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梦幻九七 > 第四十一章 谁也不能阻挡

第四十一章 谁也不能阻挡

作者:人在夜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2小说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上午,韩之锋重新回到矿务局。

    矿务局有两个大片的住宅区,一个是西面的八十年代建造的几十栋四五层小楼和大片的平房,那里是最老旧的住宅区,后来有点跟脚的都搬离了西面老区,现在成了贫民窟中的贫民窟。

    而相隔三里多地的东面的近两百栋七层楼的住宅区则是几年前修建的,是相对较新的所谓矿区的高档住宅区了,能分到新房的都有些小来头。

    当然,临着这一百多栋住宅区最东面还有六十栋的小二楼,都是矿务局处长以上的干部楼,局长李浦家就在那里。

    矿区的住宅和市里面的还是没法比,同样是住宅区,矿区的住宅窄小不少,只是相对于西面的老区,这里足以算是豪宅了。

    韩之锋慢慢悠悠的进入了这个住宅区,就是十几年后矿务局的住宅楼也是没有物业和保安室的,随便进出。

    韩之锋在四十三栋楼房前停住了脚步,他抬眼看向了三楼四单元东侧的一个公寓。

    乳白色的窗帘遮挡着这个公寓,韩之锋围着这个楼走了一圈,发现和传闻中的一样,四单元三楼的这户人家,前后两个房间加上客厅里的窗户上全部被窗帘遮挡着,嗯,如果没有意外就是这里了。

    韩之锋四下看了看,没有人注意到他,先离开了,但是每隔一小时,他就回来看看情况,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

    第二天晚上九点,韩之锋独自一人来到了东侧四十三栋楼,他观察着那个房间,和很多映出灯火的人家不同,这里始终是漆黑一片,一丝光亮都没有。

    经过两个小时的观察,再次临近半夜都没有灯光透出。

    其实几天来,韩之锋一直还是犹豫着,风险有点大,凭着他重生的阅历和眼光以后还有很多的机会等着他,这个时候冒险不值当。

    韩之锋点燃一颗烟,望了望星空,想舒缓一下心情,最后做个决断。

    这天夜空晴朗星空浩瀚,夜观星象是方静言除了读书育人外最大的爱好,用她自己的话讲那是她畅想的天际,总觉得那里无边无际,能开阔人的胸怀,让人忘却眼前的苟且。

    他曾经答应为她买一个好的天文望远镜陪她一起看星星,在她看来那是个很浪漫的事。

    可惜收入有限,他只为她买了一个四千来元的反射式望远镜,接到礼物的时候静言发至内心的笑容至今让韩之锋难忘。

    不过他脸上带着笑,心里的酸楚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个望远镜太寒酸了,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意。

    这在他心里是一个的永远的遗憾,可惜已经无法拟补。

    这一生为了不再次失言他用尽了全力,也看到了曙光,而现在这个李哲竟然想摧毁它,难道就这样屈服吗,不,绝不可能,佛不敢说,神挡那就杀神。

    韩之锋掐灭了手里的烟蒂下了决心。

    零点,韩之锋来到了通往西面的主道路旁等候着。

    零点十五分,骑着一辆哪里都响的自行车的滕远晃晃悠悠的来了。

    “园子,说吧,什么事。”

    滕远跳下车看看四周低声道。

    ‘园子,我到这个室内办事,具体的你不要问了,是为了你好,以后也不要多说,记住,是任何人都不要说,’

    韩之锋没有多说,这事风险太大,就是滕远他也不能说出来。

    “嘿嘿,我办事你放心,保证干净利落,”

    滕远嘿嘿一笑,甭说偷偷打开房门,就是让人发现了他也不在乎,大不了骑上车走人就是了。

    这一段他没祸害普通人家,那事他不屑于做,但是偷窃一些废弃的厂房里的废旧钢铁变卖,和小弟们嗨一下,这事倒没少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嘛,要不他哪里来的那些小弟。

    两人轻手轻脚的进入了四十三栋楼的楼道,在之前很是挣扎的韩之锋此时心情很平静无悲无喜,这个时候他要成为那个在矿区很有名的疯子,而不是那个游戏组组长韩之锋。

    两人来到了三楼,对于对门已经不需要太担心了,在楼下已经能够看到对门的灯早就熄了。

    韩之锋拿着电筒,他心里蓬蓬蓬的不规则跳动着,即使知道对面已经睡下了,即使知道室内没人,紧张的心情还是必有的,他用坚强的毅力控制了自己。

    滕远用工具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打开了门锁,没有发出大的声音来,这也是滕远这几年学来的鸡鸣狗盗的本领,为了维持那个小弟天团滕某人也是拼了。

    “园子,到楼下看看,我几分钟就出来。”

    韩之锋低声道。

    听到滕远轻轻的脚步消失在楼道里,韩之锋进入了大门随手轻轻关上了门。

    韩之锋用一块薄布罩着电筒的前方镜片,让电筒的光线更加朦胧一些,即使照射到窗帘上也没有那么明显。

    他首先观察了一下房间的结构,这是一个两室一厅八十多平米的房子,也就是矿区所说的处级公寓,很标准的一个格局,两室一厅一卫一厨。

    室内很空荡,在地板上和家具上落了一层的灰尘,很显然这里多长时间没有人来过。

    韩之锋用脚探查了一下,地面都是地板的,还是合乎他知道的细节。

    他观察了一下室内,只见一个宽大的布艺沙发就摆放在客厅里,对面是一个黑色的电视柜,上面是一个巨大的电视。

    韩之锋来到了沙发那里,他搬开了靠垫和坐垫,露出了下面的底座。

    韩之锋伸手探摸了一会儿,果然感到下面的底座很有问题。

    和很多沙发下面用木板封死的很平整不同,这里面有些凹凸不平。

    韩之锋拿出了改锥和钳子,把下面的木板撬开,在四个空档里露出了四个由报纸包裹的大包。

    韩之锋长出一口气,看来很有可能是真的了,嗯,他那个人情淡漠的小叔总算是做了一个好事。

    韩之锋拿出了中间一个空档的包裹,解开捆绑的绳子,里面豁然露出了蓝黑色的百元大钞,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哪里。

    韩之锋长出一口气,用手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汗水,最后的一点担心飘散,成了。

    韩之锋放下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两个麻袋,他麻溜的把四大包纸币装入麻袋中。

    韩之锋按照原样把沙发还原,之后他拿起了一块软布把自己在室内的痕迹清除,他最后来到门口,把门把手周围好好擦拭了一下,齐活。

    韩之锋夹着两个麻袋走出楼道,他隐约看到楼房临着道路那里有个黑影,看那个身形就是滕远。

    韩之锋走了过去,他没有说话向滕远打了个手势,两人默默的把麻袋放到车后座上离开了这里。

    两人绕开了东西最大的十字路口,绕道向西面骑去,因为他们都知道那里有一个拍照设备,除了那里矿区再也没有其他的拍摄设备,这个时候所谓的天网在哪个城市也没有建立,更不要说在这个囊中羞涩的矿务局了。

    两人一直到西面的住宅区韩之锋家的楼下才分手,滕远很有默契的没有多问,打了一招呼自己回家了。

    韩之锋回到了家里,关上了房门这才感到精疲力尽。

    他看着两个麻袋出神。

    上一世他是从任职矿务局购销处科长的小叔韩腾那里听到一些传闻,也可说是真事,毕竟这位小叔别看是科长,在矿务局还是有些实权的,而且哈处长哈的厉害,很受重用,内部消息知道的不少。

    就是从现在起不到一年李浦落马,省煤管局的纪委人员根据他的交待从三所他隐秘的住宅中搜出了千万人民币的赃款。

    其中就有这所房子,并且这所房子里是从沙发里搜出了两百万的款子。

    其他的房子不知道,他的那位小叔只是精确的说出了这个房子,他清清楚楚的记得谈起这些巨款时候叔叔韩腾那张极度羡慕嫉妒恨的脸,还有那个堂弟韩之昆极度向往的表情。

    他这个小叔看不起他一家人,认为他家没出息,自诩是矿务局有点地位跟脚的人,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叔果然知道一些内部的消息,现在证实这一切都是真的。

    韩之锋想来这里面有小矿主承包矿区的废矿给李浦上的货,不上货承包不来矿务局的尾矿。

    这里恐怕也有欺骗李浦骗取了大笔的勘探费用的那个勘探公司上的货,利用北蒙的那个没有多少储量的矿,最后就是用这种欺骗的手段拿走了千万级别的勘探费用,奉送给矿务局和李浦一个废矿坑。

    所以韩之锋虽然知道这个地方,也没有去拿这笔钱,因为这些钱让人作呕,更主要的是他如果用这笔钱起步,将来让人调查出来是个巨大的漏洞,他无法解释钱的来历,那就是阿格硫斯之踵。

    现在他要让这笔钱引爆矿务局庆典,相信有人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矿务局的副职里肯定有人会出手。