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报告庄主,夫人又疯了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乞儿营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乞儿营

作者:黑白铃铛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伊辉看着满屋子的伊流画像,眉头微微皱起来,他不知道这是谁的画像,但是能画出这么多画像肯定是认识并熟知伊流的人,只是,应该并没有经常见面。

    伊辉之所以据地应该并不常见面,就是因为,如果天天都能看到他师叔,而且想见就见的话,实在没必要画这么多画像出来。

    这间屋子里并没有人,但是看上去似乎是住着人的,因为这间房间十分干净,床铺上也是放着整齐的被褥的,只是,除此之外,就只有画像了。

    伊辉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然后就发现,这间屋子竟然还有里间,于是他在倾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并没有传出声音之后,于是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里间的门走了进去。

    外面全部都是伊流的画像,但是里间却意外的十分干净,只有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幅画像还没有收起来。

    伊辉走过去看了看,却发现那画像上并不是伊流,但也不能说不是伊流,因为那画像上是个小孩儿。

    那小孩儿看上去年纪跟他差不多,身上穿着一套稀奇古怪样式的衣服,看着像是红色的小袄,但是画出来的效果看上去,那“袄”又似乎单薄了许多。

    而且,这个小孩儿的头发是很短的头发,面容却是跟现在的伊流有七八分相似的。

    难道是跟师叔有关的人?还是说,这就是师叔小的时候?伊辉想不通,但是,从外面全都是伊流的画像来看,这幅画像应当也是伊流。

    这是谁的房间?伊辉不知道,但是不免就对这个房间的主人产生了好奇。

    正在这时,外面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伊辉一惊,他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俯身钻进了里间的床底下,然后将床单拉了下来盖住。

    进来的人是殷漓和杀神阎罗,殷漓这是第一次来杀神阎罗的房间,当他看到墙上那挂满的伊流画像,眼睛微不可查的一缩,但面上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你倒是对这小公子上心,即便全江湖都知道他是阎漠笑的人,你还是放不下啊!”殷漓自顾自的坐下了,目光在墙上的画像上扫过。

    杀神阎罗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转身关上了门,回身却看到自己里间的门没有关上,不由的表情一顿,但仍是自如的给殷漓到了茶水。

    “教主亲自找我,是有何事?”杀神阎罗并没有理会殷漓说的那句话,而是直接说道。

    “怎么,本教主无事便不能找你了?”殷漓端起那杯茶水看了看,然后手一歪,竟然将那杯茶水直接倒在了杀神阎罗的身上。

    “哎呀,衣服湿了,快脱了吧!免得烫坏了。”

    殷漓口中这么说着,但实际上,那杯茶水的温度只是在温水的界线上,说烫,那是一点也没有的。

    但杀神阎罗却还是十分听话的将外袍脱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殷漓却不满意,再次命令道:“接着脱。”

    杀神阎罗不语,但却仍是遵从了殷漓的命令,将身上的衣服一间间脱了下来。

    杀神阎罗的身体绝对不是那种白嫩的身体,他身上带着很多的疤痕,不是像伊流那样的咬痕,而是一道道的刀痕还有各种打斗留下的伤疤。

    他的身体已经不是同伊流在仓库里的那具身体,这也是伊流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的原因。

    殷漓这才满意,目光赤裸的在杀神阎罗身上流连,杀神阎罗也没有丝毫的羞怯可言,如同木桩一般站在那里,任由殷漓看着。

    “你是不是在夜晚的时候,就会看着他的画像来自我安慰呢!我真是好奇极了,不若,你现在就让我看看。”

    殷漓眉角含笑,目光中却带着对杀神阎罗毫不掩饰的怒意。

    杀神阎罗站着没有动,他目光平淡,几乎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两人之间的互动,就像时一种主仆关系,一个仆人听从着主人的命令,可又反抗这主人的命令。

    殷漓催杀神阎罗伸出手,脸上带着堪称魅惑的神情对杀神阎罗说道:“抱我去床上,你可以将我当成他去疼爱。”

    杀神阎罗眼神闪烁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将殷漓抱了起来,然后转身进了里间。

    杀神阎罗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任何痕迹,但他知道,这个房间里还是有第二个人的。

    但是,就算是有人在,却也阻止不了这一场欢好。

    殷漓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当他真正经历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滋味,那种感觉叫做痛心与绝望。

    杀神阎罗压在殷漓的身上,动作粗暴的撕扯掉他的衣服,亲吻间却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在殷漓的身上留下青紫痕迹,便如同一场凌虐一般。

    可就是这样粗暴的动作,杀神阎罗的口中却在用殷漓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温柔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阿流……”

    殷漓不说纵横江湖多年,但他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魔头了,经历的事情自然也是多不胜数的,但是,此刻他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杀神阎罗比他小上很多岁,正是最有冲劲的年纪,欢爱间也带着那个年纪该有的冲动。

    可是,明明动作粗暴到近乎残忍,口中叫着名字的时候却是那么的温柔。

    伊辉就在床底下,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床上的动静着实不小,就算是他在床底下都能感觉到床的岌岌可危。

    这场欢爱持续了不断的时间,当床上的动静变小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变黑,伊辉几乎要睡着,但是他却不敢睡。

    殷漓从床上下来,光裸的身子上全是欢爱留下的痕迹,杀神阎罗坐在床上,看着他去穿上衣服,却是没有一丝想要上前帮忙的温柔的。

    “将吕青阳处理掉,”穿上衣服,殷漓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画像说道,然后慢悠悠的拿起那副画像就撕成了碎片。

    杀神阎罗并没有阻止,只是就这样看着他说道:“吕青阳是神兵山庄的人,这么杀了他会有麻烦。”

    “难道,不杀了他就不会有麻烦了么!这次的事情不小,有个老家伙跑到炽火教来寻求帮助,只是,他敢借炽火教的火,就不要怕连他自己都被烧的灰都不剩。”

    殷漓说着,就在几天前,一个自称百里雄鹰的人来炽火教找了殷漓,殷漓自然是知道百里雄鹰是谁的,但是,就算他知道百里雄鹰是谁,他也没有真的打算帮百里雄鹰。

    这次的事情,小公子本来是要落到炽火教的手中,偏偏就被这老家伙截胡,殷漓怎么可能不生气,现在那老家伙还好意思来找他帮忙。

    而且,从百里雄鹰身后跟着的五十岚哪里他就可以知道,百里雄鹰跟青菊堂应该也是有不少关系的,青菊堂以前可没少跟炽火教合作,但是仍是给炽火教暗地里使绊子,杀了他的五煞之一的人。

    不过,他到是真的将百里雄鹰给留下了,百里雄鹰一声研究医术,从他的口中,殷得知,就连阎漠笑身上的毒都是他的杰作,他自然是要留下百里雄鹰的,哪怕不是为了他自己,也为了能够给阎漠笑使点绊子。

    “老家伙?”杀神阎罗疑问,他起身打开了柜子,并没有在柜子下看到有人之后,才将柜子彻底打开,从里面拿出衣服穿起来。

    “哦,你还不知道吧!”殷漓看着穿衣服的杀神阎罗,有些歪斜的靠在了墙上,眼中带着莫名的光芒。

    “前段时间,小公子并没有被抓到炽火教就是因为他,他抓了小公子之后,可是好好招待了这小公子一下呢!听说,小公子疯了。”

    殷漓说话慢条斯理,最后的两个字更是加重了音节,他就是想看看杀神阎罗是什么反应。

    杀神阎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他只是穿衣服的动作一顿,然后继续穿起来。

    杀神阎罗没什么反应,但是在床底下的伊辉却瞪大了眼睛,他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就怕自己发出什么声音。

    师叔疯了!师叔怎么会疯了!师叔明明是那么安静的一个人,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成了所谓的疯了!

    殷漓看到杀神阎罗的话有些失望,但是,他马上就收敛了神色,然后十分“好心”的给杀神阎罗解释道。

    “听那个老家伙的意思,他把小公子抓走之后就关起来了,他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徒弟又饿了人家几天,就直接把人给饿疯了,吃了不少的守卫呢!那尸体遍地白骨森森的样子,听上去可是十分壮观啊!”

    殷漓的话让杀神阎罗的动作彻底停下来,在床底下的伊辉更是咬紧了牙关,咬的牙齿都出血了,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眼中的恨意却已经如同墨水一般,将他的双眼染红。

    “记得处理了吕青阳。”

    看着杀神阎罗拿着衣服的手指都已经用力的发白,殷漓这才满意,他慢悠悠的转身离开,末了还不忘嘱咐杀神阎罗。

    待的殷漓走了,又过了半晌,杀神阎罗才平息下了自己的心中的怒意,面色再次恢复平静无波的样子,然后上前掀开了床单,看向床下的伊辉。

    “你走吧!莫要让人发现你,”杀神阎罗看着伊辉,面色无常的样子似乎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床单被掀开的时候,伊辉整个人都僵住了,但当他看到是杀神阎罗的时候,身体微微一放松,因为他是见过杀神阎罗的,而杀神阎罗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还不错。

    伊辉愣愣的看了杀神阎罗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问,爬出床底之后就跑了。

    看着伊辉跑掉之后,杀神阎罗这才看向地上那被殷漓撕的粉碎的画像,他轻轻捡起一个纸片,上面画的正是伊流的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纯净无暇,却也没有多少明显的情绪。

    伊辉跑出杀神阎罗的房间后,在看到没有巡逻的教徒之后,就准备去找薛一恒,因为在这个地方,除了杀神阎罗之外,他也就只认识薛一恒了。

    他认识吕青阳,自然是不想让吕青阳死的,但是他却不能求救于杀神阎罗,因为,杀神阎罗就是要去杀吕青阳的人,所以,他现在就只剩下薛一恒可以求助。

    但是当他在走廊尽头拐弯的时候,他的脚步却是猛地一顿,然后重重的撞上了一个人。

    大约是刚才经历过一场情事,殷漓脚下有些站不稳,只能扶住墙,面色有些发白的看向伊辉。

    伊辉大惊,他脚下后挪了两步,就撞上了身后的人,那是一个高大壮硕的教徒,教徒直接伸手捂住了伊辉的嘴巴,手下直接一个手刀,将伊辉砍晕过去。

    殷漓又清咳了两声,这才说道:“将他送到乞儿营去。”

    “是,教主,”教徒得了命令,将伊辉小小的身体扛了起来,转身就离开了这里,而殷漓也没有停留多久就离开了。

    就在殷漓离开后不久,薛一恒就出现在了这里,他面色焦急的寻找着伊辉。

    “这个死孩子,竟然敢偷偷跑出来,找到你非揍你一顿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