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梦幻九七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是烟花绽放时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又是烟花绽放时

作者:人在夜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门口是谁的宝马Z3啊,太漂亮了啊,我什么时候能有一辆就好了,”

    刘蓉从外面进来关门的时候一脸贪婪的看着外面蓝色宝石般瑰丽的跑车,满满的嫉妒羡慕恨,丝毫不带掩饰的。

    她没有得到回答,刘蓉有点奇怪,她回头看去,

    “我,这是,我最爱了,哦,这是,我也是最喜欢了,想了好久的美食啊,”

    刘蓉翻看着茶几上的一切简直迫不及待了。

    只是孔淼还是没有太多的反应,刘蓉抬眼看去,只见孔淼拿着一张信纸嘴角微翘的看着。

    ‘是韩公子来的信吧,是不是,是不是,’

    刘蓉上去就抢,孔淼转身避过,然后起身把信纸贴身放好,此时的孔淼容颜焕发,一早起来的迷蒙早已不见了,她拿起手包向门口走去。

    “你做什么去啊,”

    刘蓉问道,现在的孔淼奇奇怪怪的,一天好几个心情好吗,这可不是以往总是四平八稳的孔淼好嘛。

    “去买年货,好好过个春节,”

    孔淼的嗓音表示心情大好。

    “你去不去,”

    “我算了,太累了,你说让你上午和我一起去吧,你说你没心情,现在你突然有心情了,怎么和来大姨妈似的什么都不正常呢,”

    刘蓉摇摇头,其实她是馋嘴了,实在不忍心离开这里的美食,这可是她向往好久的了,当然她认为自己的话一点毛病没有。

    “那太遗憾了,只有自己开着Z3去了,”

    孔淼转身向门口走去,嘴角却是微翘,心情好的无以复加的时候孔淼也是有些小幽默的。

    果然身后刘蓉惊叫一声,

    “那辆车是你的,不行我也得去,”

    刘蓉疯了似得冲出来。

    最终刘蓉抢到了Z3的驾驶位,孔淼无所谓,她坐车感觉更好,能好好看看车里的内饰什么的,对这辆车她太陌生了。

    “什么,这辆车也是韩之锋买的,”

    刘蓉再次惊诧了。

    ‘嗯哼,’

    孔淼多少年第一次像个小女孩般的显摆的微微仰首。

    “哎呦,你怎么这么好命呢,”

    刘蓉突然觉得一切都不美好了,看看孔淼现在幸福的样子,一看就是遇到真爱了,再看看她自己形单影只的。

    敞篷跑车虽然开起来有些冷,但是孔淼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今天她内心里满满的快乐,让人惦念的感觉真好,而一切的始作俑者韩之锋在做什么呢。

    年三十,韩家是三人一起度过的。

    这是韩家人半年来难得的团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起吃饭闲聊着,韩之锋不断给爸妈夹菜倒酒,六道菜基本消灭干净。

    “你今晚怎么也看上了春晚了,”

    饭后韩妈韩爸一起看着春晚,陈芳突然发现去年连电视都懒得看一眼的韩之锋今晚也歪在沙发上。

    “怎么,儿子陪你看电视你也不满意,如今这陈经理太难侍候了。”

    韩盛调侃了一句。

    “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欢喜了,”

    陈芳白了韩盛一眼。

    “听说春晚有几首新歌,我看看,”

    韩之锋敷衍道。

    这个过程有点受罪,等啊等,直到九点半过了,一个小品节目过后,女主持人报出了国内流行乐坛新星卓兰为我们带来了她的新歌,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舞台下面响起掌声,节奏低沉的架子鼓声响起,伴舞的青年男女们踏着节奏鲜明的鼓点踢踏着进入舞台,接着卓兰性感的略带沙哑的歌声响起,

    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卓兰一身紫罗兰的修身长裙,白色的围巾,黑长的直发,脚下不快不慢,暗合歌曲前奏节拍飘然而至,一个高挑神秘靓丽的歌手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卓兰低声轻语,歌曲的开头并没有太多的出彩的地方,

    我祈祷拥有一颗通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

    当卓兰用滑音唱出我祈祷三字后,架子鼓突然加快了节奏和音量,并且直接引导出感染力十足的电吉他的伴奏,与此同时卓兰的嗓音锋利的唱响,和方才的低沉隐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么快的一个反转在此时的乐坛真的不多见,只是这么一个开头就吸引了所有观众的注意。

    卓兰单手拿着麦克风,另一只手和身体随着歌曲的节拍舞动着,幅度不大,但是节奏感非常的强,让人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投在她的身上,

    。。。。。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请照亮我前行

    。。。。

    变声滑音,舞动微笑,卓兰把她的水准全部发挥出来。

    没有恩爱的缠绵,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暧昧,但是当她仰首仿佛和空中产生联系的时候,又像是表达出某些爱意。

    在这个亿万人瞩目的舞台上,卓兰没有丝毫的怯场,相反她兴奋不已喷薄而出,她的眸子冉冉发光,没有羞怯躲闪,而是和观众、摄像机对视着微笑着,把自己的感情融入歌曲挥洒出去,仿佛这里不过就是她驻唱的酒吧,她不过还在那里本色的演唱着,所有的一切她都能掌控,包括观众们的情感。

    韩之锋赞叹的看着屏幕上这个挥洒自如调动着现场气氛的精灵,卓兰就是为这样的舞台而生的啊,他帮助了这样的女孩是他的荣幸。

    韩之锋情不自禁的鼓了鼓掌,电视里面也是掌声一片。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去拥抱你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最后一句卓兰在变声中音调扶摇直上,毫不费力的直上云霄,尽显她音色音域的无上魅力,这一句变音变调的高音飙完,卓兰双手霸气的上举,连带微笑注视着前方,从容自信的面对所有的观众们。

    下面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

    “这女孩唱的真好,不是那些情情爱爱的,唱的大气,嗓音也特别好,听听最后这句,”

    陈芳赞叹道,随即她看了眼韩之锋,

    “这女孩你认识吧,她也是奕州的,”

    “没有,我真不认识,”

    韩之锋一摇头,坚决不漏一丝缝隙。

    “不对吧,我总感到不对,你今天在这看晚会就不对,还注意这个奕州歌手,不对,”

    要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太可怕了,韩之锋也佩服老妈的这种感觉太灵敏了。

    “爸妈你们先看着,我去到滕远和安子家给他们拜个年,”

    韩之锋立即转进。

    “对对对,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帮衬着你,你确实应该去看看。”

    韩盛点头道,他对儿子这点很满意,有人请味,没有因为赚了大钱就傲慢起来。

    “那你带什么上门,从家里那点礼物吧,”

    陈芳起身道。

    “妈,我那里都备好了,哈哈,”

    韩之锋拦着了老妈穿了一身厚款大衣戴上围巾拿着一小暖壶热茶走了出去。

    他来到楼下,只见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单元口,车辆没有熄火,他拉开车门只见周桂和刘昊都在,

    “给你们拜个早年了,哈哈,”

    韩之锋笑着一拱手,

    ‘过年好,’

    两人笑着回应着。

    “你们其实过年应该回去的,一年就这末一次,”

    韩之锋亲自给他们倒了两杯茶,

    两人急忙接过,心里感慨着,小老板对他们真是记挂着,

    “那不行,上次的事情出来后,我们兄弟都是很自责,本来可以避免的,我们太大意了,现在看来过年过节正是松懈的时候,我们可不敢离开,”

    刘昊坚定道。

    “老板,你可是说了安保的事情我们说了算,”

    周桂反戈一击。

    “好吧,这事儿以后你们说了算,”

    韩之锋从善如流。

    刘昊下车自己打车回家,周桂接了他的班。

    韩之锋到了刘志安和滕远家拜了年,和滕远约好明天见面。

    韩之锋出了滕远家新家的家门坐上桑塔纳,

    “疯子,把我的奔驰开走就是了,”

    三楼的阳台上喝的面红耳赤的滕远扯着嗓子喊着。

    “不用了,你留着显摆吧,”

    韩之锋一摆手,周桂开车走了,后面是滕远嚣张的哈哈大笑声。

    “老板去哪里。”

    周桂道。

    “去人民广场,”

    离着广场还有一里,韩之锋喊停车,他下车沿着去年走过的路走着,去年那个夜晚烟花绽放时,有个女孩和他并肩而行,两人说笑着拍摄着,现在是他孤单的一个人,女孩还幸福快乐吗。

    韩之锋默默的向北走着,周桂虽然不明觉厉,但是他开着车在后面跟随着。

    韩之锋来晚了,离着人民广场还有半里,随着巨大的轰响,炽热喷涌的烟花降临在人民广场,韩之锋仰望天空继续走着。

    刘雅芳和她的二姨在咖啡厅里聊着,咖啡厅是这样,越到年节越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所以所有的业者几乎都舍不得关门,宁可过完年再停业两天放假休息,也舍不得这两天的营业额,要知道这几天每天数千的流水的,是平时的好几倍,而且客人特别豪爽。

    刘雅芳拜年也只好来这里了,当然她也是趁机到这里看看烟火的表演。

    当外面烟火腾起的时候,刘雅芳和二姨来到玻璃拉门那里透过有些雾气的玻璃看着烟花表演。

    看着看着刘雅芳突然感到好像门脸下面的人行道那里有个熟人似的,她看过去,只是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侧影,嗯,怎么这么像韩之锋呢,想想不是吧,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一个人不可能来这里。

    但是接着她一眼就看到了那辆总是不离韩之锋左右的桑塔纳,还真是韩之锋,

    只见韩之锋走过这里来到了广场的边缘,此时烟花表演已经到了尾声,天上的烟火稀稀落落起来,天空忽明忽暗的,韩之锋站在那里看了会儿忽然转过身来看向咖啡厅。

    韩之锋注视了许久然后上车离开了。

    刘雅芳有些奇怪,韩之锋三十晚上到这里看烟花没什么问题,注视这么久的咖啡厅是因为什么呢,

    接着她忽然想起去年今日咖啡厅门口那个自弹自唱的男生以及在一旁一脸崇拜鼓掌喝彩的清纯女孩。

    原来韩之锋是这样的一个韩之锋啊,一个精明的老板和一个多情的男生融于一身。

    程澜家楼下,韩之锋疑惑的看着黑漆漆的三楼,那里显然没有人,也许程家搬家了,也许回老人家或是去其他亲戚家过年去了,总之这里没有人的痕迹,前后的房间都黑着。

    韩之锋前后看了看后有些失望,他笑了笑,去年今日楼道里如花笑脸仿佛就在眼前,今年今日此门中只有暗黑的一片,她在哪里呢。

    哦,留学生一般不回来过春节的,美国的学校是不放春节假期的,他执拗了哈。

    韩之锋来到桑塔纳那里向周桂要了根烟,点燃后看着程澜家的方向发呆,此时的他深知他不是一个在男女关系上洒脱的性子,有了感情既有牵挂,这是他的最大弱点了,但是他没想改过来,宁可多情也不想无情,他倒也没有太多的占有欲,只是简单的想知道她还好吗,不过显然没有得到答案,但愿经历寒暑纷纷,他日久别遇故人。

    桑塔纳掉头向东边的景阳桥而去。

    奕州紫苑小区一个十五层高的高档公寓楼五楼里,卓兰一家和柳林一家人在一起看着春晚聊天,柳林这天就是在卓兰家过的年。

    “刘部长,您吃点点心,”

    柳林递给一个中年干部模样的人两碟点心。

    “不吃了,我这就回去了,卓兰啊,你这次的演出太出彩了,我感觉你出名就在眼前了,”

    刘部长笑眯眯的起身招呼一下准备走人了。

    刘部长名头很唬人,其实就是区里的副处级宣传部部长,副处级干部。

    别看就是副处级,那也是中级干部了,所以方才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淡淡的官威,柳林和他搭讪,他是客气的疏远的。

    也算正常,要知道奕州市内今年有三个节目上了春晚。

    两个都是还有四个月就接到了通知,市委宣传部一位常务副部大年三十要到那个节目的几个参与者那里去看望,

    而卓兰参加春晚,则是五天前偶然知道的,于是这个三十晚上看望慰问的活计落到区里,于是刘部长就粉墨登场了,这临时加的任务让他没法好好过节,心里当然不太爽。

    在刘部长看来,卓兰这个没名气的丫头片子登上春晚那就是意外之喜了,名气还大幅上升不大可能,所以他是来了,但是也端个架子。

    不过卓兰一曲唱吧,他就知道卓兰要火,就连那些港岛来的几个歌手也没有她的演唱的反响热烈。

    所以刘部长此时客气不少,笑容不断。

    卓兰这人吧就这样,方才刘部长端着架子,卓兰也就冷眼旁观,如果不是她知道不能太过分,她都有撵走这人的心思了。

    而现在刘部长满脸堆笑,她倒也不好横眉冷对的,也就是挤出笑脸把刘部长送出了家门。

    几个人回到室内,正在兴奋的说着这次演唱胜利圆满,也许当初分别录制的感觉不明显,但是这次整体观看下来,在歌曲节目中卓兰那是太出彩了,火是必须的了。

    所以包括卓妈都是很兴奋,卓妈经过几个月的治疗,现在身体好了不少,正常的生活一点问题都没有,以前有些斑白的头发现在竟然开始变黑了,身体好了,家里条件大大改善,卓妈现在一天笑吟吟的。

    柳林则是接连接到了几个电话,有的又是询问代言问题的,以前就接洽过,但是韩之锋交待都推了,上了春晚,专辑发行后再说,所以就先搁浅了,现在有两家发现卓兰上了春晚了,所以立即打电话说是代言费翻倍,柳林敷衍拒绝了。

    “五十万就想让我们卓兰给他们代言,这是抢劫呢,”

    柳林撇撇嘴。

    “好像上次有人出二十万,如果不是韩哥拦着,你就答应了,”

    卓兰也撇撇嘴。

    “咳咳,这个,呵呵,有这事吗,”

    柳林老脸一红,坚不承认。

    ‘卓兰,给韩董打电话拜年了吗,’

    卓妈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一会儿我到零点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呵呵,”

    卓兰让老妈放心,这事儿怎么能忘呢,

    节目已经看完,卓兰心情大好,就有点坐不住了,“妈,我带你坐车遛遛弯,看看晚上奕州的景色啊,”

    自从得到了大切诺基,卓兰是爱不释手,在奕州这辆车是独一无二的风景呢,

    卓妈有点意动,不过想想自己的身体又有点担心,怕得病给女儿添麻烦。

    “没事,妈,我先下去开暖风,等你穿上羽绒服直接上车就是了,”

    卓兰道,卓妈终于点头。

    于是柳林化身司机了,卓妈卓兰坐在后座上,他们一直溜了一个多小时才返回,还没到家先到了零点,在车上卓兰就打电话给韩之锋拜年,她的心里是十分期盼的,然并卵,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关机的声音。

    这让方才还笑对星辰、心情好了一晚的卓兰很失望,笑容也收起不少。

    “这人,三十晚上关机,什么意思嘛,”

    柳林此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刘雅芳带来的,刘雅芳给卓妈拜年。

    当柳林和刘雅芳私聊的时候,他终于知道韩之锋今晚去做什么了,他从后视镜看了眼和卓妈正在说笑的卓兰一眼,叹了口气,但愿师妹最后别是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