遇上了麻烦。

    那是一个畸变不久的人类,他的上身已经扭曲的难以具体描述,不断的开叉,开叉出生出触须般的肢体,而这种触须不但有倒刺,尖端还有锋锐的牛刀般的骨刃。

    保镖之一就要开枪射击,被徐长卿一把制止,他看了一会儿宛如舞蹈般在那里摆动众多触手的怪物,从保镖手中接过枪,示意其他人后退,然后开枪射击。

    子弹似乎是打爆了什么东西,带有腐蚀性的发光酸液四处泼撒,怪物发出凄厉而尖锐的叫声,疯狂的挥舞着触手,向徐长卿这边冲来。

    可等到了徐长卿射击的位置,却不懂得再向前了,而是就在远地胡乱攻击。

    没有视觉,似乎也没有听觉,徐长卿怀疑这东西是靠敏锐的能量感知器官来进行事物的辨别的。

    恰好,四人的内部穿的感应服,等于是轻薄型的宇航服,屏蔽性能一流。

    怪物折腾了一小会儿,寂然不动了。

    附近区域被它毁坏的堪称触目惊心,坚硬的石壁上被切的凹痕遍布,地面则坑坑洼洼,尽是碎石,另一边的管路也被切断,电火花滋滋,蒸汽呼呼的喷。

    能看的出来,这怪物确实是死了,肢体软绵绵的,没有了那股绷劲,这种彻底的放松,装是装不来的,只有来本能机制都不再运转,才会松垮成这样。

    徐长卿带头,四人迅速从其尸骸旁通过。

    通道很长,徐长卿并没有一直走下去,而是去踹一扇稍不注意就很容易错过的小门。

    从这门进入另一条通道。

    在新通道中,听到了惨嚎声、呼救声等杂乱的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这通道是某通风管道,隔断距离就有可开关闭合的百叶窗,下面是另一条通道街。

    徐长卿的强悍头脑在这一刻派上了大用,他的大脑中不仅有保镖亲自探察过的所有区域的记忆,还有通过交易获得的各区域的地形图。

    寻常人很难把两者有机的结合起来,太复杂了,爱神星原本是个大型矿洞体系,追逐矿脉的挖掘者,当年可不管后来的建设规划,整个矿洞体系跟迷宫似的,后来大部分用上了,但几经改动,相当一部分又废弃了,也就愈发的复杂。

    地头虫也未必搞的定,徐长卿却宛如老马识途般制定了合适的行进路线。

    当然,这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在这种地方遇到由真正地头虫带领的聪明人。

    双方在一个通道交汇口遭遇,完全没有避开的可能,对方的人显得比较紧张,都端着枪,哪怕看到徐长卿他们四人的情况,也不肯松懈。

    徐长卿一眼就认出了队伍中的李琼、以及他的弟弟李宇。

    心说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不过他现在并不是扎希德?盖斯,玛丽也并未再度整回原本的样貌,毕竟她的相貌也是被联邦重点记录的,一旦被识别,会引来很多麻烦。

    徐长卿看向对面镇定的为首者,他估计这位就是云观海了。

    具体是哪位太古级超凡者,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他指了指方向,意思是我们要去那里。

    云观海做了个请的手势,于是四人就那么在枪口所指下从交汇口转了向。

    等徐长卿他们走远,云观海问地头虫:“那里能去哪?”

    “码头。”

    云观海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向地头虫示意,于是队伍前行,却是徐长卿四人来时的路。

    七转八绕之后,徐长卿四人从一处角门来到又一个小广场,也就是通路交汇处。

    这里已经是一片死寂,遍地尸骸和血腥,远处不时传来战斗的声音和惨叫声、求救声,但这里很静谧。

    行星机甲服就在这里,有两台已经有腐蚀破损,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好,并且一个轻薄幕布搭建的营帐已经建立。

    见到徐长卿四人,行星机甲服第一时间就确认,然后对之视而不见,继续警戒。

    四人进入营帐,在外间褪去外衣,只穿着感应服,进入到内间,而后四台机甲服进入,在外间完成清洗,进入内间。

    四人开始着甲。

    感应服以及行星机甲服内部必须保持足够的清洁,神经接驳后,夹层空间会灌入液态的纳米金属,作为保护的缓冲层,并且这种纳米机械还有医护机能,在使用者受伤后,对其进行紧急救治。

    着甲完毕,徐长卿接管了指挥权,并且去对那两台破损的机甲服进行紧急修理。他搭载的指挥兼修理包,是小队内最有价值的单位。

    玛丽搭载的是武器包,是主火力手。

    另外两个保镖则是能量包,以及加强型的能量盾,盾牌就是帐篷的那种看起来很薄的幕布,通能后,防御力很不错。

    稍作休整,立刻出发,目的地是码头。

    这次事件,无论是爆发,又或是激化扩散过程,都出乎徐长卿的预料。

    他以为会是在爱神星的城市深处爆发,结果却遭遇了关门打狗,而且扩散速度非常快,从事发到现在也就40多分钟,已然进入到全面杀戮阶段。

    “我们离开这里,敏感的联邦很快就会用核弹洗地。”

    简单的修理了破损机甲服之后,一行人就向码头而去。

    路上不可避免的遭遇了怪物,这种怪物的感染方式堪称是超级病毒,一旦进入人体,立刻通电一般传导全身,然后崩溃固有的基因序列,开始重组。

    这个过程可不是只针对人类,还包括人体中的所有生命,寄生虫,病毒,甚至未消化的植物纤维,比如一小片绿色菜叶。

    于是,就好比有了丰富的色彩元素去创作一幅奔放的抽象派油画,畸变开始了。

    几乎每个感染体畸变后的形态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中确实有一定的规律,但追寻这个规律的意义不大,它们就是杀戮机器,转变也是不可逆的,寻找罩门,也与之没关系。

    机甲服的AI智慧并不能够使其发现怪物的罩门,徐长卿可以,他能通过细微的观察找到,尤其是在这种尘埃和污物飘飞的情况下。

    怪物不时与外界进行空气交换,也就是呼吸,会吹动漂浮的尘埃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而这个器官后面就是怪物的罩门。

    所以徐长卿一马当先,做观察手,一旦发现怪物,他很快就会找到其罩门,并将信息共享给其他单位,然后战斗会在两三秒内结束。

    一路上他们也会遭遇一些惨事,比如普通人被怪物杀死,孩子在面前产生畸变,整个城市都变成了一个血腥的游乐场。

    他们大步向前,绝不停留,也不接受追随者。

    当然,还是有人比较聪明,若即若离的跟着他们的。

    不过一般都走不远,感染无处不在,除非有像徐长卿他们那样的防护,否则一旦沾到一点,十多秒内就会开始畸变,然后在十秒左右的时间里完成畸变,总计也不超过三十秒,突兀的就算彼此在一起,也连告别词都来不及说全。

    哪怕是聪明人,也经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和惊吓,他们最终还是会选择缩在某处,等危机过去,而不是跟徐长卿他们顶风而上。

    的确是顶风,星港码头就是源头,越往那边走,情况就越惨烈。

    等到快到的时候,就见筑巢已经开始,大量的尸骸被被收集,然后被一种粘腻的宛如软胶皮冻的物质覆盖,很快就会融化,成为这种物质的一部分。

    而在深处,这种物质又像死去的珊瑚般硬化,形成珊瑚礁般满是孔洞的物质。

    另有液态的物质在硬化物种流转,像是岩层下的暗流,不成脉络,却又流量充沛。

    “嘶嘎!”怪叫声中,几十头怪物出现。

    与普通的怪物比,这些怪物更具秩序特征,外形不再是枝杈随意,而像是某种披鳞挂羽的始祖野兽。

    二次畸变。徐长卿猜出了某种可能。“注意能量防护!”

    怪物背上的能量发生器官前段光芒微闪,随后便发射了高能光线,生物能光线炮,这样的怪物已经跟四组机甲相差无几。

    两名保镖撑开能量幕布防护,其他机甲服躲在后边开火还击。

    怪物发动死亡突击,边开火边边冲锋,本来就没多远,很快就拼着耗损冲到了近前。

    早就做好准备的玛丽突然现身,双臂操控的武器射出刺眼的猩红镭射线,像大剪刀般来回交错切割。一时间,尸骸满地,蛋白质烧糊的脚臭味充斥整个区域。

    徐长卿迅速扫视战场,然后将信息共享,机甲服开始一边推进一边补枪。

    终于进入到星港码头区域,这里已经被怪物完成了环境重塑,宛如重包装了一遍,都认不出来了。

    徐长卿并没有按照怪物新规划的通路走,而是让机甲服直接上定向爆破炸弹,炸开那些巢穴墙体,按照码头区原本的路线前进。

    期间又遭遇了一些阻拦,但规模都不及最先的那波,显然对方也是在紧急抽调战力,并且对他们这种开路前进的方式感到很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